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我是希望你把纪念肚子里的孩子弄没,可是你舍得吗?(1/2)

加入书签

  211  我是希望你把纪念肚子里的孩子弄没,可是你舍得吗?    路上,纪念给苏色打了电话,告诉苏色她不过去画廊了。

  和苏色通完电话,纪念就一直心事沉沉的,脸色也不太好。

  庄阿姨没听到纪念和沈万鹏聊了什么,但是看太太原本要去苏小姐的画廊,突然就改去先生公司,脸色又有些泛白,猜测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可她能做的,也只是在旁边安慰而已。

  虞姐将车停在盛世门口,纪念下了车,站在盛世大楼门前,蓦地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是物是人非?或者是她有段时间没来过的原因吧!

  纪念走进大楼,一楼正厅有往来的盛世员工,各部门的,大家都疾步匆匆,但是那种士气低落的感觉,却是不自觉的散发出来的,让纪念无法感受不到。

  因为大叔一贯从容淡定,冷静自持,所以即使公司面临再大的困境,只要大叔不想让她察觉到,她就一定感受不出,但是当她身临盛世时,那种恐慌和不安的感觉,就徐徐的从她的心底蔓延开来,在周身流窜着……

  当然,就像老板刚刚对她说的那句话,他对盛世是有足够信心的,其实她对盛世也有足够的信心,只是不知道,眼前这番困境,何时才能度过?

  纪念走到前台,还不等开口,前台的女职员已经认出了纪念。

  虽然陆其修和纪念从来没正式的在盛世范围内公开关系,但是如盛世这种大集团,最不缺的就是传八卦的实力,还有一群比八卦记者实力更雄厚眼神更尖锐的员工。

  所以从wp并入盛世开始,纪念未来总裁太太的传闻就没断过,加上后来纪念请了长假,公司里好像有人看见过纪念在医院妇产科出入,于是纪念怀孕的传闻也就遮掩不住的传开了。

  自然而然,纪念休长假的原因是在养胎,大家都明白,陆总未来的宝宝,那是能怠慢的吗?

  “太太,来找陆总吗?”前台女职员如是问道。

  纪念略有些尴尬,毕竟她还不是大叔法律承认的妻子,就这么直接被盛世的员工称呼太太,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此刻的她也没什么心情再去纠结一个称呼的问题了。

  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陆总今天没外出,在办公室,我这就打给总裁室,告诉尹特助。”

  纪念摇摇头,“没关系,我自己上去就好!”

  纪念不想麻烦尹特助特意在电梯门口等她,所以想自己上去,但是纪念前脚往电梯走去,后脚女职员还是打给尹衍通报了。

  尹衍接到楼下前台电话说太太过来了,立刻有些说不上来的紧张,因为,纪小姐突然来盛世,肯定是有事的,而是什么事,他也大概是知道的。

  最近盛世的困境,陆总不准他透露给纪小姐知道,所以纪小姐给他打过两三次电话,他都是敷衍着过去了,也是知道纪小姐怀着身孕,陆总是不想他担心而已。

  可是这事先也没知会一声,就突然过来了,看样子,是知道了。

  说到底,盛世这么大的集团,有什么事都完完全全的封锁住呢?就算陆总刻意不告诉纪小姐,纪小姐又不是没在盛世待过,她大可以从别人的口中得知,陆总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集体对纪小姐闭嘴……

  尹衍接完电话,就立刻起身,快步往电梯走去。

  纪念从电梯里出来,还是看到了等在电梯门口的尹特助,纪念对尹衍微微牵唇笑了笑,只是打招呼般的浅笑,也是涩涩的。

  “纪小姐,陆总还在开会,你先在他办公室里坐坐,我去通报他。”尹衍陪着纪念往总裁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尹特助,不用打扰他,我等着就好!”纪念没让尹衍去会议室通报陆其修,她不想打扰他开会。

  一路上,纪念也没再开口问盛世目前陷入困境的事,她知道尹衍是为大叔做事的,这些事尹衍不肯告诉她,肯定是大叔授意的,否则他不会故意不告诉她,所以她再追问,也是在为难尹衍。

  经过会议室门口,纪念略微停住了脚步,看到透明玻璃门里,坐在会议桌主位上的大叔,他还是那般从容沉稳的样子,脸上的神色沉然,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和心事。

  纪念不知道此时此刻,大叔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但是她知道一定不会轻的,但是盛世还有这么多人,即使再重的担子,大叔也一定要扛下去的,他不能对盛世底下的所有人没有交代。

  所以,再难,大叔的脸上也不能显露出半点的焦虑不安,只因为,他是盛世的领头人,如果连他都没有信心撑下去了,还能奢求什么?

  纪念站在门口,看着会议室门口,心口酸酸涩涩的,好像还被搅着的难受。

  会议室里的陆其修正说着什么,忽然视线一转,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纪念,眼神微微一变,很快就结束了正说的话题,对在座的人说了一声休息一下,起身,走出会议室。

  推门出来,陆其修站在纪念的面前,嗓音温润,“怎么忽然想着过来了?”

  纪念张张

  嘴,想说什么,又觉得嗓子好像被堵了一样,说不出来,眼睛也有些微的发酸。

  陆其修仿佛看出纪念要说什么,温柔的勾着唇角,干燥的手掌心牵起她垂在身侧的小手,“走吧,我们去办公室!”

  纪念被陆其修牵着走进了办公室,陆其修将纪念轻轻按坐在沙发上,俯身,好看的脸庞和纪念布满愁容的小脸几乎紧贴着。

  “怎么了,念念,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纪念微仰着小脸,眨了眨泛有忧色的眼眸,缓缓开了口,“大叔,我听说,因为商贸中心那块地停工的原因,盛世在售的楼盘都受到了影响……”

  陆其修倒是没有再刻意的瞒着纪念,微微点点头,“确有此事!”

  到底是从大叔的口中确定了这件事,纪念一下子更是慌了,小手着急的握住陆其修的大手,语气里似乎都带了些许的哭腔,“那该怎么办?要怎么解决啊?”

  或许是从一开始,纪念甚至所有人都把盛世想象的很强大,所以这困境来的这样快,快到让她无措……

  陆其修还是那般从容的神情,唇角带着淡笑,“念念,还记不记得我之前问过你什么,你又回答过我什么?”

  纪念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问过你,相不相信我?你说相信,还记得吗?”

  记得的,这种承诺她这么可能忘记呢?

  纪念点点头,幽幽叹息着,“我记得,大叔,我相信你,可是……”

  陆其修在纪念的额头上轻吻了吻,“念念,你只要相信大叔就好,相信这次盛世的困境并没有多艰难,大叔很快就能处理好,嗯?”

  纪念忽闪着莹润黝黑的双眸,“好,那我能做什么……”

  陆其修抱了抱纪念,“你只要乖乖的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