160 饶了我可不可以?(1/2)

加入书签

  160  饶了我可不可以?    大概是碍于陆总的身份,一众wp的同事们并不敢上前‘调戏’纪念,只是大家伙眼中都是闪着光的八卦之心,如狼似虎!

  纪念是真的慌了神,一直保密着和陆总的关系,就是担心公开之后她会不知道怎么处理,可是怎么也没料到,居然这么被大家一齐撞破了……

  她刚刚怎么就激动的也没看看场合呢?这可是公司的走廊上啊!

  纪念是背对着大家伙,但是陆其修却是正对着,将所有人吃惊的反应纳入眼底,他的唇角隐约绽开一抹淡笑。

  念念之前说暂时不想公开,低调交往,他就随她了,等到她什么时候想公开都无妨,毕竟他也清楚,一旦公开他和念念的关系,念念要承受的压力的确会大一些,她会有害怕和担心的情绪他都能理解。

  可是,现在他们的关系以这种方式被撞破,倒也不错,等于是逼着念念不得不去面对,至于她会有的压力,有他在,自然不会让她被这种压力困扰的。

  纪念这会儿就是芒刺在背的感觉,身后是大家凶猛的目光,她只能一动不敢动的埋首在陆其修的怀中。

  陆其修能感觉到念念两只小手正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不敢松开,紧张到不行的样子。

  陆其修嘴角一直染着笑意,薄唇贴着纪念的耳窝,温柔的轻语道,“念念,要是害怕,就一直躲在我怀里,不去面对他们,嗯?”

  纪念微微仰起头,看着陆其修迷人的脸庞,咬着唇瓣求救的说道,“大叔,带我走好不好?”

  她要是留下来,会不会被好奇的同事们生吞活剥了?

  陆其修点点头,“好!”

  纪念松了口气,刚好电梯到了,她又埋进陆其修的怀中,被他带着走进了电梯,直到电梯门在面前牢牢阖上,纪念才彻底放松下来。

  她想,这会儿同事们肯定特别想逼问她和陆总是怎么回事,尤其是刚刚知道她和蒋东霆分了手的小贾,她此时最好休几天假,等同事们好奇的热度散去,再出现在他们面前!

  走出wp的办公大楼,纪念上了陆其修的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小脸微皱着,一副为难的模样。

  陆其修没有立刻开车,而是拉过她的小手,在掌心揉捏着,忍俊不禁的问道,“念念,怎么担心成这样?他们难道会吃了你?”

  纪念的小脸垮了垮,眉心微蹙,粉红的唇瓣不自觉的撅着,“不一定能吃了我,可是扒掉一层皮估计差不多……”

  一开始她决定不公开,还考虑到不知道怎么跟爸妈交代的原因,可是现在爸妈已经知道了,而且也算是同意了她和陆总在一起,她担心的也只剩下周围人和舆论的反应了。

  陆总平日里一向低调,媒体方面几乎见不到他的报道什么的,也就不用担心那些所谓的八卦杂志了,可是周围人呢?

  现在虽然只有wp的同事们撞见了,可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等到wp并入盛世之后,wp的同事们,盛世的同事们,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整个盛世大楼的人估计都要知道……

  想一想,纪念都觉得有点可怕,像是龙卷风一样,她和陆总的恋情很快就会渲染整座大楼!

  陆其修放开纪念的小手,覆在她软嫩的脸颊上,“小傻瓜,我们在一起的事难不成还能瞒一辈子?总归是要曝光的,早或者晚没什么区别,你在短时间内会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也属于正常现象,不过如果有你不想听到又无法制止的一些流言蜚语传出来,就告诉我,大叔帮你解决,好不好?”

  纪念静静的看着陆其修,眉心渐渐的舒展,那些心上的隐忧似乎一瞬就散掉了,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嗓音柔软清亮,“好!”

