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纵然穷我一生,也定会好好的爱你!(1/2)

加入书签

  178  纵然穷我一生,也定会好好的爱你!    “你这傻孩子,你怎么也不想想,你将来要经历的事情,哪是简简单单的相爱就可以解决的啊!”纪妈沉沉的叹息了一声,忍不住说道。

  看着妈妈满脸的愁容,纪念知道,妈妈是因为关心她,在乎她,才会这般表现,不过,说实话,她还是有些庆幸的,至少这一次,妈妈没有像上一次那么决绝的要她和大叔分开。

  纪念牵了牵唇角,柔柔的安慰道,“妈妈,您别这么担心,其实一切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的!”

  “你这孩子,你安慰我有什么用?我担心的不也是你嘛!你不说陆其修有过婚姻,还有孩子这些事,他这个人,是真的不错,也看得出对你好,唯一不足也就是年纪比你大得多了些。

  但是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不能都去考虑那些不必要的因素,最关键的还是他对你好,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妈妈不再干涉你们,也试着接受把他当成未来女婿看待!

  可是现在重要的是,他结过婚,还有个那么大的女儿,念念,你有没有想过,他以后还会不会跟他的前妻有瓜葛,有牵扯,还有他的女儿,已经那么大了,什么事都懂得了,你该怎么跟她相处?

  八九岁的女孩子,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心思是最敏感的,一旦她认为你夹在她爸妈之间,仇视你,你以后的日子可不能好过啊,那时候,就算你和陆其修再相爱,又有什么用啊?”

  纪念轻轻的起身,在妈妈身边坐下,“妈妈,当我知道他有过一段婚姻,还有女儿的时候,这些事我都有考虑过,可是当我知道,他那段婚姻和女儿是因何而来时,我满心只剩下对他的心疼和爱……”

  纪念缓缓的,将当初宋嫂讲给她听的那些过往,也都一点一滴的讲给了妈妈听,她明白妈妈对她未来生活的担心,但是也希望,妈妈能给她更多的支持,支持她和大叔一起走下去。

  大叔身边,除了宋嫂之外,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所以她和大叔登记注册的时候,她很想爸妈能够都在,见证她的幸福。

  这也是,她特意回避大叔,回来找妈妈谈的原因,她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劝慰妈妈真的接受大叔,不去在乎,大叔是不是有不堪的过往……

  纪妈听了纪念给她讲的一切,忍不住满心叹息,这么说来,其修的过去,也的确是很苦,只是,念念是她唯一的女儿,她就算知道其修曾经过得很苦,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一嫁人就成了继母,她这个当妈的也是不忍心的啊!

  可是,她也算了解自己女儿的,如果念念不是爱着其修到一定程度,又怎么可能自己过来,特意跟她谈这件事呢?

  事已至此,她也再不忍心拆散他们俩个,让念念伤心难过,女儿真要是不开心,她这个当妈的,难道就能开心了吗?

  最后,纪妈拍了拍纪念的手背,“罢了,妈妈也不想太干涉你和其修的感情,干涉太多,反而让你难受,妈妈只有一句话,不管将来你和其修如何,照顾好自己,别苦自己,再怎么难,也还有家人在,啊?”

  “嗯!”纪念重重的点头,眼里隐约有闪烁的泪光,“妈妈,谢谢您!谢谢你肯支持我和其修的感情!”

  “傻孩子,事到如今了,妈妈还能歇斯底里的拆散你们嘛?”

  纪念含着眼泪,微微笑了笑,然后又郑重的对妈妈说道,“妈,我和其修想要去登记注册,您和爸爸可以一起来,给我们做个见证吗?”

  纪妈点头,“那是当然,女儿出嫁,我这个做妈妈的,怎么可能不出现?你爸爸那边,我去跟他说吧,你爸对其修的印象本就好,只不过知道这事后,会忍不住心疼你而已!”

