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1/2)

加入书签

  179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这两三日,蒋东霆一直在纪家附近出没。

  纪妈每天都会去家附近的市场采买,蒋东霆就趁着这个机会,去堵纪妈。

  蒋东霆想要从纪妈这儿探探口风,他打着的主意是,也许纪妈无意中说的哪句话,就能让他抓住陆其修的把柄!

  之前他还和念念在一起的时候,整个纪家对他最好的自然是纪妈,所以他才会选择从纪妈这边下手。

  只不过,他也清楚,经过上一次和念念分手这件事之后,他在纪妈的眼中,俨然成了伤害她女儿的坏人,他定是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的。

  不过无所谓,只要他扳倒了陆其修,重新抢回念念,到时候伯父伯母同样还得认他这个女婿,现在暂时不给他好脸色,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纪妈刚一走出小区大门,就看见了蒋东霆,脸色立刻就冷了起来。

  “你怎么又来了,我说过了,你别再过来纠缠我,念念和你没可能了,我这个当妈的不会干涉她的感情生活,你缠着我没用!”

  蒋东霆摆出一副失意的状态,“伯母,我深刻的知道错了,我不能失去念念的,没有念念在身边的日子,我过得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伯母,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蒋东霆装模作样的举起三根手指,“伯母,我可以发誓的,我以后若是再伤害念念,就让我遭天打雷劈,出门遇车祸!伯母,念在我和念念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情面上,您就原谅我,在帮我跟念念说说情好吗?”

  纪妈恨恨的‘哼’了一声,“你也知道你跟念念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怎么就忍心那么伤害她?我真是没想到,我以为的好女婿,我当成半个儿子疼的人,会对我的女儿做出这么可恨的事!”

  “伯母,我……”

  纪妈一下子打断了蒋东霆的话,“你什么都别说了,我是不会帮你跟念念求任何情的,念念现在和其修的关系很稳定,而且他们已经准备去领证结婚了,你如果还顾念着跟念念过去的情分,就别再打扰她的生活了!”

  蒋东霆的脸色原本还没什么,可是当听到纪妈那句他们准备领证结婚之后,陡然就变了,变得黑沉难看。

  纪妈并没注意到蒋东霆脸色的变化,还兀自警告着蒋东霆,“如果你还欺负念念,打扰她的生活,我这个当妈的也不会饶了你!你快点走吧,以后别来了!你要是还来,下次我就让小毅赶你走!”

  说完,纪妈就直接走掉了,没再搭理蒋东霆。

  蒋东霆站在原地,身子有些僵硬,脸部表情也有些僵硬,只是额角处有青筋一鼓一鼓的动着。

  “你怎么在这里?立刻给我滚!”忽然,一道声音响起,很是不留情面。

  蒋东霆反应过来,才发现是纪毅出来了,他没说什么,也并不想跟一个瘸子起冲突,转身走掉了,只是脸上的阴沉并未散去。

  开车回公司的途中,他就一直拉长着脸,心情很差。

  念念竟然要跟陆其修领证结婚?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她妈妈在骗他?

  念念跟他在一起五年多,他们之间也没有上升到领证结婚的地步,她和陆其修在一起在多长时间?怎么就要结婚了?

  莫非,她妈妈来盛世找陆其修,两个人之间谈的就是念念和陆其修结婚的事情?

  他还以为,可以借助这个事情,挖掘到陆其修什么秘密,然后借机扳倒他,却没想到,让他听到的却是这么个让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的事情!

  他一直在隐忍,寻找着可以扳倒陆其修的机会,然后再把念念抢回来,可是他现在不仅连机会的渺茫希望都还没找到,念念也要嫁给陆其修了,这让他怎么容忍?

  蒋东霆猛的狠踩油门,加快了车速,发泄着心里的恨意!

  陆其修,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他若是扳不倒他,就不姓蒋!

  蒋东霆的车在路上狂奔,同时,陆其修开车和纪念一起去公司。

  坐在副驾驶的纪念,趁着这个机会,向陆其修说了一些她关于海洲新城二期、三期公关策划方案的想法,想听听大叔的意见。

  小嘴儿滔滔不绝的说着,眉眼间是眉飞色舞的神采,纪念现如今已经从这份工作中找到了完全的自信感!

