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你受伤这件事,他却会很在意!(1/2)

加入书签

  166  你受伤这件事,他却会很在意!    纪念在盛世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跳上车就告诉司机去君悦酒店。

  因为游游刚刚那个电话说的不清不楚的,纪念一边拜托司机大哥快点开,一边打回去给游游,确定她的情况。

  可是,纪念怎么都打不通了,电话那端不断传来嘟嘟的忙音……

  纪念急的脸色都变了,她怕游游是不是出事了,游游刚才说被人跟踪,会不会……纪念不敢往下想,紧紧的咬着唇,打报警电话求助。

  许是听到纪念报警,司机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再的加快车速。

  纪念在君悦酒店门前下车,就看到酒店门前广场处围了一群人,纪念本是着急想找到游游,可是不知怎么,下意识就向人群那儿迈动脚步……

  走近了,她听到围观人群的议论声,很难听。

  “看见没?道德败坏啊,给人家当小三儿就是这个下场,被人家老婆揪着打!”

  “可不是,多丢人啊,这么多人看着,衣服都差点被扒了,哎……”

  不对劲!纪念蹙紧眉心,挤进了人群,在看到人群中心的场景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游游身上的衣衫都被撕烂了,在这寒风中只勉强能够蔽体,她被几个黑衣男人围着,两手被其中一人反剪着,她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皮草的中年贵妇,正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在她的脸颊上!

  纪念眼睁睁的看着游游挣扎不得,脸被那贵妇打得偏到一边去!

  纪念的心,一瞬间紧缩,根据那些围观人群议论的内容,她已然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正在打游游的贵妇,应该是那位康总的妻子!

  可是不管游游做的对与错,她不能看着游游被欺负,无动于衷!

  纪念顾不了太多了,径自的就冲了过去,一把推开了那个贵妇。

  贵妇正挥起巴掌,一时没有防备,被纪念推的趔趄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纪念已经挡在周游的身前!

  “你住手!不准再打她了!”纪念紧张的绷着脸,瞪着贵妇。

  “你是谁?”贵妇站直身子,脸色不善,“给我滚开,我在教训勾引我老公的践人,少管闲事!”

  “她是我朋友,我告诉你,你这种打人泄私愤的行为是犯法的,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过来了!”

  纪念的确已经报了警,只不过她没想到事态竟然演变成这样,可是不管怎样,警察过来了一定会管的,只要能暂时吓住眼前的女人就好!

  可是很显然,贵妇并非一般角色,不是年纪轻轻的纪念抬出警察来就能轻易吓到的……

  贵妇手臂端于胸前,听了纪念的话,笑出声来,“原来是小践人的朋友,你以为我会怕警察吗?我警告你,立刻给我滚开,要不然我连你一块教训!”

  纪念知道,她和游游根本不是这个贵妇的对手,她带着好几个高大凶悍的男人,他们一动手,她和游游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可是,她不可能不管游游,自己离开的!

  纪念有些慌神,因为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形,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心乱跳着,想着警察怎么还不过来?从她报警到现在,怎么也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了!

  “念念,你走吧,别管我了!”这时,被纪念护在身后的周游幽幽的说道,她的嗓音低低的,听不出情绪。

  纪念头也不回,“游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不管你?”

  “呦!还真是好朋友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怎么,我老公的床她是不是也让给你了一半啊?”贵妇讥诮的出声,说出口的话极为难听。

  纪念本就讨厌康乾,听到贵妇说的话,顿时觉得,他们真不愧是夫妻啊,都是一样的讨人厌,难道她以为她那个贼眉鼠眼的老公是什么好人吗?人人都抢着要吗?恶心!

  “请你说话注意点!”纪念小脸上面色难看,真的很想回斥康乾的老婆,只是再难听一点的话她也说不出来了,实在是不会对骂,更是半句粗口都不会说,她两手攥成拳头,“总之,今天我在这儿,你就别想再碰游游,要么你就连我一起打,但是警察来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贵妇冷笑了两声,挑了挑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她对着围在周游四周的男人努了努嘴,男人们立刻围拢上去,渐渐的将纪念和周游困于无助的境地。

  纪念轻轻的握住了周游的手,在她耳边安慰道,“游游,别怕,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再伤害你的……”

  纪念记得很清楚,每一次她有事,都是游游在保护她,游游为了她,甚至可以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殷玫来找她麻烦时,如果没有游游在,只有她自己,怎么可能赶走殷玫?

