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偶尔秀秀恩爱,也不错!(1/2)

加入书签

  195  偶尔秀秀恩爱,也不错!    纪念还有些没缓过神来,已经被陆其修带着出了门,直接开车去了附近的商场。

  “大叔……”纪念看着站在面前笑意盈盈的几个店员,一人手持一套不同颜色和款式的亲子装,忍不住扯了扯陆其修的衣袖。

  “嗯?”陆其修眼神温柔的看着纪念。

  “还是别了!”纪念摇摇头,微微颦着眉心,这种亲子装,也不符合大叔的身份啊!

  在她的眼中,大叔可以把西装、长风衣穿的魅力十足,可是她却没法想象,大叔穿这么可爱的亲子装是什么样子的。

  陆其修牵了牵唇角,其实念念心里想什么,她那张小脸上的神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了。

  大手在纪念软嫩的脸颊上捏了捏,“我的念念想要穿就无妨,来,挑一件喜欢的,我们去试试!”

  纪念还有些迟疑,这时其中一名店员开了口,“陆太太,其实这几款都挺适合你和陆先生的,可以先试一试嘛!”

  “陆太太……”纪念有些讷讷的重复了一遍。

  陆其修眉眼间带着笑,“就先试试这套吧,来,陆太太!”

  说着,陆其修牵着纪念的手,带着她往试衣间走去,纪念跟着陆其修走着,有点恍惚的感觉。

  虽然,在家里的时候,庄阿姨一直称呼她‘太太’来着,但那是因为庄阿姨的身份到底不像宋嫂那般,可以随意的唤她念念,所以庄阿姨未免不好称呼她,才唤她太太,而她也没觉得如何。

  可是,现在在外面,听一个之前她并不认识的店员叫她陆太太,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她和大叔的关系,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一样。

  纪念觉得,她的心里好像划过丝丝浅浅说不上的感觉,似乎被人这么叫,拉近了她和大叔之间的关系,有着淡淡的甜意。

  因为宋嫂遭逢灾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毫无知觉,所以大叔提起登记注册的事情时,她主动推迟了,她知道,大叔并不会委屈她,因为宋嫂的事情就推迟注册的事情,但是她希望,她和大叔最重要的这件事,能够有宋嫂来见证。

  宋嫂对于大叔的意义,已经和至亲的人没什么区别了,即使她并不知道宋嫂何时能够醒过来,也想过,万一宋嫂醒不过来怎么办?

  但是最后,她还是决定,等下去,她有希望,宋嫂一定会醒过来!

  或许在外人眼中,她现在的身份很是尴尬,和大叔在一起,基本上也是公开了,可是却一直没得到正式的身份,但她并没觉得有多委屈,她知道,即使没有这登记注册的实名,她和大叔的心也是连在一起的,这就够了!

  陆其修和纪念分别在试衣间换了亲子装出来,陆其修随意挑选的这件是黑白色的亲子装,他穿黑色的,虽然这种衣服的确不太衬陆其修这种年龄和身份,但是这件亲子装穿在他身上,倒也没那么违和。

  纪念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身前带着黑色的图案,搭配纪念白希青春的小脸,让她一下子就像回到了上学时代一样。

  “陆太太,这套真的很适合你和陆先生的,这件是小宝宝的,可以等宝宝出生之后,一家三口一起穿,而且啊,你身上这件也可以孕期穿的,就像你现在,穿着刚刚好!”

  “怎么样,喜欢吗,陆太太?”陆其修的大手轻轻的抚了抚纪念的发顶,嗓音温柔的问。

  纪念站在镜子前,小手轻轻的覆在自己已有微微凸起轮廓的肚子上,眼神中,缓缓的盈满了幸福。

  她点了点头,偏过小脸看着陆其修,看着他身上和自己一样款式,只不过颜色不同的衣服,那种幸福感,一点点的扩散,直到充盈整颗心……

  陆其修看到纪念点头,掏出了卡,递给店员,店员欣喜的接过,立刻跑去结账。

  “喜欢的话,我们就这么穿着,好不好?”

  纪念眼眸瞠大了些,“这样出去好么?”

  总觉得让大叔跟她一起这么胡闹,有点有损大叔身份的感觉,不知道若是有盛世的员工看到大叔这种打扮,会不会惊掉眼镜!

