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陆总还能得意多久?(1/2)

加入书签

  214  陆总还能得意多久?    一整夜,纪念睡的都不踏实。

  她一是怕蒋东霆会悄无声息的进来房间,二是对这别墅这个房间有点认生,总之,睡的很累。

  早上,天刚刚亮,纪念就醒了。

  她站在房间的窗前,窗子自然是拉不开的,不过从窗子看出去,外面雾气蒙蒙的,似乎有些阴天。

  不知道会不会下雪?海洲冬天雪一向很少,但是一个冬天下来,也会下上几场雪的,但是今年,第一场雪都还没来。

  纪念微微叹息了一声,转身又回到床上窝着,心情很差。

  她像是被同外界隔离了,也不知道庄阿姨和虞姐她们是不是已经报了警,大叔是不是也已经知道她不见了的消息?

  其实她真的是不想大叔在国外还为她的事挂心的,可是想必庄阿姨和虞姐没有主心骨,肯定会告诉给大叔知道的……

  想一想,大叔为了盛世和那块地的事,在外面努力争取,又要因为她的事担心在意,纪念心头就酸酸的,充斥着心疼。

  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纪念蹙起眉头,看向门口处。

  她知道,这别墅里除了她和蒋东霆,并没有第三个人在,所以这个在门外敲门的人不是蒋东霆,还能是谁!

  纪念又默默的转回脸,打算不予理会。

  可是,蒋东霆似乎很执着,还在继续的敲着,而且温柔的唤道,“念念,开门!”

  蒋东霆大概敲了有五分钟的样子,还没放弃,纪念只能很是无语的下床去给他开门。

  “蒋东霆,你到底要玩什么?何必敲门,这房门你进不来吗?”纪念绷着小脸,冷冷的斥道。

  蒋东霆不以为杵,温和的笑着,“来,下楼吃早饭!”

  “不吃,我没胃口!”

  蒋东霆的视线落在纪念凸起的肚子上,“念念,我们的孩子肯定饿了,别这么任性,嗯?”

  我们的孩子……

  听蒋东霆用这样的前缀形容她肚子里的宝宝,纪念就有种不小心吞了虫子的感觉,恶心的要命,又吐不出来!

  她真的是无力说什么了,深吸了一口气,未免蒋东霆再继续在她耳边骚扰,她决定还是去吃早餐。

  她虽然是真的没胃口,但是蒋东霆话也没说错,宝宝的确会饿的。

  来到楼下餐厅,纪念看到桌子上摆了整整齐齐的一碗粥,一个煎蛋,一盘清拌小菜,还有一张素饼。

  纪念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开始吃早餐。

  蒋东霆并不吃,却坐在了纪念身旁的位置上,温柔的眉眼看着纪念,问道,“念念,味道怎么样?我的水平还欠缺,不过没关系,我努力练,很快就让你吃到更可口的饭菜!”

  顿了顿,蒋东霆探身,靠近了纪念一些,又问,“念念,以后,我每天都煮饭给你吃,好不好?”

  纪念没有回应蒋东霆的话,心里却有些涩然,也觉得有些可笑。

  她和蒋东霆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为了工作,为了事业,经常的忽略她,甚至忘记她的存在。

  几次她遇到危险,在她身边或者第一时间救她于水火的人,都不是他这个正牌男友。

  她对男朋友的要求从来也不高,她并不需要男朋友做得多好,还要会一手好厨艺,每天给她煮饭做菜吃等等。

  她的厨艺虽然不好,但是拿手菜也是有几个的,她向往的不过是两个人在一起,各自有自己的工作,一天的工作结束,两个人在一起,她煮饭,他陪着,然后他们坐在餐桌前吃饭,即使她煮的菜味道很一般,但是他也会很给面子的都吃光!

  给心爱的人煮饭做菜,那是一份心意,就算她每天的工作再累,也心甘情愿。

  可是那时候,她和蒋东霆之间,他下班后的时间都给了加班,偶尔不加班,只是偶尔,会带着她一起出去吃,但即使是这样,她也没什么好不满意的。

  是真的,她并不是个愿意责备男朋友,让他在工作和女朋友之间选择哪个重要的无聊女人。

  可是,她已经这么豁达了,不是吗?

