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你连你的入幕之宾都没有印象了?(1/2)

加入书签

  187  你连你的入幕之宾都没有印象了?    或许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吧!

  陆芊对她的亲生母亲温颖思是很害怕甚至恐惧的,但是对于初次见面的纪念,却是一下子就很有好感,很想亲近她。

  收到纪念精心挑选的毛绒小兔子玩具,陆芊喜欢的不得了,大抵是因为一向很少收到这种礼物,加之陆芊不过是个才九岁的小女孩儿而已。

  上一次,温颖思抱着目的来见陆芊,送了她一只小玩具熊,还被陆芊端端正正的摆在病房的窗台上。

  只可惜,随口答应了陆芊会经常来看她,给她买礼物的温颖思,只来过那一次,又很快走掉了,以后如非必要,自然也不会再来,使得陆芊每次看见那只坐在窗台上的小熊时,都有些难过。

  她从小到大,看到妈妈的次数都少的可怜,其实也是很期望可以和妈妈亲近的,但是她想要做个听话的好孩子,乖乖的等妈妈来看她,即使妈妈不来,她也不闹不吵。

  但或许是因为经历和别的小孩子不一样,陆芊的心思难免比一般的小孩子成熟一点,懂的也多一点,她常会想,爹地妈咪感情不和,会不会是因为她的缘故,因为爹地妈咪都不喜欢她……

  但是这些念头她只敢藏在心里,不敢告诉别人的,况且她身边又有谁会有耐心听她倾述呢?

  陆芊经常被病魔折磨,头发很是稀疏,又因为常年待在医院里,不用外出见谁,不像别人家的小孩子,会被妈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对于陆芊来说,甚至没有感受过,梳着漂亮的小辫子,是怎样的感受。

  宋嫂年纪大了,当然不会想那么多,陆其修更是想也不可能,所以陆芊就算羡慕别人家小孩子,也不会说什么的。

  而纪念,坐在陆芊的床边,看着正玩毛绒玩具玩的开心的芊芊,眼神中充满着温柔的母爱,忽然,她发现芊芊的头发很乱,于是伸手过去帮她顺了顺,顺便询问道,“芊芊,念念阿姨帮你梳个漂亮的小辫子,好不好?”

  陆芊一听,眸光立刻从小兔子身上移开,看着纪念,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忽闪着,清脆的说道,“好!”

  纪念微微一笑,转头去看陆其修,“大叔,帮我要一些皮套吧!”

  宋嫂连忙自告奋勇,“我来,我去要!”

  很快,宋嫂从护士那儿要来了些皮套,纪念开始给芊芊梳漂亮的小辫子。

  芊芊很开心,很兴奋,像只活泼的小兔子似的,还非要爹地和宋嬷嬷去外面等着,一会儿看到焕然一新的芊芊。

  陆其修和宋嫂配合着,离开了病房。

  纪念的动作很温柔,却还是怕弄疼了芊芊,不禁告诉她,如果疼一定要告诉她,芊芊乖乖的点头答应着。

  纪念也是长发,但或许是因为平时上班比较忙,她也很少会精心绑头发,经常披着,或者偶尔扎成马尾而已。

  但是,给芊芊扎头发的时候,她却好像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给她扎头发的情景,很温馨,而面对着芊芊,纪念竟油然生出在给自己的女儿扎头发的心情,即使她和芊芊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念念姐姐,我是不是一个坏孩子啊?”

  以纪念的身份,陆芊当然应该叫她阿姨的,毕竟纪念是要嫁给陆其修的,但是陆芊却好像习惯了用姐姐来称呼纪念,纪念便也并不纠正她,随她喜欢的叫。

  “为什么这么说呢,芊芊?”

  “因为爹地和妈咪每次来看芊芊的时间都是有限的,爹地每年还会来陪陪芊芊,可是妈咪几乎不会来,我有时候都会想不起妈咪的样子,妈咪一定很讨厌芊芊的吧!”

  纪念听着陆芊这番并不算童言童语的话,心中不由得很是心酸,其实芊芊不过是个九岁的小孩子而已,她本应该在学校里读书,和小朋友们一起开心的相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窝在这间像是暗无天日的病房里,瘦弱的根本不像是九岁的小孩子。

  而且,九岁的小孩子,即使已经懂得很多了,却也是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可是芊芊呢?她却会去想,是不是因为她不招人喜欢,才会使得她的爹地妈咪都不来看她……

  可其实,这一切又跟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关系呢?凭什么要让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来承担呢?

