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哪怕陆其修成了穷光蛋,我依旧会和他在一起!(1/2)

加入书签

  212  哪怕陆其修成了穷光蛋,我依旧会和他在一起!    纪念看着手机上的来电,却并不想接通。

  她和蒋东霆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就像她那天对他说过的一样,她现在很恨他,恨到连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如果不是蒋东霆和温颖思,商贸中心那块地不会出问题,盛世也不会陷入困境,大叔更不会为了公司日日奔波,这些都是他们两个的自私造成的。

  她不欠蒋东霆什么,大叔也不欠温颖思什么,但是他们两个却仿佛全世界都欠了他们一样,做尽了坏事,贪婪的不断索取……

  从小纪妈就教给纪念,人这一辈子,不图什么大富大贵,关键做的事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如果昧着良心做事,老天爷都在看着,一定会有报应的。

  纪念不知道蒋东霆和温颖思的报应什么时候来,她只知道,老天爷看着的,不会把他们落下的。

  “太太,不接电话吗?”庄阿姨看纪念的电话一直在响,遂问道。

  纪念微微叹息一声,“不接了,陌生号码,也不知道是谁……”

  纪念才说完,电话也自动挂断了,纪念看着手机上立刻显现的一个未接来电,抿了抿唇。

  正要收起手机,才发现短信箱里有一条短信,是大叔发的,看看发信时间,应该是她还没醒来时就发了。

  点进去,看了短信,纪念的心尖划过一抹暖意,手指认真的打下一行字,回复了过去。

  她知道大叔这会儿应该已经在飞机上,看不到短信,但无所谓,反正大叔下飞机后也会看到的,她要告诉他,他的在意她都感受到,他的叮嘱,她一定会做到的。

  虞姐很快就开车把纪念送到了苏色的画廊去,纪念走进去才看到,叶小姐竟然在。

  和叶琅打过招呼,苏色招呼两个人去坐,苏色在画廊的内室的露台上摆了个小桌和几张沙发椅,说是叶琅或者纪念来找她时,一起喝下午茶小憩的地方。

  纪念才几天没来画廊,就发现苏色已经把画廊的内室收拾整理的和家里的房间一样了,甚至连咖啡机都有。

  苏色本就是很会享受的,自己煮了两杯咖啡,又加热了一杯牛奶,兑了些草莓汁,端到桌子上,三个人一起坐着聊了起来。

  聊的正酣畅,苏色忽然想起他们四人一起吃饭那晚,哥哥送她回家时说的话,就对纪念说道,“念念,那天我哥从我这儿要走了你的手机号码,还告诉我,陆总不在,如果你有什么事就找他,或者找我,你等下把我哥的手机号码记一下啊!”

  纪念点点头,大叔走之前,也说过拜托苏先生照看她的。

  叶琅听了苏色的话,有些好奇的问道,“其修去哪里了?纪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或许是出于做警察的敏锐,听苏色这么说,再加上对陆其修的了解,叶琅自然能嗅出些什么。

  她和其修也相识多年了,都是朋友,她当然多少了解其修的为人,那么谨慎、沉稳的人,外出一定会把未婚妻照顾的妥妥帖帖,如果不是有什么事,怎么会让苏译尧接手照顾?

  苏色对叶琅这个嫂子从来都是知无不言的,听嫂子问起,当然就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虽然她了解的也不算全面,但是那天听哥哥提了两句,才知道,陆总是怕他的前妻和念念的前男友骚扰念念,而她也才知道,原来她那天打的那个女人和念念的前男友正狼狈为歼在破坏陆总的事业。

  商贸中心工地出事那天,她送念念去工地之前,念念的前男友来找过念念,她也见到了,她打陆总前妻那天,念念那个前男友也坐在包房里,就在顾明恺的左手边,只不过她那天的注意力都在教训那个嚣张女人身上,没注意,后来听哥哥说陆总前妻和念念前男友合伙这件事时,她才回过味来……

  叶琅越听着,眉心蹙了起来,苏色看着嫂子的反应,忍不住继续嘟囔着,“嫂子,你见没见过陆总的那个前妻,真的是要多讨厌有多讨厌,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像她那么膈应人的女人,那天我借着捉顾明恺的歼打了那女人,真的是好爽啊!”