  为什么他还是会出轨,还是会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也许,在她和蒋东霆还没有分手时,她就已经对大叔动了心,她是有错的,可是说她是错,又何尝不是因为,在那些个蒋东霆追求事业高升的时间里,是大叔在她身边,填补了她的寂寞,那样一个迷人,又深情的男人,她也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现如今,她和大叔很好很好,只差一纸婚书,而她和蒋东霆,早已经形同陌路,他却又在此时,不再追求事业的步步高升,而是花费时间来提高自己的厨艺,甚至还要每天煮饭给她吃,不可笑吗?

  纪念觉得,她应该开口嘲笑蒋东霆一番的,或者斥责他有什么资格这类话,可是到底她还是懒得再对他浪费口舌,没有吱声。

  纪念安静的舀着粥,送入口中咽下,忽然想起了大叔在厨房里,给她做

  饭的场景,大叔的手艺,堪比五星级大厨一样,煮的菜那么好吃,好吃到让她想咬掉舌头。

  是以,纪念就一边在脑海里想象着那个之前的画面,一边喝着粥,胃口,竟然不自觉的好了起来!

  吃过早饭,纪念正想回去房间闷着,蒋东霆忽然拉住了纪念的手臂,纪念挣了挣,没挣开,也不固执,就任蒋东霆拉扯着自己。

  “念念,我们聊聊天?”

  “我们,还有什么好聊的?”纪念轻声反问,眸底眼神冷淡。

  蒋东霆似乎也是在反复的告诉自己,他现在需要的是重新赢回念念的心,所以他不能对她太强势,也不能对她太狠,他只能对她温柔以待。

  当初,陆其修是怎么俘获念念的心,他一样能够再把念念的心抢回来!

  “那好,你不想聊,我们就不聊,现在外面有点阴天,等下午的时候,要是放晴了,我带你出去走走,如何?”

  纪念愣了一下,立刻反问,“你肯让我出去?”

  蒋东霆勾起唇角笑了笑,“念念,我不可能关着你一辈子的,就算要关,我想关的也是你的心,不过现在,我只会带你在周围转一转,这附近有一处公园,景色还不错。”

  虽然是有条件的,不过无所谓,她现在触碰不到任何的通讯设备,所以只要能出去,能到有人的地方就好,最起码,她可以呼救了!

  “好,只要能出去走走也好!”纪念怕蒋东霆认为她有别的心思,改变带她出去的想法,又加了一句,“医生说,我现在每天最好适当的走走,总是躺着和坐着并不好。”

  蒋东霆点点头,抬手,落在纪念的头上,掌心轻轻的从纪念的头顶滑下到发尾。

  纪念的一头乌黑秀发,也是他的最爱,他的念念从来不会染烫头发,只是最原始的黑发,素淡,却极美。

  纪念很厌恶蒋东霆的碰触,她下意识就想抬手挥掉蒋东霆落在她头上的手,但是她忍住了,只是转过身,避让开,扔下一句话,就上了楼。

  “我回房间休息了!”

  回到房间后,纪念偎在床上,一边看着窗外,等待着阴霾散掉,一边想着,下午要怎么求救。

  到了中午的时候,天色还真的缓和了许多,那看似沉重的阴霾正一点点的散开。

  下午两点多,蒋东霆又过来敲门,纪念这次没有懒得理会他,而是很快下床去给他开了房门。

  “我做好的午饭,吃完午饭,我们出去走走?”

  “好!”纪念这次没有再反抗蒋东霆,而是很配合的答应了他。

  两个人一起吃完午饭,又休息了一会儿,蒋东霆让纪念上楼去穿件外套。

  纪念知道,房间的衣柜里,挂了很多套为她准备的衣服,如果,她和蒋东霆还是相爱的关系,她或许会为他这么体贴又宠爱的行为感动不已。

  只可惜,她和蒋东霆不再相爱了,而大叔早已经为她做过这件事,所以蒋东霆这样的做法,只会让她觉得,很无趣,甚至有东施效颦的意思!

  纪念随便的找了一件外套穿上,又很快的下了楼,正要出门,忽然,别墅的大门外发出‘咣咣’的踹门声,很响。

  纪念一愣,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一定是有人找到了这儿,来救她了!

  纪念立刻就向门口走去,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