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1/2)

加入书签

  194  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小游游,我们可有段时间没见了吧!”康乾一边笑着说,一边抬步走向周游,眯着眼睛,活脱脱就是一只阴森森的老狐狸。

  周游下意识踉跄着后退了一两步,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倏然变得谨慎。

  给康乾做情人是她这辈子做过最错最不理智的行为,所以她从一开始就很想脱离康乾,只可惜,以她和康乾之间的身份,由不得她。

  她不傻,康乾那个老家伙,在见到念念来找她,劝她离开康乾时,就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那时候她就担心,自己和念念的关系,会有被康乾利用到的可能,所以即使舍不得和念念之间的感情,也还是用很差的态度去对待念念,想和念念划清关系,以免被康乾利用!

  后来,是因为发生了她被康乾的老婆当街教训这种丑事,而正好牵连了念念,她才能借陆总的光,摆脱康乾。

  既然摆脱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和康乾扯上一丁点瓜葛,她巴不得从没认识过康乾这个人!

  现在的她,已经被刻上了曾经当过情人的丑陋印记,她怎么都摆脱不了,洗刷不了,她甚至连追求新感情的勇气都没有,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而已,可是康乾又再找上她是要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了!”周游冷冷的回道。

  “啧啧,都说女人比男人绝情,看来还真是,怎么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我们之间睡过那么多晚呢,是不是?”康乾在周游的身前站定,一抬手,挑起了周游的下颌。

  周游一甩头,躲开了康乾的钳制,“你已经跟陆总保证过,不会再来找我,请你说话算话!”

  冷淡的说完,周游就想离开,哪怕跟康乾再多纠缠一分钟,她都不想!

  “小游游,你这是拿陆其修来压我?”康乾边说着边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斥着嘲讽,像是对陆其修的轻蔑。

  周游听着康乾的笑声,脸上的神情愈加的谨慎,那种不好的感觉,瞬间从她的心底涌出,不断的蔓延开来。

  她不想再跟康乾这个老家伙在这儿耽搁下去,她只想赶快离开,赶快回家。

  刚想转身,康乾却已经狠狠的攥住了周游的手腕,身子前倾的靠近周游,在她的耳边低语,“小游游,急着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帮忙,很简单的一件事,嗯?”

  “不,我不会再帮你做任何事!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周游的身子在战栗,她只是听着康乾那低沉又有些危险的嗓音,就已经预料到,他让她做的事情不会是什么好事,她若是答应他,就等于一只脚深陷泥淖,直到一点点灭顶,再也没办法洗脱出来。

  “不肯帮我吗?”康乾又像只狐狸一样的笑了,“小游游,我这儿有些好东西,给你看看,你再来决定,要不要帮我,嗯?”

  康乾说着,从裤袋中掏出了一个信封,扔给了周游。

  周游只是看着那个牛皮色的信封,手还不等触碰到它,已经开始发抖,她忍着手的颤抖,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是一叠照片,已经有很不好的预感。

  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周游抽出那叠照片,才只是看了第一张,手已经拿不住那些照片,‘啪’的一声,照片连同信封都掉在了地上。

  康乾笑着,弯身把照片捡了起来,一张张的翻过,“小游游,这么重要的好东西,怎么能扔在地上呢,是不是?可不能外传啊,毕竟这照片上的男主角是我,女主角可是你啊!”

  周游的脸色一片刷白,甚至连嘴唇都没有了血色,她并不知道,她和康乾在一起时,还被他偷着拍了照片,而且现在康乾手中那些照片,根本看不出是康乾,可是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脸,自己和康乾在床上时,袒露过的任何部位……

  这些照片,根本是康乾早有预谋拍下来的,就为了不久后的今天,拿来威胁她,让她为他做事!

