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一孕傻三年?(1/2)

加入书签

  186  一孕傻三年?    看得出接风宴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满桌子精致的菜肴,还有怕纪念不习惯这边食物的口感,特意准备的适合纪念偏甜淡口感的食物。

  坐在餐桌上,纪念基本不需要动筷子夹菜,只要负责埋头吃就好,左边有陆其修,右边有宋嫂,两大护法,她少吃一点都不行。

  而齐伯坐在那儿,也顾不上吃菜,好像只是看着纪念,就很高兴的样子,害得纪念都不好意思抬头,只能低着头不断的吃。

  吃过接风宴,陆其修带着纪念上了别墅的二楼,二楼有一个露台,陆其修牵着纪念的小手来到露台处,站在露台的栏杆前。

  香港的冬天比海洲的还要温暖很多,拂来的风扑在脸颊上,竟还有些怡人。

  陆其修从身后环住纪念仍纤柔的腰身,脸贴着纪念柔嫩的侧颊,声音低沉的说道,“念念,我们在这儿待一会儿!”

  纪念点点头,顺着露台看出去,下面是一大片的花田,大抵因为是冬天,花都凋零了,只剩下有些干枯的花枝,不过还是依稀能够想象到,天气温暖时,满目花海的美景。

  “大叔,这片花田种的是什么花?”纪念好奇的问道。

  “白玫瑰,是妈妈最喜欢的花!”陆其修的声音愈发的低沉,似乎是有些沉浸在某种情绪中,“她以前常说,玫瑰虽然刺手,可是白色玫瑰却刺手也会让人忍不住着迷于她的纯洁芳香。”

  纪念好像忽然明白了,大叔为什么会许诺说,以后带着孩子常回这里来度假,香港这里,对于大叔来说,的确是有过不快经历的地方,但是这间别墅,却是他妈妈曾经待过的地方,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纪念只是站在露台上,仿佛都能够感觉到,美丽的女子,略有些孤寂的身影,站在露台上,看着下面花田里成片的白玫瑰的情景……

  忽而,有些心酸,还有些心疼。

  她并没参与到大叔妈妈的故事中去,也没能参与到大叔的过去中去,却忍不住为了他们,而心里难过。

  纪念转过身,两手轻轻的环住陆其修的腰身,小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大叔,回海洲前,你带我去妈妈的墓地看看,好吗?”

  陆其修听着纪念叫‘妈妈’,心尖一颤,大手轻抚着纪念的长发,嗓音有些压抑的答应,“好,我想妈妈也一定很想见见她未来的儿媳!”

  两个人从露台上离开,回了二楼的卧室,那自然是陆其修每次回来睡觉的地方,齐伯作为看管这间别墅的管家,即使陆其修不常回来,也是常年把这里收拾的很干净整洁。

  纪念躺在大床上,小手覆在肚子上,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轻声咕哝道,“宝宝,妈妈现在躺着的地方,是爸爸睡过觉的地方哦,你闻一闻,有没有爸爸身上那股很好闻的味道?”

  陆其修坐在床边,本正用宠溺的眼神看着纪念,听到她的话,忍不住被逗笑,大手探过去,揉了揉纪念的小脸,“小傻瓜,床铺齐伯刚刚才换的,怎么就闻到我的味道了?”

  纪念眼中含笑,“可是我真的有闻到啊!”

  “莫非,像宋嫂提过的,一孕傻三年?”陆其修挑了挑眉,“可是,我们的宝宝还没出生,你就开始犯傻,念念,以后可怎么办啊?我已经开始有些担心了!”

  纪念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撅着小嘴,小手攥成拳头,轻轻的捶了陆其修一下,“大叔,你居然说我傻……”

  陆其修因为纪念娇憨的小样子,笑声朗然,大手揽过纪念,扣着她的后脑勺,吻就落在了她软嫩的红唇上。

  描绘着纪念诱人的唇线,陆其修的吻,一点点的升温,灼烫。

  可是,他却在开始动情的刹那,刹住了闸,缓缓的退开了纪念的唇瓣,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纪念眨了眨有些泛起水雾的眼眸,看着戛然而止的大叔,忽然,反应过来,大叔突然停下来,怕是担心放纵下去,他们会克制不住彼此,而不小心伤了她,伤了她肚子里的宝宝吧!

