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我不想只有你一个人孤军奋战!(1/2)

加入书签

  185  我不想只有你一个人孤军奋战!    “念念啊,伯母在这里也找不到谁帮忙,只能求你了,你就帮帮伯母吧!”

  纪念并不知道蒋东霆到底出了什么事,所以蒋母就这么找上她,几乎让她有些懵了!

  “伯母,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阿霆他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帮您?”

  一直扯着纪念胳膊,纪念怎么扶都扶不起来的蒋母,却忽然松开了纪念的胳膊,两手猛的推向纪念!

  “啊!”纪念陡然失了平衡,两手胡乱的挥着,失声惊叫着向后跌去……

  电光火石间,一道身影疾步冲过去护住纪念,纪念最终跌进了让她能够安心的怀抱!

  “尹衍,把她抓起来!”陆其修冷沉着脸呵斥,然后立刻察看怀中的念念情况如何,“念念,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纪念刚刚的呼吸都卡在喉咙处,这会儿才算是缓过气来,脸色还有些刷白。

  深深的吸了吸气,抚了抚心窝处,纪念才摇摇头,对陆其修说道,“大叔,我没事!”

  如若不是大叔及时赶过来,如果不是大叔刚刚好接住她,那么她现在一定已经摔倒了,而她肚子里的宝宝……

  纪念有点后怕,呼吸忍不住又紧了起来。

  她看向被尹特助反剪着手臂的蒋母,只见她正很不舒服的来回扭动挣扎着,纪念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让蒋母这么的憎恨她,甚至故意的推她!

  她一定是知道她怀孕的事情,才会这么推她,她刚刚那行为,就是蓄谋想要谋杀她的孩子!

  她想起之前和蒋东霆一起回蒋家的时候,蒋母对她也是很和蔼的,何以会这么恨她,只是因为她和她的儿子分了手吗?

  仿佛感觉到纪念在看着自己,蒋母的目光也回看向纪念,大声的吼道,“你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要不是你傍上了有钱人,甩了我儿子,我儿子怎么会有现在这种结果,都是因为你,纪念,你这个扫把星,你把儿子还给我,还给我啊!”

  “闭嘴!”尹衍听着蒋母那番话,立刻出声喝止。

  纪念伏在陆其修的怀中,听着蒋母对她的毁谤,心里微微揪着,从刚刚蒋母扯着她胳膊求她时说的那番话里,纪念能听出,蒋东霆似乎又被那些人带走关了起来,所以,实在没有办法的蒋母才会找来医院,甚至憎恨的推她……

  纪念的声音有些哽咽,“伯母,阿霆他出事,跟我没有关系,是他自己做错了……”

  她原本只希望能够和蒋东霆平静的分手,彼此之间不再有任何的牵连,可奈何蒋东霆却一次次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搅乱她的平静,她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拿他怎么办才好了……

  “你放屁!你这个蛇蝎狐狸精,倒是会撇清啊,我儿子无缘无故怎么会被带走,会被关起来,都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你要是不把儿子还给我,我就跟你拼命!”

  纪念听了蒋母的咒骂,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她不知道蒋母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否则她为什么会执意的就认定蒋东霆这次又被抓起来是因为她呢?

  感觉到纪念的身子在轻颤,而且这种难听的诽谤和咒骂简直是难以入耳,念念是他捧在心尖上护着的女人,怎么能容许人随随便便的斥骂?

  “尹衍,立刻报警!”

  毕竟是在医院里,不好用暴力的方式让蒋东霆的母亲闭嘴,那就只能让警察来处理了。

  很显然,儿子出事,蒋母也是受了刺激的,陆其修说报警也没有震慑住她,她也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仍旧不断的骂骂咧咧着,而且几次想要挣脱尹衍的钳制。

  这时,穿着白大褂的叶谨臣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几个人这种对峙的状态,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来到尹衍身边,对着蒋母,一抬手,一个手刀劈了下去……

  蒋母的身子当即就软了,晃晃悠悠的晕了过去。

  叶谨臣对着纪念和陆其修摊了摊手,“这么吵,你们倒还真是沉得住气,看看,这不就好了,直接劈她颈动脉,不就解决了!”

  尹衍忍不住对叶医生投去了佩服的眼神,还得是医生啊,能解决问题!

