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也许,陆总稍后就没这种机会了!(1/2)

加入书签

  200  也许,陆总稍后就没这种机会了!    “苏色,你疯够没?”

  “疯够?哈哈哈,我怎么可能疯够?我还要变本加厉的疯,疯给你看!”苏色的眼睛通红,眼泪就浮在眼眶中,不顾一切的大声喊叫着,同时一把拿过包房内作为装饰物的陶瓷器具,朝着顾明恺和周游扔了过去。

  顾明恺气急败坏,刚护着周游退开,瓷瓶就砸在墙上,碎裂开来。

  “啊……”周游突然惊叫了一声。

  顾明恺听到周游的叫声,才发现刚刚的瓷瓶碎片飞溅到了周游的手背上,划出了很长的一道伤口,血正汩汩的流出来。

  顾明恺的脸色已经黑沉到仿若能挤出墨汁来,苏色从冲进来,就没给过自己半点面子,更是过分的扔椅子扔瓷瓶,简直是无可救药了!

  “苏色,我已经受够了,离婚,我要立刻跟你离婚!”顾明恺对苏色吼完,转而就执起周游的手查看,“你没事吧,我这就带你去医院包扎!”

  周游却倏然将自己的手从顾明恺的手中抽出,摇摇头,语气微冷的道,“谢谢顾局长,我没事,不用费心!”

  顾明恺看着周游的反应,倒是愣了一下,刚才苏色还没进来闹事前,在酒桌上,这女人可不是这种反应,而且今天的应酬,康乾带着这个女人出现,他很清楚,康乾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个女人送给他的。

  对于这种被当做礼物送给他的女人,他若是不要,反倒有些驳了人家的面子,所以,他一向都是从善如流的。

  不过,这么看来,莫非这女人并不是甘心情愿来跟他上牀的?

  顾明恺深深的看了周游几眼,才转过身,去应付苏色。

  苏色这会儿的情绪,已经快到临界点,愤怒、怨恨、失望、痛苦种种情绪交织着,她自然看不到周游抗拒顾明恺的动作,她能看见的,只有顾明恺对受伤的周游那种细心的呵护和体贴。

  她才是他的妻子,可是他却当着她这个妻子的面,对别的女人这么嘘寒问暖的,到底把她置于何处?

  这么些年,她追在他后面,心里再气馁,也挺过来了,她也曾经以为,可以得到一份她向往的爱情和婚姻生活,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她努力的坚守着的所谓婚姻,就像是一个笑话,特别巨大的笑话一样。

  就像她对纪念说过的,现在还能支撑她和顾明恺的婚姻存续下去的理由,只剩下她的不甘心了。

  她不甘心顾明恺利用苏家的人脉和地位,爬到了局长的位置,她还要结束他们的婚姻,成全他和那些女人们的胡作非为,她凭什么让他那么如意,凭什么?

  “顾明恺,你想离婚,做梦……”苏色还没吼完,门口忽的呼啦啦的冲进来几个警察。

  应该是服务员看阻止不了包房里的‘战争’,才不得已的报了警……

  直到警察冲进来,一直纠缠着纪念的蒋东霆也稍微退开一些,纪念也才稍微松了口气。

  只是,刚刚蒋东霆说的那番话,让她无端端的打了寒颤,蒋东霆为什么可以那么笃定的说,她很快会回到他身边,他凭什么那么笃定,还是说他在背后做了什么?

  纪念很想问蒋东霆,他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他怕是什么都不会说,说了他和温颖思的阴谋就要败露了吧!

  警察们算是阻止了这场闹剧,但是还要把包房里的人都带回去详细询问一下,其中一名警察应该是队长模样的,在顾明恺拿出证件给他看后,对顾明恺的态度一下子就变的恭敬了起来,想当然也不可能把堂堂土地规划局局长带回去问话了。

  “这个女人受伤了,我先带她去医院包扎,之后我会带她去警局。”顾明恺对队长说道。

  队长立刻点头,自然是顾局长说什么,是什么,没有任何异议。

  于是,苏色就眼睁睁的看着顾明恺,她的老公,带着周游从她的眼前走掉,而她的耳边,那名队长还在不断的催促她快点跟他们回去问话。

  苏色猛的对身旁的警察队长吼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嫂子是谁吗?你别再跟我废话,否则我让你立刻滚出海洲!”

  对那个队长释放完,苏色就立刻拿出手机打给叶琅,电话刚一接通,她已经哭着对电话那头的叶琅道,“嫂子,你帮帮我,他们要把我带去警局问话……”

  叶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让苏色把电话给身边的警察,苏色直接把手机扔给那个队长,然后就蹲在地上,脸埋进膝盖,痛哭起来。

  那名警察队长接完电话,一脸的郁卒,他今天这是招惹了谁,带队出来处理纠纷,结果遇到的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土地规划局的局长不算,还有一个刑侦大队那边的家属,真是……

  队长想把电话还给苏色,可是苏色根本不理他,蹲在地上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弄的队长很是无奈,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对警察说道,“交给我吧,我是她朋友!”

  警察队长点点头,转身带队离开了,把剩下的,他敢动的,貌似没什么后台的人都带去警局问话了…

  …

  警察要带人回去问话,苏色和顾明恺那边闹得正僵,自然没有人注意到纪念这边,以至于纪念也跟着警察们一起走出了包房,要被带去问话。

  蒋东霆就走在纪念的身边,和她一同随警察们去警局,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半分的阴郁,反而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庄阿姨出去给先生打电话,回来就发现,太太跟着警察被带走了,才放下点的心一下子又揪了起来,连忙一边再给先生打电话,一边跟去问情况……

  “给,擦擦眼泪吧,别哭了!”

  苏色正哭的哽咽,一道温柔的男声响在耳畔,她抬起埋在膝盖中,哭的泪意蹒跚的小脸,看着身旁的男人,讷讷的问道,“你是谁?”

  或许是她已经哭的出现了幻觉吧,就在刚刚那一刹那,她觉得男人的声音是那么温柔,他递给她手绢的动作也是那么温柔,让她的心跟着收紧,说不上的感觉。

  这些年,跟顾明恺在一起,眼泪没少流过,可是顾明恺何时温柔的给她递过手绢?没有,从没有过,反而是她每一次的眼泪,都是因顾明恺而流……

  “纪毅,念念的哥哥!”纪毅看苏色并没有接过手绢,直接把手绢放在了她的掌心。

  苏色的手握了起来,将那柔软的手绢攥在掌心,片刻后,才又展开小手,用手绢将脸上的眼泪擦掉。

  “你是来找念念的?”苏色问了一句,才忽然反应过来,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看着一片狼藉,却已经除了自己和纪念哥哥之外再没别人的包房,脸色变了,“念念呢?她也被警察带走了?天啊,她还怀着孕呢,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像陆总交代?”

  “放心,念念不会有事,有阿姨跟着她。”纪毅安抚着苏色。

  即使这样,苏色还是觉得内疚,过意不去,是她带着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