  纪念的小手轻轻的放在陆其修的手心上,握住他的手,“大叔,这些日子,可能要委屈你了……”

  陆其修温柔的眼神看着纪念,牵了牵唇角,“我的傻女孩儿,大叔怎么会委屈?”

  他能拥有他的小女孩儿,是他人生中,最莫大的幸运才对!

  和陆其修聊着,闹着,纪念有些犯困了,宋嫂刚好端来了一杯温牛奶,纪念乖乖的喝掉之后,就睡了。

  陆其修起先是陪着纪念一起躺着的,等到纪念睡熟之后,他轻轻的起了身,以很轻的动作离开了卧室。

  宋嫂还和齐伯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聊天,两个老伙伴也是有段时间没见了,要聊的话题自然是多的,不过多数都是围绕着他们的少爷和未来少奶奶。

  宋嫂是打心眼里喜欢纪念,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更何况,她一不小心就把少爷的过去抖露出来,被纪念听见,可是这女孩子多么懂事可人儿啊,不吵不闹,安静的听解释,就接受了少爷的过去,而且还对少爷那么

  好!

  宋嫂理所应当是赞不绝口的,管不住嘴的在齐伯面前夸纪念,齐伯虽然没跟纪念相处过,但是看着那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站在少爷身边,而且还给少爷怀了孩子,就也喜欢的不行。

  齐伯和宋嫂那都是跟陆其修有革命感情的,说白了,是把他当亲儿子一般看待的,所以陆其修捧在心尖上喜欢的姑娘,他们哪能不喜欢?

  陆其修从楼上下来时,两个老伙伴正聊到少爷和未来少奶奶的婚礼应该怎么筹备上,陆其修站在一楼楼梯口,看宋嫂和齐伯两人还聊的不亦乐乎,根本没发现他下楼来,忍不住无奈的摇摇头。

  直到陆其修来到沙发处,宋嫂和齐伯才发现他,宋嫂急忙问道,“少爷,念念睡了?”

  陆其修点点头,“刚睡下,今天坐了四个多小时飞机,她肯定累了!”

  宋嫂点点头,“可不是呢,这孩子也真是可人疼,你说这怀着孕呢,非要奔波着回来看芊芊,哎……”

  “宋嫂,麻烦你上去照看着念念,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

  宋嫂习惯性的看了看不远处的立式大钟,“少爷,都这会儿了,还出去吗?”

  陆其修应道,“我很快回来!”

  宋嫂自然不会干涉少爷要做的事,于是赶紧按照他的吩咐,上楼去卧室看顾着念念,这毕竟是陌生环境,她也担心念念会睡的不习惯。

  陆其修拿上车钥匙出了别墅,只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车程,并没开出半山的别墅区。

  他熄火下车,按下了面前白色雕花大门旁的门铃,然后,安静的等待别墅里的佣人出来开门。

  很快,有佣人跑了出来,借着门口的路灯,看清楚来人的脸,顿时有些懵,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姑,姑爷来了?”

  陆其修的眉心陡然一蹙,佣人立刻改了口,“陆,陆先生,请进,快请进来!”

  陆其修在佣人身后,随之走进了温家别墅。

  佣人先陆其修一步,跑进一楼大厅,忙不迭的向温堂生汇报道,“老,老爷,陆先生来了!”

  正在听墨玉读报纸的温堂生一听,登时一愣,甚至连正在读报纸的墨玉也是一下子就停顿住,忘记了继续读下去。

  随后,他们就看到了走进来的陆其修……

  毕竟,陆其修也有八年多的光景没有走进温家别墅的大门了,虽然别墅里无论是温堂生还是墨玉,亦或是那些老佣人都认识陆其修,但是大家对他的忽然出现,却也是吃惊的。

  一个八年多前撇清一切走出这间别墅的人,八年多后的今天又重新走了进来,他的目的何在,自然让人不解!

  佣人们或许会躲在哪儿小声窸窣的议论,但是温堂生其实是清楚,陆其修此番前来的目的的,连带着,墨玉其实也是知道的。

  墨玉进入温家,已经有十年多时间了,因为知情知趣,所以温颖思对于这个后妈,倒也没怎么为难过她,但其实墨玉比温堂生小了十五岁,所以说起来,她也只比温颖思大了不到十岁而已。

  墨玉当即就扶着温堂生从沙发上站起来,温声问道,“老爷,要去书房吗?”

  温堂生点点头,又看向陆其修,“其修啊,我们进书房谈吧!”

  陆其修没有异议,于是墨玉扶着温堂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