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我没有一刻,像是此刻这么的恨你!(1/2)

加入书签

  206  我没有一刻,像是此刻这么的恨你!    纪念的脸色,倏然一变,下意识的腿软了一下。

  苏色听了蒋东霆的话,也是满脸惊讶,好在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纪念,没让她就那么跌坐下去。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纪念拂开苏色的手臂,踉跄着脚步,一步一步走到蒋东霆的身前,声音颤抖着问。

  她忽然想起,色色在顾局应酬的包房里闹事那天,蒋东霆对她说的那番话,他让她记住,她很快就会回到他身边。

  那天,他的声音,他的语气,在那嘈杂凌乱的包房里显的那么笃定,是以让她忍不住感到后怕,她担心,蒋东霆是不是背地里在计划着什么阴谋诡计……

  可是,这段时间,他和温颖思都一样那么沉寂,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没有任何的存在感,她甚至都已经被安逸安稳的日子打磨的快要忘记蒋东霆的危险了。

  他却又忽然的出现,以一种残忍的方式直插入她的生活!

  蒋东霆的眼中,就是纪念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她的脸色泛着惨白,却仍旧像是散发着淡淡光芒的莹润珍珠一样柔美,甚于因为那担心的神情而更显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疼。

  他抬起手,轻抚在纪念柔软的脸颊上,纪念试图躲开,偏开了脸,蒋东霆的手却也只落空了一秒钟,便又覆了上去。

  “这么讨厌我?是不是我只是这么碰你,你都好像是在被凌辱一样不舒服,嗯?”蒋东霆看得到纪念眼中的嫌恶,他倾身,脸靠近纪念的小脸,声音低沉的说着话,气息似乎喷洒在纪念的面颊上。

  纪念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的回过脸来,直视着蒋东霆,“请你告诉我,你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蒋东霆笑了,双眼微眯,眼角有细微的纹路,将他脸上的神情映衬的阴沉、阴鸷,“怎么,念念,担心了?你现在的心情是不是特别的不安,嗯?”

  苏色自然知道,念念是想问清楚她这个前男友关于陆总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才会径自上前去的,可是看着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苏色有些担心,念念一看就不是前男友的对手,会不会吃亏啊?

  她该怎么做?是什么都不做原地等着念念,还是上前,阻止那个前男友再对念念说什么,做什么?

  她眼看着那个前男友的手碰上念念的脸颊,这种行为叫什么?算是达到姓骚扰的程度了吧?她到底要不要去推开那个前男友啊!

  纪念又怎么会不知道,蒋东霆就是戳中了她会担心大叔的心理,他像是一把刀,凌迟一样,一点点的在她的身上划过,折磨着她。

  蒋东霆应该是恨她的,他一直钻在他那个牛角尖里不肯出来,所以被所谓的仇恨蒙蔽了双眼,不肯接受他们的分开是因为他的错,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淡了,甚至没了。

  他只承认是大叔从他的手中抢走了她,他要报复回来,这样好像心里头才会舒服一样……

  与此同时,他要报复的人也就有她,这一刻,他才会在她面前,一句一句的戳刺着她,恨不能让她伤的千疮百孔。

  可是,她没有时间再让他肆意的伤害她了,她不知道大叔到底怎么了,是他出了什么事,还是盛世出了什么事,总之,蒋东霆忽然出现,总不会是空穴来风的!

  纪念转身要离开,她不强求蒋东霆对她说什么,她要立刻马上确认大叔的情况……

  只是,纪念只稍稍转身,还不等迈开脚步,蒋东霆已经倏然扣住她的手腕,“这么急要走,难道真的不想知道,你的现任男人到底怎么了么?”

  纪念抿了抿唇角,“你会告诉我吗?”

  蒋东霆的眼中染了笑意,自然是讥诮的笑意,故作叹息状,“当然,念念,你要知道,我没有瞒着你的必要,况且,即使我不说,你也会很快知道!”

  纪念的眼中迸出怨恨的目光,却也拿蒋东霆莫可奈何,只能是用那种夹杂着恨意的眸光灼灼的看着他。

  蒋东霆看着纪念,甚至想要深入她那双好像会说话的眼睛,“念念,陆其修斥资两亿购下的商贸中心那块地,开工不到一个月,上头已经勒令他立即停工,封锁工地,端起内不可以再开工,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因为他的规划方案中,这块地的绿化面积是百分之十,而事实上,规划局方面对这块地的实际规划是百分之四十!”

  即使,纪念对于这些事情,不算很懂,但是蒋东霆这番话她不至于听不懂,蒋东霆话里的意思是,大叔新购入的那块地,严重违背了上头关于这块地的规划方案,私自将绿化面积减少了百分之三十……

  可是,这怎么可能?

  且不说大叔是个很谨慎的人,他成立盛世已经这么多年,开发的楼盘几乎占据整个海洲的大半城市,关于楼盘开发方面,经验又岂止是一点点,所以他怎么会犯减少绿化面积的这种大错?

  关于商贸中心那块地,大叔虽然没对她说过什么,但是她也在报纸上和网络上看到了新闻说,大叔是高价买下的那块地。

  外界对于这件事的一致态度就是,他对商贸中心这块地势在必得,而且十分看重,否则不会即使明知高价,还一定要买下来。

  既然大叔很看重这块地,那就证明这块地有它的商业价值,或许是盛世下半年最重要的开发项目也说不定,可是现在这块地刚刚开工,就被上头给拦截了,而且短期内不能再开工,这对于大叔来说,是相当大的损失吧?

  纪念立刻拿出手机,想要打给大叔,可是还没调出电话号码,她的动作却已经停住。

  她刚刚,似乎忽略了一个关键。

  蒋东霆的话里说,规划局方面对这块地绿化面积的实际规划是百分之四十,既然如此,那么大叔怎么会无端端的只做百分之十的规划?

  除非,大叔根本就不知道,规划局方面对这块地的要求是百分之四十,这么想的话,规划局在其中就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只要规划局给大叔的规划方案是百分之十,那么大叔就必须按照百分之十来规划,虽然这种想法很吓人,等于是认为规划局在以权谋私,擅改了规划方案,但是,却不无可能啊!

  更何况,规划局的局长是谁?是顾局,色色的老公顾局啊!

  她那天和色色一起去包房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阻止游游再做错事,勾引顾局,那天,康乾和蒋东霆都在,他们如果没什么原因,怎么会突然去应酬顾局,和顾局交好,走得那么近?

  纪念总觉得,她其实很笨的,有很多事情,她宁愿想的单纯,但是这一刻,她却没办法这么自欺欺人,她脑子里,关于这件事,很容易就梳理出一个清晰的思路。

  她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眼睫像是扇子一样,黑色的睫毛将那双眼描绘的很美,很柔。

  她深深的看着蒋东霆,忽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