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只有死人,才不会再开口说什么!(1/2)

加入书签

  188  只有死人,才不会再开口说什么!    “温颖思,芊芊她根本不是少爷的女儿,是不是?”宋嫂气愤的吼道。

  温颖思并没想到,她和那个贱男的对话竟然正好被宋嫂听了去,当即也有些发懵,没缓过神来。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明明不是少爷的孩子,你却瞒了少爷那么多年,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真是造孽啊!我要告诉少爷,我这就告诉少爷!”宋嫂说着,拿出手机,一边准备拨号,一边转身要离开,打算把刚刚听到这震惊的消息立刻告诉给陆其修知道。

  想起少爷苦了这么多年,宋嫂就忍不住觉得心酸,前几年少爷在海洲的事业起步阶段,熬的那么辛苦,可是芊芊发病的时候,少爷还是什么都顾不上,即刻就飞回来。

  虽然投入在芊芊身上的感情不能说是白费的,不值得的,而且本身芊芊也是个很招人疼的女孩子,但是芊芊从来就不是少爷想要的,而是温老爷逼迫的结果。

  芊芊降生之后,少爷有过回避,也想不对芊芊投诸任何的感情,可到底是舍不得无情对待一个可怜的孩子的,更何况芊芊的妈咪温颖思还很不是个人,如果少爷再对她不管不顾,她该多么的可怜?

  所以,少爷再没有逃避过去面对芊芊,努力的尽到一个称职父亲的职责,尽心尽力的去爱护芊芊。

  可是,却原来,芊芊根本就不是温颖思和少爷试管出来的孩子,而是温颖思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孩子,跟少爷没有半分关系!

  宋嫂握着手机的手都忍不住发紧,简直气到头顶冒烟,温颖思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硬生生的骗了少爷这么多年!

  温颖思看宋嫂要打电话通知陆其修,立刻冲下楼梯,追上宋嫂,猛的抢过了宋嫂的手机,摔在地上。

  宋嫂因为一时没有防备,被温颖思毁了手机,她却没有和温颖思发生冲突,而是想快点离开,去通知少爷这件事。

  摔了宋嫂手机的一瞬间,温颖思稍微有些缓过神来,其实就算宋嫂把陆芊不是陆其修亲生女儿这件事说给陆其修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和陆其修之间的关系,和一般的离婚夫妻并不一样,她不需要伪装成什么善良的女人去讨得陆其修的原谅和喜欢,从而和他复婚,重修旧好,她和陆其修之间,从一开始就是针锋相对的关系。

  她想要的是扳倒陆其修,让他失去一切金钱和地位,一无所有,然后跪在她的脚边求她给他一碗饭吃,给他一条活下去的路,那时候她可能会看心情施舍他一下。

  所以,陆芊到底是不是陆其修的女儿,对她来说,意义不大,她不怕被陆其修知道真相。

  但是,既然骗了陆其修那么多年,陆其修也一直不知情,还一厢情愿的跟陆芊玩着什么父女情,她就很不想陆其修知道真相。

  她想看着陆其修像是傻瓜一样,和一个跟他没有半分血缘关系的女儿继续相亲相爱,看看他到底到哪一年才能知道,陆芊跟他根本没有半分关系!

  她觉得,这个游戏很有意思啊,而且陆其修有个女儿在,这件事大概会是纪念那个贱女人心里头的一根刺吧,这根刺会一直搁在纪念的心里,让她不舒服,就算她怀着孕,可是她将来生出来的孩子,也不是陆其修唯一的孩子,得不到陆其修唯一的喜爱,这个想法,她只是想想,都觉得会令她的心情很爽啊!

  所以,她不可以让宋嫂把真相告诉给陆其修知道,她还要继续看陆其修像个傻子一样,被她耍的团团转呢!

  “宋嫂,我们谈一谈!”温颖思追着宋嫂喊道,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宋嫂冷冷的回斥,“怎么,姓温的,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我不会跟你谈的,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要怎么谈,等少爷知道真相后,你去跟少爷谈吧!”

  可是,宋嫂再怎么疾步跑下楼梯,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脚步的步速又怎么比得上温颖思这个年轻女人呢?

  温颖思不消太费力就追上了宋嫂,她原本是真的打算跟宋嫂再谈一谈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她也会的,至少她可以劝宋嫂,至少为陆芊着想一下,如果陆芊知道她不是陆其修的亲生女儿,大概会再病发一次,甚至生无可恋吧!