  其实,之前临湖嘉苑开盘仪式那天,陆其修看着手拿对讲,在给众人安排工作的念念时,心中就已然觉得,他给他的小女孩儿安排的这条路,是适合她的。

  如果念念想要一个丰沃富足的生活,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享受奢华的一切,每天最要紧的事就是怎么花钱去享受,对他来说不过是易如反掌的安排而已。

  但问题是,他的小女孩儿并不是那种物质女人,他把她豢养在身边,用那种华丽的生活来限制她,或许就像是折断了雀鸟的翅膀一样,让她飞不起来,到了最后,她会萎靡,会失去欢笑,失去对生活的希望!

  所以,他不希望他是独断专横的男朋友,他希望在念念喜欢的基础上,为她安排一条让她能够找到成就感

  的路。

  很显然,之前他为念念安排的那些,并没白费,这就足够了!

  不过,他的小女孩儿趁着上班路上,也插空跟他谈公事这种快要接近工作狂的行为,他就有些不怎么赞同了!

  陆其修两只修长好看的大手,掌握着方向盘,眼神专注的看着前方路况,待纪念说完,等待他开口时,淡淡的反问了一句,“念念,昨晚,我还是没有累到你?”

  “嗯?”纪念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大叔这话什么意思,疑惑的发出了一个疑问的单音节。

  事实上,她该给大叔的回答时,她被他累到了。

  原本,每一次做完之后,她就几乎是昏昏欲睡的状态,而且加上最近可能是工作太忙的缘故,她总是觉得有些累,有些倦倦的,所以昨晚她都快要睡着了,大叔居然又拉着他尝试了一次新姿势……

  最后的结果是,屋外寒风凛冽,屋内的她虽裸呈着身子,却还是一身的薄汗,嗓子也因为使用过度,有些沙哑的趋势。

  “如果昨晚你被累坏了,那么现在,不是应该躺在那儿昏昏欲睡?居然还这么有活力的跟我谈工作的事情,看来,我还是不够卖力,今晚似乎得加码了,是不是,念念?”陆其修的嘴角隐约勾起一道弧度,逗弄着纪念。

  纪念的小脸,顿时皱了皱,鼓着小腮帮抗议,“大叔,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陆其修将车停下,解开安全带的卡扣,俯身过去,将还没解开安全带的纪念压覆在副驾驶的车座椅上,薄唇就贴在了纪念的唇瓣上,将她没说完的话,直接吞了下去。

  灼烫的吻,深入着纪念的小嘴儿,等到她终于讨回自由,下车的时候,嘴唇已经微肿起来。

  纪念站在车下,看着大叔开车驶进停车场,然后从包里翻出小镜子,照了照嘴唇,忍不住拧了拧眉心。

  可恶的大叔,果然把她的唇吻肿了,难怪会觉得涨涨的呢!

  纪念揉了揉嘴唇,试图想要抹掉大叔在她唇上留下的痕迹,然后手刚好落在脸颊上,因为刚刚那个吻,脸颊居然热烫的像是发烧了一样。

  纪念只好用手在脸颊旁扇扇风,让自己降降温,以免一会儿进去办公室的路上,被大家看出太明显的痕迹。

  纪念觉得差不多整理好自己,才继续向楼里走去,却一直不曾发现,就在路口处,停着一辆车,已经有一会儿了。

  温颖思坐在车上,她差不多是从陆其修的车开出燕回公馆时,就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的。

  她知道陆其修是个谨慎的男人,所以她一直混在车阵中,没有靠太近,以免被陆其修发现甩掉。

  直到陆其修的车停在盛世路边,她也才在不远处停了车。

  她以为纪念会很快下车,可是从陆其修停车到纪念下车,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他们两个人在车上干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

  温颖思的手攥紧了方向盘,脸上憎恨的神情几乎让她的脸显得有些扭曲狰狞。

  她找上纪念,故意的刺激她,本是想直接把这个看起来就没什么杀伤力和战斗力的女人直接踹掉,然后她再和陆其修继续再续他们的‘前缘’!

  如果有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