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只是,心疼你!(1/2)

加入书签

  207  只是,心疼你!    苏色开车载着纪念往商贸中心驶去,路上,纪念没有再给陆其修打电话,她试着给尹衍打了个电话,同样的正在通话中。

  她知道,此时此刻,无论是大叔还是尹特助,一定都忙的分身无暇,他们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苏色偏头看着打两次电话都没能接通,满脸担忧的纪念,忍不住安慰她,“念念,你别太担心,陆总或许正忙着,没听见而已……”

  纪念点点头,没说什么,两手却将手机握的很紧。

  苏色看着这样的纪念,也没再说些什么安慰的空话,只是加快车速,同时还尽量不忘将车开的稳一些,以免颠簸到纪念。

  很快,苏色载着纪念来到商贸中心旁的工地,听了蒋东霆那番话,纪念本以为工地上应该是一片空荡人去楼空的场景,却没想到竟是这么的‘热闹’!

  工地的大门口,停着两辆采访车,大门紧闭,约莫十几家媒体的记者正攒动着围在工地门口,举着麦和摄像机,三两一堆的说着什么,总之场面鼎沸的感觉像是要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样子。

  纪念的手覆在车扣手上,似乎是想开门下车的样子,苏色连忙出声阻止道,“念念,你千万别下车!”

  那些媒体记者们都是一群什么人,那是为了新闻可以‘奋不顾身’的,他们现在围在工地门口,完全是因为没能找到工地的负责人或者盛世的负责人,否则他们早就像嗅到鱼腥的猫一样扑上去了。

  “念念,他们一定是没机会采访到陆总才不走的,你要是下车,被他们知道你是陆太太,他们肯定会疯子一样的揪着你不放的,他们才不会管你有没有怀孕呢,在他们眼里,拿到新闻才是唯一重要的事!”

  纪念抿了抿唇,手缓缓的自扣手处离开,她知道,色色说得没错,以她现在这种情况,她不能冒险,若是让宝宝受到伤害,她会后悔死的。

  只是,不知道大叔现在在哪儿?是还在工地上,亦或是已经回盛世了呢?

  记者们围在工地不走,感觉上大叔好像是还在工地吧……

  她很想进工地去看看,可她是真的不曾想到,这件事竟然会闹这么大,惊动了这么多家媒体。

  不,或许把这么多家媒体招惹来,也是温颖思和蒋东霆的杰作吧,他们的目的就是想不遗余力的伤害大叔,让大叔连回击之力都没有!

  “要不然,我先送你回家吧,也许陆总已经回家了也说不定呢?毕竟记者们都来了,陆总肯定是要避开他们的,即使他回盛世记者们也可能追过去,最有可能是回家了……”

  苏色的话没说完,纪念手中的手机忽然乍响,几乎将她吓的激灵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大叔回过来的,自然是毫不迟疑的接通了。

  “念念,给我打电话了?”电话另一端,陆其修的声音似乎还一如既往般的平稳,甚至于声线都听不出半点起伏的端倪。

  “大叔!”纪念却不能像陆其修一样,藏住所有的心事,她叫出这声‘大叔’,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心里面都是为大叔的不值和委屈。

  “怎么了,嗯,念念?告诉大叔?”

  耳边就是大叔那为她担心的急迫语气,明明大叔这会儿正为工地的事情焦头烂额,却不让她听出半点,不想让她有一丁一点的担心。

  “工地出事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大叔……”纪念咬着唇瓣,隐忍着泛酸想落泪的眼睛,“我现在就在工地门口……”

  “念念!”陆其修的声音一瞬变了,微高了些,也严肃了些,“我在工地里面,你乖乖的待在原地,我立刻出来找你!”

  他以为念念还在苏色的画廊,如果没有人去告诉给念念,那么工地出事的事情念念暂时是不会知道的,所以他并没有刻意再去接念念,却没想到,还是有人迫不及待的将出事这件事告诉给念念知道……

  这个人,怕是除了蒋东霆之外,不会再有别人了,因为蒋东霆是真的,迫不及待想从他手上抢回念念!