  可是,就在她扯住宋嫂的那一刹那,那股邪恶的念头就忽然蹦了出来,不管她怎么对宋嫂讲情讲理,或许都没用,因为宋嫂这个老家伙对陆其修的愚忠不是一般程度的,所以,想让宋嫂闭嘴,谈不是办法,或许只有死人,才不会再开口说什么!

  在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的同时,温颖思抬头看了一眼,这里是医院的侧楼梯,没有监控器,此时此刻除了她在追逐宋嫂之外,也没有别人在,所以……

  温颖思的手,扯住宋嫂,而后猛的向前一推!

  宋嫂根本没想到,温颖思竟然会来这一招,可当她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猛的扑了出去,脚下一个失去平衡,头朝下摔了出去。

  因为是在楼梯上,摔下去的宋嫂顺势就滚下了一整层楼梯……

  温颖思立刻追了过去,当

  宋嫂在缓步台停下时,人已经失去了知觉,有血顺着她的额角流出,温颖思眯着眼睛,一把拽起宋嫂的头发,照着最后一级台阶又猛的撞了上去!

  就只是这么从楼梯上摔下来,肯定是摔不死的,所以,她自然要再确定一下才可以!

  拽着宋嫂的头又狠狠的撞了几下,温颖思的手探到宋嫂的鼻息下,没感觉到气息,才立刻松了手,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人出现或者曾经出现过,才立刻加快脚步,离开了案发现场。

  不管最后是谁发现的宋嫂,那时候宋嫂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尸体又怎么可能再说话呢?

  虽然,陪着陆其修再玩下去的代价好像大了点,不过她甘愿了!

  来医院一楼的洗手间里确认自己身上没有沾到宋嫂的血迹,温颖思才洗了手,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医院。

  离开医院的范围内后,温颖思立刻订了最快回海洲的机票,直接赶赴机场。

  陆其修带着纪念来到了母亲蓝茹燕的墓地,纪念手中捧着一束白桔花,脸上的神情很肃穆。

  纪念答应了陆其修不会哭,陆其修才把当年的故事又细致的给纪念讲了一遍,纪念很守信用,没有哭,但是她的心情却很难过。

  难过于大叔的妈妈,她的未来婆婆,命运竟是那么多舛,遇上了一场伤入骨髓的爱情和婚姻,最后弄到自己郁郁寡欢而亡。

  纪念轻轻的将怀中那捧白桔花放在蓝茹燕的墓前,看着墓碑上那张黑白色的照片,照片中的未来婆婆,笑着,笑的很温婉,很美丽,眼角眉梢都依稀能看出大叔的痕迹,原来大叔那张好看的脸,是承袭了婆婆的。

  纪念的小手轻轻的落在照片上,抚触了一下婆婆的脸颊,轻声开口,“婆婆,请允许我这么叫您,我是您未来的儿媳,我不知道您会不会喜欢我,其实我很紧张的,很怕您对我不满意!

  我知道,您在天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您的儿子,您放心,我会代替您好好的照顾大叔的,我会把所有的爱都给他,让他以后的生活都很幸福很幸福,一直幸福下去,您在天上,保佑大叔,保佑我和大叔的孩子平平安安,好吗?谢谢婆婆!”

  陆其修从身后环住了纪念,下颌抵在纪念的右侧肩膀上,看着墓碑上的妈妈,嗓音低沉的开口道,“妈妈,这是念念,您的未来儿媳,我知道,您等她的出现已经等很久了,现在儿子终于找到她了,您很高兴,很窝心吧!您放心,未来的日子,儿子和念念会很幸福,和我们的孩子,一家人彼此相爱,妈妈,我知道您会保佑任何人都不会伤害到儿子在意的人,谢谢您!”

  纪念的小手落在陆其修环着她腰身的大手手背上,轻声道,“大叔,妈妈会保佑我们所有人的!妈妈在天上,也会很幸福的……”

  陆其修点点头,只是还不等再出声说什么,手机就猛的乍响,他一边从裤袋中掏出手机,一边对纪念说道,“应该是宋嫂打来的!”

  只是,拿出手机才看到,这电话并不是宋嫂的号码,而是玛丽医院的号码……

  陆其修立刻接通,“是我,陆其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