  “好了,念念,我们回病房去!”陆其修哄着纪念,顺便对叶谨臣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纪念乖乖的跟着陆其修回了病房,可能是因为刚刚受了惊吓,小手紧紧的抓着陆其修的衣袖不松开。

  陆其修扶着纪念尚了床,给她盖上被子,纪念颦着眉心,轻声开口道,“大叔,别为难她了,她也是为了她儿子……”

  陆其修点点头,“我让尹衍送她去警察局,警察不会过分为难她,顶多教训教训就会放她走。”

  纪念叹了口气,偎进了陆其修的怀中,“刚刚吓死我了,那一瞬间我真的以为我们的宝宝要出事了,大叔,还好你及时赶到了!”

  陆其修又何尝不是心脏都差一点骤停呢?他真的怕,他若是再晚到一步,念念就会受到伤害……

  “念念,大叔以后一定会保护好你,今天

  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大叔不会允许你和宝宝出任何事的,嗯?”

  纪念抿着唇点头,“大叔,我相信你会保护好我和宝宝的!”

  靠着陆其修的胸膛,纪念忍不住想起了刚刚蒋母说的那番话,虽然难听,其中却不乏能听出些什么。

  她想起检查出怀孕那天,蒋东霆过来羞辱她,口口声声说她下贱,明知道大叔结过婚,还有女儿却还是倒贴,可是大叔过往那些事,知道的人本就很有限,除了她和大叔自己,还有宋嫂,以及她的家人,可是不管是宋嫂还是她的家人,都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蒋东霆知道了,只除了那仅剩的一个知情人和当事人……

  温颖思!

  一定是温颖思,也只有她才有机会把这件事告诉给蒋东霆知道,纪念这么想着,忽然觉得很是后怕。

  她并不怕温颖思的存在,也不怕她会做什么来伤害她和大叔之间的感情,因为她无比的相信,她和大叔之间的感情是可以经受住外来因素考验的。

  可是,她很怕温颖思那个可怕的女人,会伤害到她和大叔的宝宝,温颖思可以在她面前编出那么可笑的故事版本,她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呢?

  她可以去跟蒋东霆说大叔那些过往,也许,今天蒋东霆的母亲来找她,甚至愤恨的推她,也许都是温颖思教唆的也说不定……

  “大叔!”纪念不知道大叔有没有防备着温颖思,但是她想要提醒大叔小心那个女人,于是她扯了扯陆其修的衣袖,轻唤着他。

  “怎么了,念念?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不是!”纪念摇头,“我想说,今天蒋东霆的母亲会过来找我,很有可能是温颖思教唆的,大叔你一定要小心她,我觉得她真的很危险……”

  其实不用纪念说,陆其修也清楚,无缘无故,蒋东霆的母亲不会准确的来医院闹事。

  虽然,蒋东霆再一次进去,的确是他的原因,但是蒋东霆母亲口口声声喊的那些,很明显是有人对她说了什么,而能做出这种事的,除了温颖思那个做事不择手段的女人之外,不会再有别人了。

  他对温颖思一直算是只有防备,并未出手,但是看起来,如果不彻底把这个女人解决,念念和孩子的安全会一直得不到保障。

  他如果连自己最爱的女人和孩子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还怎么妄称是念念最重要最在意的人?

  陆其修大手轻轻的揽住纪念,另一只手动作轻柔的揉着她的长发,“念念,放心,大叔会解决温颖思的,不用为了她再烦心,一切都有大叔在,你只要把心放在自己的身体和宝宝那儿就好。”

  纪念点着头,小手轻覆在陆其修的手背上,“大叔,我不知道温颖思好不好对付,可是我不想只有你一个人孤军奋战,如果需要我的地方,让我陪着你一起,好不好?”

  陆其修脸上的神情温柔,在纪念的唇上吻了吻,是那种动情至深的吻,唇齿相融!

  陆其修并不希望,他和温颖思的这场攻坚战中,让念念搅入其中,凭他对温颖思的了解,温颖思想要对付他,手段绝不会仅仅如此,他只消等着她出手,然后将计就计就可以。

  他们的战争,似乎已经开场了……

  住院楼门口的停车坪上,正停着一辆白色的沃尔沃,沃尔沃车窗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