  其实啊,陆总说得没错,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既成事实,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嘛要瞒着呢?就敞敞亮亮的昭告天下好了,她担心的,害怕的,都有陆总在,他给她的安全感,可以为她抹平一切的不安,铲除一切的荆棘,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陆其修发动车子,离开wp的办公大楼,后边跟着江恺的车,一路上,陆其修的车速都不快,每到路口等待信号灯的时候,他就会将手从方向盘上滑下来,握住纪念的小手,在掌心里揉捏,眼神中晕着浓浓的宠溺。

  纪念并没问陆总要带她去哪里,不管去哪里都好了,反正跟着陆总,她就不用想得太多,安心跟着他走就好。

  陆其修带着纪念到了盛世,纪念看到熟悉的喷水池,不禁问道,“大叔,怎么来盛世了?”

  “先带你看看你日后的办公地点,看喜不喜欢?”

  纪念想了想才点点头,她心里的想法挺简单的,毕竟她在盛世也待了一段时间,盛世的办公环境她又不是不知道,很高级啊,完全是一流现代化的办公场所,可是对她来说已经算是熟悉的地方了,哪还至于专门来提前看看,喜不喜欢呢?

  但是既然陆总说了,她就随着他去看好了,没所谓的。

  陆其修带着纪念下了车,让坐江恺车回来的

  尹衍将车开去停车场,他则直接和纪念从盛世的正门进去。

  江恺和尹衍两人开着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离开了,陆其修和纪念并着肩,并没刻意的亲昵挽臂,但是关系却也昭示的挺明白了。

  纪念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盛世前厅大门,忽然就想起了很久之前那次,她来找陆总,亲戚刚好造访,一不小心蹭在了裙子上,陆总脱掉了西装外套给她系在身上,然后带着她一路从三十楼下来,明晃晃的走出盛世的经历。

  大抵就是因为那次,让丁主任开始视她为眼中钉了,不惜想尽办法的为难她。

  丁主任倒是已经成为了过去,可是这会儿纪念想起来,赫然意识到一件当时根本没敢去想的事实,陆总那时是故意的吧!

  故意带着她明晃晃的一路走出盛世,故意让人去猜测去误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其修感觉到纪念的脚步似乎慢了,偏头问道,“怎么了,念念?”

  纪念颦着眉心,小脸上做出疑惑状,“大叔,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那个蹭在裙子上,你把外套借给我遮挡的事了?”

  陆其修牵了牵嘴角,“记得!”

  他怎么可能忘记呢?他和念念在一起,经历过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画面,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那时候她那张小脸上,每一个多彩的表情,或是吃惊,或是讶异,或是羞涩,或是不安,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根本忘不了。

  “你是故意的吧?我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呢?”

  陆其修的笑意绽大,抬手,修长的手指刮了刮纪念的小鼻尖,“我的傻念念,你怎么才反应过来,嗯?”

  纪念又气又想笑,觉得陆总还真是够歼诈,真是让她防无可防啊!

  正想控诉一下陆总的这种行为,忽然,纪念感觉到一阵步风,下一秒,她的手臂就被人紧紧的扯住,一时不没防备,差点被拽的一个趔趄。

  陆其修当即反应过来,大手扣住了那只扯住纪念的手,然后狠狠的甩脱。

  纪念这才看清楚,竟然是蒋东霆。

  她的小脸上,立刻就浮起一种说不上的无力感,一种发自内心想要对他避而不见的迫切感。

  手臂上刚刚被扯过的地方有些疼,纪念抿着唇没有吱声,只是冷淡的看着蒋东霆,不知道他到底又想闹出什么事?

  这可是在盛世大楼的门前,他就算不顾念她的面子,也要顾及自己的面子吧!

  “念念!”蒋东霆开了口,嗓音是沙哑的,像是生了锈似的。

  纪念这才注意到,蒋东霆的面容看起来沧桑了不少,下颌上布满了青黑胡茬,虽然穿着还算得体,但是这种程度对于之前的他来说,已经算是接近他能够忍受的底线了。

  听着蒋东霆唤自己‘念念’,以前会觉得甜甜的,可是现在,恍若隔世,竟是不再想听到,一丁点留恋都没有。

  所以,纪念没有应声,她并不再怕蒋东霆会做什么让人极为厌恶的事情了,因为这一次,有陆总在她身边,她没什么可怕的!

  “念念……”蒋东霆叫第二声,然后,竟然猛的在纪念面前跪了下来,他的手试图再去扯纪念的手臂,这一次被纪念后退着避让开了。

  纪念不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