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男人的责任就是保护好心爱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168  男人的责任就是保护好心爱的女人!    纪念的一颗眼泪落在陆其修的手背上,晶莹的泪珠,仿佛灼烫了他的心。

  陆其修环着纪念的手臂收紧了些,心疼自心尖蔓延开来,却忽然感觉到怀中的纪念似乎颤抖了一下。

  他立刻想起来,谨臣在电话里有告诉他,念念身上都是外伤,有没有伤及骨头,还得拍过片子才能知道,但仅仅是这外伤,也得养几天才能痊愈。

  陆其修放开纪念,起身去打开病房的灯,在明亮的白炽灯灯光下,看着纪念因为刚刚碰到伤处而瞬间疼的刷白的小脸,微微蹙起了眉头。

  他回到纪念的面前,大手轻轻落在纪念身上病号服的纽扣上,解开了第一颗纽扣。

  纪念反应过来,小手覆在陆其修的大手上,按住他要解自己衣扣的动作,微仰起小脸,轻唤道,“大叔……”

  “乖,念念,让我看一下!”陆其修哄着纪念,大手将纪念的小手掰开,然后继续解着她的衣扣。

  纪念没有再阻止陆其修,却微微垂下了头,刚刚来帮她换衣服的护士小姐告诉过她,她后背的淤青看起来挺吓人的,她不知道大叔看了会是什么反应……

  大叔为了她受伤,当即就从香港返回了海洲,纪念虽然感动又窝心,却不知道大叔在香港要处理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处理完了,而她,似乎真的挺给他添麻烦的!

  因为背上有伤,纪念没有穿内衣,陆其修脱下纪念身上的病号服,她的上身就是裸呈状态了。

  病房里的温度适宜,倒是不会冷,但是就这么明晃晃的半罗在陆其修面前,纪念刚刚泛白的小脸上不自觉浮起了一片绯红。

  纪念白希的小身子的确诱人,可是此时此刻,陆其修的心里,心疼像是一盆冰冷刺骨的水,将有可能燃起的欲望全部浇熄了。

  他的眼色深沉,大手轻放在纪念的肩膀上,扳着她的小身子,让她纤柔的脊背面对着自己。

  那片原本白净光滑的背上,现在遍布着青紫淤痕,咋一看去,竟有些吓人!

  陆其修的眉心蹙的紧了些,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大手想要去触一下那些淤伤,都担心会弄疼念念!

  纪念半晌没有听到大叔出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咬着唇,声音似蚊呐一样说道,“大叔,只是看起来有些吓人而已,其实不太疼的……”

  陆其修没有回应纪念的话,回应她的却是轻轻的吻,落在了她的伤处……

  纪念感觉到陆其修薄唇的温度,小身子不可抑制的有些战栗,叫着大叔,声线都有些颤抖。

  陆其修吻着吻着,从纪念的身后环着她的肩膀,避开她背上的伤,吻上了那软嫩的脖颈……

  纪念的手轻抚在陆其修的侧脸,头微微扬起,口中似有低喃。

  病房里的温度似乎在缓缓的升高……

  纪念幽幽的闭上了眼睛,就听见陆其修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念念,是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伤了!”

  纪念倏然睁开眼睛,眼中氤氲着水雾,有些着急的解释道,“大叔,与你无关的,是我自己弄的!”

  陆其修叹息一声,“念念,男人的责任就是保护好心爱的女人,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答应我,下次再遇上危险的事,不准再鲁莽,我没在你身边,什么都不准做,嗯?”

  纪念轻点点头,“我知道了,大叔,害你担心了……”

  陆其修拿起刚刚脱下的病号服,重新给纪念穿回身上,动作小心,基本上没碰到纪念背上的伤。

  在系纽扣时,陆其修的手不经意的碰到了纪念的小胸脯,本就因为没穿内衣而有些敏感,纪念的两团绵软似乎有了些反应,微微耸立起来。

  绯红蔓延到纪念的脖子根,她连忙从陆其修的手上接过系扣的工作,垂着头,声音小小的,“大叔,我自己来吧……”

  陆其修好似并没注意到纪念的异样,放开了手,在她的身侧坐下,爱怜的吻了吻她的发顶。

  待纪念系好衣扣,陆其修才出声询问,“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同周游在一起?”