  “康乾,你……你简直不是人!”周游的眼眶红了,眼泪就浮在眼眶。

  她自认并不是个软弱的人,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无助的不行,如果不是硬撑着站着,她可能随时跌坐在地上。

  “小游游,随便你骂,只要能达到我想要的目的,就算不是人又能如何?”康乾对于他手中掌握的这些限制级照片,给周游造成了这种反应的效果,表示满意极了。

  他抬手,拍了拍周游的肩膀,“别怕嘛,小游游,有什么可怕的呢?我让你做的事又不是会要了你的命,你只要再奉献一下你这让男人迷恋的身子就可以了!”

  周游摇着头,一把抢过康乾手中的照片,“不,我不会替你做事的,不会!”

  康乾像是看笑话一样,“小游游,你怎么这么傻,你以为抢走这些照片,甚至毁掉它们,我就没有了?我手里还有很多,甚至比这些还劲爆的照片我都有,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那晚玩的游戏,你还一直哭着求饶来着,求我放过你,不会忘了吧!”

  康乾像是会变脸的笑面虎一样,脸

  上的神情倏然一收,再开口,声音已经带着浓浓的警告,“我让你做的事,对你来说很简单,你毫不费力气就能做到,但是如果你不做或者做不到,小游游,可别怪我不顾我们的枕边恩,把这些照片摆到网上,甚至是拿给你的母亲看,我和你的事,你母亲还不知道吧,你给我当情人的事,要是让老人家知道了,可得伤心成什么样啊,会不会倍受打击,一下子没挺住……”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别再说了……”周游的眼泪掉了下来,她没办法,她知道康乾能这么说,卑鄙如他,也一定会做到的,她这些丑陋的照片,不能被人看见,更不能被妈妈看见,妈妈会受不了的……

  有今天这种下场,都怪她自己,都是她自作自受!

  康乾看到周游妥协了,笑着说道,“你看,早答应我不就好了,啧啧啧,瞧瞧,哭的这个伤心,来,擦擦眼泪!”

  周游偏开脸,躲开康乾,康乾也不以为杵,又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周游,“看好了,我让你去勾引的就是这个男人,他叫顾明恺,是规划局的局长,我这边会给你安排机会去接近他,但是能不能成事,就要靠你自己了,但是周游,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周游从康乾的手中接过照片,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有着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孔,只是看着照片,也能看出很有些身为上头领导的气质,只可惜,这些和她都没有关系。

  她不知道,康乾在打什么算盘,为什么要她去勾引这种身份的人,这个人是上头领导,如若一个不小心,随时可能出事,所有人都牵连在内……

  “好了,回去吧!把眼泪擦干净,否则一会儿你妈妈看见,岂不是要心疼你了,小游游!”康乾笑着说完,转身回到车上,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康乾说道,“第一步已经顺利完成,安排好时间,让周游这枚棋子搞定顾明恺就可以!”

  电话另一端传来男人的笑声,“康总,我就知道,这件事你一定能够顺利办妥!”

  康乾也笑了,“既然大家合伙只为了一个目的,我自然要多出几分力,能做到的怎么好意思推辞呢?”

  ------------------------

  工地有工人跳楼闹事,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尤其在有人特意通知媒体过来的情况下。

  经过两三天,陆其修才算是把整件事平息,而且务必保证这件事不会影响到盛世的其他正在申报上头核项审批的楼盘。

  作为楼盘的开发商,即使盛世从来没有亏欠过任何工地工人的钱,但是出现这种所谓栽赃陷害的事情,媒体和百姓的风口浪尖对准的不会是那些闹事的工人们,只会是盛世集团,毕竟人言可畏。

  陆其修这几天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甚至连抽时间给念念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念念还没醒,晚上回来的时候,念念却已经睡了。

  念念现在怀着身孕,他却不能把更多的时间用在陪念念身上,他觉得对念念很愧疚很抱歉。

  苏译尧走进陆其修办公室时,就看到陆其修正背靠在大班椅椅背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有没有打扰你?”苏译尧在办公桌沿敲了敲,然后两手撑着办公桌,倾身等着陆其修。

  陆其修缓缓睁开眼睛,“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