  所以,就当这一次她要和游游一起有难同当了,总之,她一定要护着游游!

  凶悍的男人们渐渐的阻挡了纪念能看见贵妇的目光,周围看热闹的围观人群也完全没有谁好心出声阻止一下的,纪念的脑袋里乱糟糟的,倘若这

  个时候,大叔在该多好?

  大叔一定会保护好她,也保护好游游的,在她的眼中,大叔就是无所不能的!

  对,大叔!纪念忽然想起她的陆大叔,于是陡然对着贵妇大声喊道,“你知道我的男朋友是谁吗?他是盛世集团的陆其修,你要是伤了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贵妇听到纪念喊的话,一挥手,包围着纪念和周游的男人们让开了一个口,踩着鹿皮靴子的贵妇一步步走向纪念,微微抬着下颌,“你说,你的男朋友是陆其修?盛世集团的陆总?”

  纪念抿了抿唇,也扬高下颌,为的是不让自己太过于气弱,“是,就是他!”

  贵妇听到纪念确定的回答,顿时大笑出声,“哈哈哈,陆其修的女朋友!还真是新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陆其修有女朋友的!”

  ‘啪’的一声,贵妇抬手,一巴掌扇在纪念柔嫩的小脸蛋上,骤疼一瞬间侵袭纪念,她的脸被打的偏到了一侧去,脸颊上立刻就浮现出鲜红的五指印。

  “你不是陆其修的女朋友嘛,我倒要看看,我打你,他会不会立刻出现啊?”

  纪念只感觉脸颊上阵阵发麻,看着贵妇脸上得意的神色,纪念舔了舔嘴角,感觉到一股腥甜的味道……

  只是这么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楚瑛当然不相信她说的话,她虽然常年在国外,但是乾坤置业是她父亲的生意,她和康乾在一起之后,才辗转到了康乾的手中,前几年,她也一直在乾坤置业掌舵,又怎么会不知道陆其修这个手握海洲房地产业第一把交椅的男人?

  那个男人,她曾和老公在土拍会上见过两次,话不多,多数都是沉默,但是举牌投标的时候,却都是决绝果断,一旦他看中的地皮,那就非盛世莫属了,别人谁也不会有机会拍到!

  那样的男人,又岂是这么个虚张声势的女孩子能拿下的,她是不可能相信的,还有这个叫周游的践人,她一年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国外,对于老公康乾那些行为基本上都视而不见了,毕竟他都是玩玩而已,逢场作戏。

  可是这个叫周游的践人,竟然已经黏在她老公身边有一阵子了,康乾似乎还没对她腻味,甚至打算给她买辆车,还要把一间公寓过户到她的名下。

  她楚瑛要是任这个践人爬到她的头顶上,那么这么多年她岂不是白活了?不管她老公对这个践人认真与否,她都不可能再让这个践人留下,今天这么教训她还是轻饶她了,凭她楚瑛的能耐,明天就能让周游这个践人身败名裂,别想再留在海洲!

  “啧啧啧!怎么,你这个女朋友都挨打了,纷嫩的小脸蛋都被打肿了,陆总怎么没出现啊?”楚瑛说着,抬腿,一脚踹在了纪念的小腿上。

  纪念的小腿一疼,蓦地就跌跪在地上,握着周游的手下意识的松开来。

  周游看着纪念被康乾的老婆打,心难受的揪着,刚想张口说话,却已经被一个男人拉扯着,要拽走。

  纪念的小腿钻心的疼,眼眶一瞬就红了,可是她感觉到游游要被带走,立刻伸手去拉住游游。

  男人们对周游自然不会客气,一把就将她推倒在地上,在贵妇的示意下,抬脚就踢周游。

  几个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