  纪念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尽量详细的回答道:“下午的时候,我接到游游的电话,游游说有人跟踪她,想我帮帮她,我当时担心游游会有什么意外,也没多想,就赶去了游游告诉我的君悦酒店。”

  陆其修眼神温柔,看着纪念,静静的听她说。

  “我赶去酒店的途中,试着给游游打电话,可是却打不通了,我担心游游会不会真的出事了,就在半路上报了警,等到赶到君悦的时候,就看到酒店门前围着一群人,我挤进人群才看到,是几个男人和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他们抓着游游,在打她……”

  “我听到人群中有人在议论,才意识到那个贵妇好像是那位康总的妻子,我看游游在挨打,也顾不得什么,就冲过去帮游游了,但是他们人多势众,我没能救得了游游,反而还一起被打了,我知道我那会儿是太鲁莽了,以后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陆其修的眉心一直没有放松,听了纪念这番话,沉吟着道,“是康总的妻子?”

  纪念点点头,“应该是的!”

  陆其修也点点头,康乾的妻子楚瑛他算是认识的,之前她还在乾坤的时候,某些场合他们或许会互相打声招呼,寒暄一下,虽然不熟,但是不能说完全不认识。

  纪念并不是一个喜欢无端生事的人,况且和那位康总在一起,游游是有错的,毕竟康总已经有了家室,游游的介入就是在破坏别人家庭的和睦。

  但是游游做错了,那位康总的妻子可以来跟游游说理,可以好好的谈,哪怕将游游大骂一顿也可以,可是动手,还特意叫了好几个凶悍强壮的男人来当打手,就是野蛮人的行为了,而且分明有故意报复的嫌疑。

  纪念倒是不在乎自己为了游游受的伤,但是她觉得,游游今天受的伤,不管是身上的,还是心里的,都不该白受的。

  既然大叔问起她事情的整个经过,她就应该让大叔帮忙出面,解决一下这件事的,这件事双方都有错,凭什么让游游一个人承担所有?

  于是,纪念看着陆其修,又道:“大叔,我有向她报上我是你的女朋友这件事,只可惜她以为我在骗她,还故意的打我嘴巴,说我和游游是好朋友,游游是不是把那康总的一半床给了我……”

  告状这种事,纪念不太在行,不过就当是偶尔对着大叔撒撒娇吧,她的确也是被打了嘴巴,而且那会儿脸好像都被打的麻掉了!

  陆其修听到纪念说她还被打了嘴巴,脸贴近纪念的小脸查看,略有些粗糙的指腹轻落在纪念软嫩的脸颊上,虽然已经不太明显,但是的确看到了淡淡的掌印。

  一想到念念下午的时候,经历过的场面,陆其修的心情就很不好,平素,他和康乾算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但是房地产这一行,竞争对手之间不至于像是仇人相见一般分外眼红,表面上的关系还要维持,私下里井水不犯河水就好。

  但是现在,康乾的人犯了他的念念,他怎么不能坐视不理?

  念念这一身的伤,都是拜康乾的妻子楚瑛所赐的,的确,念念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在他们没公开的情况下,对谁说出他们的关系,可信度都有限,但是既然念念报上了他陆其修的名讳,以昔日他大致上了解的楚瑛,就不该仍是无所顾忌的对念念动手!

  所以这件事,他不会不了了之的,康乾和楚瑛若是不给他一个交代,就别怪他不顾商场道义!

  “念念,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今天受的伤,不会白受,大叔一定会给你交代的,嗯?”

  纪念当然知道,她的大叔不会让她白白受伤害的,只是她说这么多,并非是为了自己,她是希望大叔能够帮游游争取到一个交代!

  “大叔,你可不可以也帮帮游游?”纪念咬了咬唇,“经过这件事,我相信游游一定知道她做错了,她肯定也想跟那位康总分开的,所以大叔你能不能出面,让那位康总不要再纠缠游游了?如果没有他的纠缠,游游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更不可能被他的妻子伤害的……”

  陆其修怎么会不知道,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