  叶琅并没有见过陆其修的前妻,但是她知道这么个女人的存在,也知道其修很早就已经离婚了,她知道的原因是夫妻感情不和。

  说起来,夫妻感情不和倒真的是个很好的借口,就像她和苏译尧,说起来,离婚的缘由也是这样。

  她是没有那么闲去编排她的前夫怎么怎么样,但是比起对感情的认真态度,其修这个老朋友比她的前夫,可是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况且,其修这么多年一直自己一个人,也是这么多年才找了纪念这么个女孩子,看起来就是性格很好的样子,让人没办法讨厌。

  叶琅探手过去,拍了拍纪念的手背,“把我的电话也记下来,如果遇到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也可以,其修是我的老朋友了,他这会儿不在海洲,照看不到你,我来照看你!”

  纪念听叶琅这么说,很难不感动,毕竟她和叶琅并没有多熟,算上这次才算是更了解了一些。

  听

  嫂子说也要照看纪念,苏色可高兴了,急忙对纪念说道,“念念,我嫂子轻易可是不罩人的,她罩着的人,谁也别想动,不像我打人,只会甩巴掌和扯头发,我嫂子散打可是得过奖呢,而且她跆拳道也是黑带级别的哦,你别看她这么瘦,她打起人来可不是盖的!”

  “苏色,从哪儿学的这一套,还罩人,你以为你是混黑道的?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已经不是你嫂子,叫我琅姐!”

  苏色听了叶琅的话,嘟了嘟嘴,纪念看着两人相处的方式,轻轻的牵了牵唇角。

  不过,她倒是真的没想到,原来叶琅这么厉害,当然,她知道她现在在刑侦大队工作,作为警察,肯定是会一些功夫的,却没料到竟然这么厉害,还真是像色色说的,看着叶琅这么高挑纤瘦,真的看不出她散打和跆拳道都很厉害!

  叶琅说完苏色,转过头看着纪念,“别被小色的话吓到,我没她说的那么邪乎,但是如果真有人骚扰你或者欺负你,就告诉我,嗯?”

  “好,谢谢你,叶琅姐!”

  一直大概坐到下午四点多,纪念打算回去了,叶琅也还要回局里一趟,就和纪念一起离开了苏色的画廊。

  庄阿姨和虞姐在车上等着纪念,车子就停在苏色画廊的拐角处,纪念走出画廊,拐弯走不到两分钟就能到停车的地方,而叶琅出门和纪念告别后,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只是,纪念还不等拐弯,突然驶来一辆白色小货车,几乎是贴着她的身侧刹车停下,车门打开,蒋东霆从车上下来,一把扯住纪念,就想把她拉上车。

  纪念愣了一下,下意识就是抗拒和挣扎,只是她不敢太用力的挣扎,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于是,她只好大声呼救,想着叶琅姐应该还没走远,也许会听到她的呼救。

  蒋东霆在纪念叫出第一声“救命”之后,就堵住了她的嘴,手臂用力横在她的腰上,扣着她将她拖上了车,然后猛的将车门拉上,吩咐前面开车的司机开车离开。

  叶琅的确没走远,也的确听到了类似呼救的声音,只是她转过头,却只看到一辆白色小货车正关上门,要开走。

  叶琅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是小色的画廊门前,无端端怎么会停这种货车?而且以纪念怀着五个多月身孕的步速行走,怎么会这么快就走的不见踪影?

  难道说,那辆小货车上的人绑走了纪念?

  想到这儿,叶琅立刻反身追了上去,她的车停在路对面,取车来追肯定来不及了,但是她也知道,徒步追车也是很不理智的一件事。

  叶琅刚跑到几乎触手可及到货车车身的程度,货车已经留下一团尾气,开走了,眼看着这个路段这会儿根本没有出租车可以打,叶琅只能记下了车牌号,然后打给局里的同事,帮她去查这部车的资料。

  给局里打完电话,叶琅又给苏译尧打了电话过去。

  自己前妻的号码,苏译尧怎么会忘记,那是即使失忆,可能脑袋里也会留下痕迹的一组数字,只是,叶琅怎么会贸然给他打电话?她回来这么久,不是一直避他唯恐不及?

  苏译尧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有片刻的怔忡,却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