  晚上,纪念和爸妈,还有下班回来的哥哥一起吃过晚饭,才被虞姐开车送回燕回公馆。

  晚上躺在陆其修的臂弯里,陆其修问起,纪念巧妙的回避了,然后仿似什么都不曾发生似的,对陆其修说道,“大叔,找一天,我们一起回家,跟爸妈把一切都说了吧,我们想要登记注册,也总要得到他们的首肯才行。”

  “好!”陆其修并未多想,点头答应。

  有关他的过往,伯母的反应会很强烈,他已经大致上能够想象到,但是为了名正言顺和念念在一起,他无所谓会被怎样为难,重要的只是,求得二老的同意!

  纪念在陆其修的胸膛上蹭了蹭,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似乎有些困倦了,猫儿一样慵懒的闭上了眼睛。

  一切她都已经跟妈妈说好了,等到她和大叔回去向他们和盘托出一切时,妈妈会当做从未听她说过这件事,但是却会用理智的方式,接受大叔,然后见证他们登记注册。

  她只是想用自己能够做到的方式,去经营和保护跟大叔之间的爱情,别的,没想太多!

  其实,说实话,她只是个简单的小女人而已,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唯一想的,就是跟爱的人,幸福的在一起,只要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她已经可以满足!

  翌日,陆其修正打算去会议室开高层会议,尹衍就向他报告,

  说有一位自称是纪小姐母亲的纪太太来访。

  尹衍并没见过纪念的爸妈,所以对于这件事,也是一时拿不定主意,但是他隐约觉得,纪小姐的母亲亲自找上陆总,肯定不会是什么不重要的事情,所以楼下前台传来信息,他就立刻汇报了陆总。

  陆其修也是有一瞬的诧异,因为他知道,伯母就是那种纯粹的家庭妇女,经常出入的地方也就菜市和家里,所以说伯母来盛世,想要见他,他是真的有些吃惊的。

  “人现在在楼下?”陆其修立刻反问。

  尹衍点头,“我们不敢怠慢,我已经安排他们把纪小姐的母亲请进一楼的会客室。”

  “走,跟我去把人接上来!”陆其修当即向门口走去,拉开办公室的门走出去的瞬间,略微回头对尹衍又吩咐道,“尹衍,你去通知他们,会议暂时取消!”

  尹衍应下,立刻打电话通知下去,然后加紧脚步跟着陆总下楼去接人。

  从陆总的表现,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陆总到底有多重视纪小姐的母亲到访这件事?如果不重视,又怎么可能不顾那一会议室的高层们,把会议取消;如果不重视,又怎么可能亲自下楼去接?

  纪妈坐在窗明几净的会客室里,身旁就站着笑的很甜的小姑娘,不断的招呼她吃点茶点,但是说实话,她很少甚至是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不管这眼前的小姑娘再怎么亲切和煦,她还是会觉得拘束,不习惯。

  其实,贸然跑来这大集团找其修,纪妈也觉得自己的行为难免冲动,但是为了念念,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只好冲动一次了。

  陆其修大步走进会客室,果然看到了伯母,他立刻态度恭敬的说道,“伯母,您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给我,我去家里看您!”

  纪妈站起身,“无妨,其修,伯母今天贸贸然过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谈谈,可以吗?”

  “当然可以,伯母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们去我办公室谈,那里环境好一些!”说完,就扶着纪妈一起走出一楼的会客室,向电梯走去。

  片刻后,纪妈已经坐在了陆其修办公室里的沙发上,陆其修让尹衍准备了皇家红茶和水果端了进来。

  “其修啊,你什么都不用张罗,伯母过来,就是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陆其修在纪妈身旁坐下,脸上的神情很郑重专注,“伯母,您说。”

  “其修,其实周末念念回家来,是跟我说了你曾经结过婚并且有个女儿的事,这个傻丫头,避开你,自己回来找我谈,我这个当妈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是不想你为难,想先劝服我,以免当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会为难你!

  伯母也听念念说了,知道你过去的日子过的挺苦的,伯母理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并不想因为这件事就怪责你什么,或者是妨碍你和念念的感情,但是伯母想你知道,念念是真的在乎你,很爱你,才会背着你做这些事情的!

  伯母对念念也没什么大的期望,只是希望她能够嫁个好男人,以后的生活幸福而已,念念是个软性子,我这个当妈的,最怕的也就是念念将来会被丈夫或者夫家欺负,她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