  纪念并不想在芊芊的面前批评温颖思什么,即便温颖思再怎么不是,再错的离谱,芊芊对她妈咪的印象,也不该由她来破坏。

  纪念轻轻的将绑好的小辫子用皮套扎起来,然后柔声说道,“芊芊,傻孩子,如果你再胡思乱想,念念姐姐会很不开心的,芊芊是个可爱又乖巧的女孩子,长的还这么可爱,爹地妈咪怎么会不喜欢你呢?爹地和妈咪之所以不能总是来陪着芊芊,是因为他们工作很忙!芊芊还是小孩子,等长大了,就知道什么是工作了,工作是很由不得自己的……”

  芊芊却忽然转过身,干瘦的小手覆在纪念的手背上,“念念姐姐,其实我知道爹地和妈咪之间现在叫离婚,我听护士姐姐说过,他们不在一起了,我也知道你现在和爹地在一起,你将来就是我的另一

  个妈咪,念念姐姐,你会对爹地很好嘛?”

  纪念又是一愣,似乎也是觉得这样的话,怎么会从芊芊这样一个九岁小女孩的口中说出来?

  芊芊没有等到纪念的回答,就又说道,“念念姐姐,我听嬷嬷说过,爹地很苦的,你和爹地在一起,好好的对她好不好嘛?芊芊希望爹地可以幸福,念念姐姐这么甜,肯定能融化爹地的苦的!”

  纪念眼睛被芊芊说的酸酸涩涩的,微微倾身,又环抱住了芊芊的小身子,在她的耳边许诺道,“芊芊,念念姐姐答应你,一定会融化爹地的苦,对爹地很好很好,念念姐姐也会对芊芊很好很好,好不好?”

  “好!”芊芊应着,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像是哭了似的。

  纪念连忙从床头的柜子上抽的纸巾给芊芊擦眼睛,哄着她,“芊芊不哭,哭的话梳再美的辫子也不美了……”

  纪念给芊芊梳好的鞭子,才把陆其修和宋嫂叫进来,宋嫂自然是一边夸着芊芊好漂亮,一边赞叹着纪念编辫子的手艺。

  “爹地,好看嘛?”

  “好看!”陆其修轻轻的握住芊芊的小手,“爹地的芊芊是最漂亮的女孩子!”

  纪念陪着芊芊一起吃了午餐,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芊芊也很是不舍,即使纪念答应了她会再来看她,可是芊芊还是憋红着眼睛,差点就哭出来,照顾她的阿姨一劲的哄着也不太好使。

  陆其修牵着纪念的小手走出医院,纪念因为和芊芊分开,情绪也有些低落。

  在医院门口,准备上车前,纪念轻轻的握了握陆其修的大手,“大叔,可不可以把芊芊转到海洲的医院来,我很想经常能看看她,陪陪她!”

  她是真的,好心疼这个孩子!

  陆其修还不等开口说话,宋嫂已经叹息了一声说道,“芊芊这种情况,是转不了院的,她的病情是随着年龄增长在一点点加重的,一走出医院,怕是就要……甚至,医生早已经断言,芊芊大概也只能活到二十岁吧!”

  纪念听宋嫂说完,眼圈立刻就红了,她瞠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其修,唇瓣哆嗦着,“大叔,这是真的吗?”

  陆其修的心里也是不好过的,点点头,抬手轻抚了抚纪念的发鬓,“念念,我们都会尽全力的保住芊芊的生命,让她能够生活的更久……”

  可即使,陆其修这么说,纪念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忍不住的呜呜哭了起来。

  在没见到芊芊之前,只是听宋嫂口述过,或许心疼的感觉还不会那么深刻,但是当今天见到之后,那种心疼芊芊的感觉,是无以言表的,根本就没法用语言来形容出来。

  可是,她根本没想到,原来事实还不是她眼睛所见那么令人心疼,而是更坏,更让人难过……

  陆其修哄了纪念好久,纪念才不再哭,可是心情却始终没法好转起来,她始终没法想象,有一天,芊芊离开这个世界……她毕竟还那么小,还有大好的年华,从来没有享受过……

  看纪念这样,陆其修已经不忍心再带纪念去母亲的墓地了,担心再牵动她难过的情绪,让她再哭起来,毕竟现在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