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还真是冤家路窄!(1/2)

加入书签

  209  还真是冤家路窄!    纪念给苏色打电话,跟她说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时,苏色正在画廊里忙着。

  听纪念说晚上跟哥哥一起吃饭,苏色自然高兴,因为哥哥虽然人在海洲,可和人不在海洲也没什么区别,她平素也根本见不到他的人。

  她心里想撮合哥哥和嫂子复合,他们两个本就都没忘情,只差个人推一把而已,而且现在爷爷跟哥哥拗着劲,只要哥哥和嫂子复婚,爷爷就会重新接纳哥哥,毕竟从小到大,爷爷最看重的都是哥哥嘛!

  可是哥哥和嫂子这两个人也不知道都在搞什么,她约嫂子,十次有九次都说忙,那一次赴约也坐不了多久就走了,而哥哥呢,她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人,完全不知道在忙什么?

  所以,对于这两个人,苏色就有种挥起拳头却拳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使不上力啊!

  她这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行为,可是偏偏对这事,她非常的执着,誓有不撞南墙不回头之势。

  纪念刚吃完午饭,苏色就过来了,打算晚上和陆总、纪念一起去饭店,省着被哥哥认为她又是居心不良。

  纪念心里还在担心商贸中心那块停工的地会给盛世带来多大的影响,虽然她从大叔那儿完全感受不到什么严重的气氛。

  刚好苏色过来,她们两个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聊天。

  庄阿姨切了水果,又端了牛奶和咖啡给纪念和苏色。

  听纪念说起,今天陆总是去找顾明恺走动关系了,苏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握上纪念的手,“念念,对不起……”

  “色色,你说什么对不起啊?”

  “我没想到,顾明恺竟然是这种人,竟然能为了利益轻易就被人收买,我本想昨晚问他的,可是他连家都没回,我给他办公室打电话,他的秘书永远都说他有事他在忙,我真的应该冲到他办公室跟他吵!”

  “不要,色色!”纪念皱着小脸,安抚苏色,“这件事,也算是顾局的公事,你什么都不清楚,别搅在其中了,这对顾局长,对你都不好的!”

  “可是,我虽然很怕陆总,他对我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但是工地出事这件事,我也是帮理不帮亲的,顾明恺怎么利用我们家往上爬,都可以,可是他不能昧着良心做犯法的事,如果他真的被抓进去了,我是不会救他的,我们苏家也不会帮他捞他出来的!”

  纪念看着有些说话状态很有些激动的色色,面色温柔,清浅的牵唇笑了笑,其实以色色和顾局夫妻的关系,色色对她和大叔应该是避之不及的,即使有苏先生在的缘故,色色更在意的,也应该是她的丈夫,而不是哥哥的朋友。

  色色这算是傻吧,是真的挺傻的,全心全意的对待朋友,纪念心里忍不住觉得,色色的婚姻不应该是这样一塌糊涂的,她应该找到一个对她好,真心爱她的男人,而不是让她在婚姻里跌跌撞撞,感觉不到任何的甜蜜和幸福。

  或许是因为一直聊顾明恺和商贸中心地皮的话题太过沉重,纪念和苏色没再聊下去了,两个人窝在一起,一边吃着水果喝着下午茶,一起用家庭影院看了部电影。

  本来打着轻松爱情喜剧噱头的电影,看到后来,两个女孩子感动的抱在一起哭个没完,让庄阿姨很是无奈。

  陆其修回到家,想要接纪念一起去饭店,看到苏色也在,只淡淡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苏色也无所谓,反正陆总对她一贯是不冷不热不惯毛病的,而且自从她认识念念之后,也是经常会觉得,怕是只有念念这种温柔性子的女人才适合陆总吧,搁别的性子的女人在陆总身边,两个人的日子肯定过不下去的。

  陆其修一边脱掉身上的外套,递给庄阿姨挂起来,一边走向沙发,一看到纪念的脸,原本温和的表情顿时冷了几许,在沙发前微微俯身,大手覆在纪念的脸颊上,看着她因为哭过,而略微红肿的眼睛,“念念,哭过?”

  纪念抬手揉了揉眼睛,“哦,没事!”

  “告诉大叔,因为什么事哭了?”陆其修很担心念念是不是又听谁,比如蒋东霆之流说了什么,才会哭了,她现在怀孕月份越来越大,心情很重要,总是有事放在心里,又经常被惹哭,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纪念看出大叔应该是把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