  这么想着,纪念的眼角漫起点点笑意。

  其实只要纪念高兴,陆其修就无所谓了,再者说,虽然他这个年纪,习惯了做事内敛,不像年轻的情侣们一样张扬,但是偶尔和念念一起这么秀秀恩爱,倒也挺好的,至少能让他也时而体会一下年轻的滋味。

  店外,蒋东霆就站在那里,隔着店橱窗,看着店内互望着微笑的念念和陆其修,眼眶涨得充斥着酸意,垂在身侧的两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因为心里头有那种失去念念的浓烈恨意支撑着,他才能在白天的时候,和温颖思一起,筹划着如何布局,如何一点点的施展开,在最后收网的时候,将陆其修扳倒,失去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可是到了夜晚的时候,总是会被浓浓的思念吞噬掉那些恨意,他的心疼的不行,他不想在家里待着,面对着母亲对念念的埋怨,只能像是一抹游魂一样,行走在海洲市的各条街路上。

  母亲并不知情

  总认为是念念攀附权贵,才会甩掉他,和陆其修在一起,而其实,他也想用这样的借口来安慰自己,让自己的心能够好受一些。

  甚至可以自我催眠,只要扳倒了陆其修,只要他也拥有了和陆其修一样的身份权势和地位,那么念念很快就会回到他身边,和他重新开始!

  可其实,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念念根本就不是那种女人,如若念念是那种势力的女人,根本不会跟他一起捱五年的时光,甚至现在在她身边的都未必是陆其修,很可能是任何一个所谓的有钱人……

  可是,如果不用那些恶劣的话,充满羞辱的话去伤害念念,他在念念的心中,怕是会消失,最后淡的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还是要抢回念念的,这个他蒋东霆这辈子只爱过的女人,他不能接受她永远的成为别人的女人,所以,在这之前,他一定要在念念的心中留下他的痕迹,哪怕是恨也好,怨也好,只要还有他蒋东霆的痕迹,那就可以了!

  眼看着纪念和陆其修从店里走出来,蒋东霆觉得,他应该走开的,可是脚下却像是被钉上了钉子,一步都动弹不得,甚至目光,都舍不得从纪念的身上移走半寸。

  纪念本是笑着,想说虽然大叔很帅,脸长得那么好看,可是穿着这套亲子装的时候,真的挺搞笑的,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到了一道目光,径自的打在她的脸上。

  顺着那道目光的方向望过去,纪念一下子就看到了蒋东霆,下意识的,微微愣了一下。

  那天,从小贾的口中得知,蒋东霆已经彻底从盛世离职了,所以他已经出来了这件事,对于纪念来说,不算是意外了,蒋东霆其实很有能耐,不管他是不是又把什么罪名推给了谁,又或者是谁将他保了出来,总之,他到底是有能耐让自己不至于深陷牢狱,失去自由的。

  但是,让纪念有些惊讶的是,会这么巧,和他在商店门前遇上。

  纪念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些过往的字字讥诮,句句嘲讽,不过好在,今天大叔在,她并不用怕,蒋东霆还会如此对待自己。

  纪念看向蒋东霆的眸光,很快移开了,她看向了别处,红唇微微抿着。

  陆其修何其敏锐,只是刚刚纪念那微微停顿了一下的脚步,他已然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蒋东霆。

  对于陆其修而言,他怎么将蒋东霆送进去,而温颖思又怎么将蒋东霆弄出来这件事,也是毫不意外的。

  以温颖思惯用那些手段,蒋东霆会成为她想要利用的囊中之物,这太正常不过了。

  陆其修没有提着东西的那只大手,攥着纪念的小手,轻轻的紧了紧,而后,带着纪念从蒋东霆的面前走掉,在掠过蒋东霆面前时,陆其修的眉眼间,闪过了些许的讽意。

  两个人离开了商场,坐进车内,陆其修探身过去给纪念系上了安全带,俊脸和纪念白希的脸庞贴的很近,他温声问道,“念念,心情又不好了?”

  纪念的眸光对上陆其修的,摇摇头,轻轻的回道,“没有,大叔,我没事!”

  “如果心情不好,听话,一定要一五一十的告诉给大叔,嗯?”

  纪念又再点点头,“我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