  可是,他陆其修就算苟延残喘,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女人,更何况,现在一切都还未知,不是吗?

  “大叔,你别出来,记者们都还在门口围着呢,你一出来,他们不会让你轻易离开的!”纪念着急的说道,她觉得她的嗓子都有些干涸,“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色色的车上……”

  陆其修听纪念这么说,才稍微松了口气,“念念,把手机交给苏色,我跟她说两句话。”

  纪念答应着,将手机从耳侧拿下来,递给了苏色。

  苏色接过纪念的手机,接听起来,电话另一端缓缓传来陆其修低沉的声音,苏色听着,时而应一声。

  接完电话,苏色将手机还给纪念,对纪念说道,“念念,陆总说让我先送你回家,他很快就会回去的,让你不用担心他。”

  纪念的小脸上,染着惨白,神情忧伤,“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这么多记者,大叔要怎么摆脱他们呢?”

  苏色的手从方

  向盘上拿下来,轻拍了拍纪念的手背,然后握住她的手,“念念,这个你真的大可以放心,陆总和我哥,甚至和顾明恺一样,他们若是连摆脱记者都不会,根本不可能处在现在这种让人仰望的位置上。”

  纪念看着苏色,眨了眨眼眸,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

  苏色笑了笑,“相信我,我保证一会儿你看见的是毫发无伤的陆总!好了,我们快回去吧,我干女儿怕是要饿坏了吧!”

  苏色将纪念送回燕回公馆,一直小心的把她送进家门,庄阿姨刚好煮了午饭,想留苏色一起吃,苏色说还要回画廊,就没有留下吃,确保纪念无虞的回了家,就安心的走了。

  纪念感觉到了饥饿感,但那却是生理反应,她心里头一点胃口一点食欲都没有,满心都是对大叔放不下的担心。

  庄阿姨直劝着纪念要多吃点,纪念也不想肚子里的宝贝饿到,只好强忍着一口一口的吃着。

  吃到一半的时候,纪念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跑去将电视打开了,调了一圈台,终于找到了时事新闻,正报导着工地的事。

  这报导是现场发生后传回来的,纪念仔细的看着新闻,听到主持人说,不久前,此工地的开发商,盛世集团总裁的车刚刚离开,由于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所以现场记者采访不到有用的信息,只是初步听说,工地是由于规划绿化面积严重违规,而被迫停工的。

  末了,主持人还说了一句,“希望作为海洲市知名房地产公司的盛世集团以及它的负责人能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要为了利益,就埋没了良心,作为房地产商人,连良心都没有了,难道还能期待民众购买他的房子?”

  纪念听着主持人这番话,真的恨不能去跟这个主持人对峙,她什么都不清楚,根本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知道大叔是被诬陷的,冤枉的,就说大叔为了利益埋没良心,她凭什么啊?

  只是因为她是新闻主持人,就有随意说话的自由吗?难道她说出口的话,连是否属实都不用去确认吗?

  庄阿姨看太太吃着吃着饭,就忽然跑去看电视,而且从刚才回来开始,情绪就一直不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想去劝她回来吃饭,门就响了。

  这个时间,按理来说,先生在公司,是不会回来的啊,可是除了先生太太和她有面部识别功能,能打开房子的大门,也没有谁能随意进来了。

  庄阿姨立刻去给先生开门,刚走到门口,陆其修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

  纪念也听到门声响动,看到大叔走进来,刚刚从电视里看到新闻那种难受,滞闷,以及对大叔的担心之情交织在一起,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上眼眶,快步朝着门口的陆其修走过去。

  陆其修自然也是立刻大步迎上来,他担心念念走的太快,会不小心摔了,直到把纪念牢牢的护在怀中,才算是松了口气。

  纪念两只纤柔的手臂紧紧的抱着陆其修精实的腰身,即使陆其修整个人就站在她面前,甚至正将她抱在怀中,她也仿佛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她在陆其修的怀中蹭了蹭,小脸紧贴着陆其修的胸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