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念念,别想着离开!(1/2)

加入书签

  213  念念,别想着离开!    蒋东霆拿走了纪念的手机,直接关了机。

  纪念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蒋东霆的行为,拒绝再跟他说话,反正说也说不明白。

  “你的房间在楼上,上楼梯第二间卧室,累了就去睡一会儿,我就在书房,有事叫我!”蒋东霆说完,抬步向书房走去。

  直到蒋东霆的身影隐没在书房门口,纪念的心才稍微松了些。

  她的确有些累了,从被蒋东霆绑来这儿,一路上,她的心都紧绷着,不敢放松,就怕蒋东霆会对宝宝做些什么,所以这会儿松懈下来,自然感觉到倦意。

  纪念是真的不知道,蒋东霆把她绑来这幢别墅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还真的能关她一辈子吗?

  根本不可能,只要她有离开的机会,当然就会离开,因为这里就算装修的再像她曾经的梦想之家,也不是她的家,她的家,是有她和大叔在的家!

  纪念幽幽的叹息一声,她就这么被蒋东霆劫走,庄阿姨和虞姐找不到她,一定急坏了吧,可是她现在没有能够跟外界联系上的通讯工具,也不知道怎么找她们,还有苏先生和琅姐,她都没办法联系上她们……

  算了,或许她除了能等机会拿回手机联系他们,就是等待他们发现她被绑走,找到这里救她了!

  纪念这样想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的扶着楼梯扶手,上了楼梯。

  找到了蒋东霆说的那上楼梯第二间卧室,纪念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布置的果真和她当时脑袋里天马行空的想法几乎一样,粉色的墙纸,像城堡里公主睡的那样的圆床,还有粉色的纱幔,同色系的床铺,这样的装修使得整个房间都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如果是曾经,这样的房间摆在面前,纪念可能会很感动,感动蒋东霆对她的心意,只可惜,现如今,再看到这些,只剩下麻木。

  纪念走到床前,撩开纱幔,轻轻的躺在床上,房间里的温度适宜,并不会冷,所以纪念并没有盖被子。

  是真的又累又困,纪念闭上了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只不过,睡的并不踏实,或许这里不是她的家的缘故,总之纪念一直在做噩梦。

  梦里,她梦见盛世真的易主了,大叔变的一无所有了,然后蒋东霆和温颖思站在大叔的面前嚣张的笑着,而她,明明就站在大叔的身旁,想要伸手触碰一下大叔,安慰他一下,伸出手去,却什么都摸不到……

  “啊……”纪念惊叫了一下,猛的睁开眼睛,惊醒过来。

  刚刚从噩梦中走出来,纪念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脸上的神情也有些僵滞。

  “念念,做噩梦了?”

  直到,蒋东霆那听起来很是温柔的声音传来,纪念才仿若反应过来,转头看去,看到坐在床边的蒋东霆,脸上下意识的就表现出抗拒的神情。

  她记得,她有锁上门,所以,在这别墅里,她是别想自己一个人待着了。

  纪念没心情跟蒋东霆争执他怎么会在这房间里的问题,争执也是白费力气。

  索性,纪念撑着床,微微起身扯过被子,直接将自己覆在被子里,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这样,总可以当蒋东霆不存在了吧!

  蒋东霆看着纪念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的行为,有种她在跟他闹小情绪的感觉,他轻笑了两声,试图去拉开被子。

  “念念,这样还能喘过气来吗?”

  “与你无关!”

  蒋东霆也不强迫纪念,又温柔道,“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没有!”

  “你不吃东西,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也要吃东西,嗯?”

  被子里的纪念很想冷笑,蒋东霆倒是好心关心上她的孩子了,难道他不是最想她的孩子没了的那个人吗?

  于是,纪念还是不回应。

  蒋东霆等了等,才道,“我先出去了,你乖乖的在别墅里待着,念念,别想着离开,你出不去的!”

  然后,纪念听到了脚步声和一声门响,房间里安静下来了,纪念才掀开被子出来透气。

  她瞪着头顶的天花板,有些失神,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呢?

  她知道,蒋东霆是什么人,他既然说了她出不去,那么他应该是把别墅的门都上了锁的,她也就没有必要白费力气,当然如果她现在肚子里没有宝宝,可能还可以尝试着从二楼的露台跳出去,只可惜,她不能拿宝宝的生命开玩笑……

  蒋东霆是在做一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而她,却只能受制于他!

  与此同时,叶琅局里的同事已经查出了那辆小货车的信息,只可惜那辆车登记的事公司的车,属于乾坤置业的。

  从车子的相关信息里,什么都查不到,这等于,可以找到纪念的线索断掉了。

  “最有可能绑走纪念的只有三个人,其修的前妻、纪念的前男友,还是那个乾坤置业的老总康乾,但是相对排除一下,康乾是最没有必要绑走纪念

  的,所以我们可以把主要的范围划定在纪念的前男友蒋东霆和其修前妻温颖思身上!”

  叶琅分析的说道,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当然,也不能排除是他们三个人合伙绑走的纪念。”

  叶琅拜托了两个局里的同事过来帮忙,因为平时跟叶琅关系很好,所以叶琅一遇到事情,他们自然是很乐意帮忙的。

  苏译尧就站在一旁,两手抄在裤袋中,听着叶琅那些分析,他怎么会忘记,他的前妻,思维一向清晰,对任何事都很清醒,好像就没有过混混沌沌的时候,哪怕他们离婚这件事!

  所以说,其实碰上这样一个女人,他还真是不太幸运!

  庄阿姨和虞姐也都在一旁,太太找不到,她们两个怎么可能放下心来,若是早知道只是从画廊门口到她们停车位置那么两分钟的路程也能出事,她们两个是绝对不会在车里等着太太的,肯定是要跟在太太身边,寸步不离的。

  同时,庄阿姨更忧愁的还是太太被人绑走了,这件事该怎么跟先生交代,先生现在应该还没下飞机,可是下了飞机,肯定就会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询问太太情况的……

  “放心,太太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虞姐看庄阿姨那么紧张担心的样子,虽然自己也是担心,却还是出声安抚了两句。

  “哎……”庄阿姨叹息一声,点点头。

  想一想,平时这个时间,她应该都在厨房里给太太熬汤喝了,一想起这会儿太太不知道是不是被关在哪儿,别说喝补汤了,可能连饭都吃不上,庄阿姨这心,堵的难受。

  按照苏译尧知道的事情始末,叶琅分析认为,不管是温颖思还是蒋东霆绑走了纪念,他们都可能是为了要挟陆其修的,所以暂时看来,纪念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受什么伤,毕竟纪念还带着五个多月的身孕。

  看时间也不早了,叶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