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还没闹够吗?适可而止吧!(1/2)

加入书签

  210  还没闹够吗?适可而止吧!    包房里,蒋东霆和康乾都在,顾明恺坐在主位上,看这餐桌排位,温颖思他们三人应该是特意设宴感谢顾局的倾力协助。

  其实,苏色不是毫无情商和智商的傻瓜,虽然这么些年,她一直跟顾明恺玩着猫和老鼠的游戏,她也从未在顾明恺这只狡诈的老鼠手中捉歼在床过半次,但是那些个和顾明恺有过暧昧的女人,她哪个没教训过,没整治过,那些女人都是什么质素的,这个老女人又是什么质素的?

  她的确是不知道顾明恺到底是不是饥不择食的男人,但是她很肯定的是,顾明恺是吞不下这个老女人的。

  她之所以甩她巴掌,又扯着她的头发冲进包房质问顾明恺,无非是给教训这老女人找个充分的借口而已,没办法,谁让顾明恺刚好坐在包房里呢!

  她苏色,老实说,没什么太值得人夸口称赞的优点,但是有一点,她特别的仗义啊!

  她在意的朋友,好姐妹,谁也别想欺负,尤其还是像这老女人这么嚣张,当着她的面欺负她干女儿的妈咪,真的是,不知道她苏色从来不惯毛病的嘛!

  这老女人,虽然口口声声在讥讽陆总,但是居然用‘小践人’来形容念念,她要是不帮念念出出气,可真是衬不上跟念念的交情了。

  念念性子就是柔柔软软的,遇上这种事肯定就是忍气吞声了,但是她可不能忍,非得讨回来不可!

  苏色对顾明恺吼完,又用力的扯着温颖思的头发,温颖思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但或许一向自视甚高,嚣张惯了,怎么也没想到,她也会有这么一天,被人揪着头发不说,还当众,尤其这众还是她的前夫,被打了耳光!

  苏色那一巴掌,虽然很响,不过倒也不是太重,毕竟苏色是女人,力道来的不至于像男人一样大。

  但温颖思好像还是有些被打的呆掉了,傻掉了一样,或许是被扯着头皮,扯傻掉了,一时半会儿除了尖叫和挣扎,也忘记了别的反应,譬如求救……

  当然,温颖思傻掉了,蒋东霆和康乾也呆住了那么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们看向顾明恺,发现顾明恺正以一种极为从容的姿态,坐在那儿,双眸中没有半分恼怒,只是淡淡的看着施暴的顾太太,甚至,并没有想插手的意思。

  康乾和蒋东霆虽然都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是不管怎么说,温颖思也还算他们的合伙人,他们总不好袖手旁观的。

  康乾看着这颇凌乱的一幕,心里可满是疑惑啊,上一次,这位顾太太也是闯入闹事时,顾局可不是这种反应,他为了保周游那个小践人,甚至不惜跟顾太太撕破脸,还喊着要离婚呢!

  那是他们第一次把周游带去跟顾局见面,说白了,之前也是没什么交情的,顾局都那种反应,可是到了温颖思这儿,怎么差别这么大?难道真的是顾局对周游那小践人比较在意?

  这顾明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们怎么就谁都看不透呢?

  不过,看情况,顾局没想插手,他们也不能再继续看着温颖思被收拾了,康乾给了蒋东霆一个眼神,蒋东霆对顾明恺开口劝慰,康乾则起身,要过去拉住顾太太。

  顾明恺这才淡淡的点点头,开了口,嗓音里有几分闲闲的凉意,“苏色,还没闹够吗?适可而止吧!”

  苏色冷哼了一声,一把松开温颖思的头发,推了她一把,温颖思惯性的踉跄了几步,扶着康乾才站稳脚步。

  她从一头乱发中抬起头,脸已经涨的通红,她这辈子,习惯了活的高人一等,从没被人如此对待过,这让她简直没法忍受。

  她的眼角余光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人,陆其修将纪念那个践人护在怀中,好像怕那践人会被伤到似的,哈,她才是那个被打的人,不是吗?

  温颖思心底的气,已经像是火山岩喷发一样,汹涌着,可是,毕竟眼前的场合,她没得发泄,而且那个打了她的女人,是顾明恺的妻子,她动不得,至少眼下是动不得的!

  苏色偏过脸,眼神轻蔑的看着被康乾扶住的温颖思,讥讽的牵了牵唇角,“老女人,你都这把年纪了,还出来做勾引人家老公的事,不觉得丢你这张老脸嘛!”

  温颖思刚憋下去的怨气,又有重新涌上来的趋势,她的手紧攥成拳头,却也只能忍……

  讥讽完温颖思,苏色将视线转回顾明恺身上,“顾明恺,玩够了,今晚希望你能回家,我有事要跟你谈!”

  苏色说完,转身就走,没有再理会包房里的人,她走到门口,对着陆其修和纪念说道,“我们走吧,哥哥肯定等急了……”

  纪念还有点沉浸在刚刚色色扯着温颖思头发收拾的画面中,没脱离出来,被陆其修牵着往包房走去,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呆呆的。

  在包房门口,纪念停住脚步,转头看身旁的苏色,“色色,你刚刚,真的看见顾局和温颖思有什么亲密行为了吗?”

  纪念就没想明白,是温颖思开门从包房里走出来,他们才看见顾局在包房里的,所以说起来,就算温颖思和顾局

  在包房里做了什么,他们也没能看到啊,色色怎么就那么笃定的教训了温颖思呢?

  “没有啊!”苏色耸着肩膀,坦然说道。

  “那你怎么还那么误会顾局?”

  苏色无奈的叹息,抬眸看了陆总一眼,忍不住摇头笑着道,“念念,你也太单纯了,还看不出,我是故意收拾她的嘛,谁让她那么对你!”

  “色色……”纪念也是这才反应过来的,轻声唤着苏色。

  “好了,进去吧,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我都饿了,今晚要多吃点补回来才是!”

  陆其修他们三个人到齐后,四个人开了席,苏译尧自然奇怪的问他们,已经到了楼下,怎么还耽搁那么长时间才进来。

  苏色教训了温颖思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了,她虽然一直老女人的叫着那个嚣张的女人,可也是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就是陆总的前妻。

  苏色对陆总说是不了解,其实是不敢了解太多,也只是稍微知道陆总的家在香港,和家人感情不怎么样而已,但是她可是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陆总还结过婚,甚至还有个这么恶劣的前妻。

  想一想刚刚那个女人对陆总说的那番话,苏色都忍不住啧啧唏嘘,那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啊,还真是病的不轻……

  苏译尧听说,自己的妹妹把其修的前妻给收拾了,隐在银框眼镜后的双眸中闪出了笑意。

  包房里的气氛很好,陆其修不断的给纪念夹菜,苏译尧偶尔也会给妹妹夹夹菜,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纪念以为大叔会和苏先生多少谈点工地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人却好像约好了似的,彼此一个字都没提过。

  大概快吃完时,苏译尧说出去抽根烟,陆其修随后起身去洗手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包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