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尘埃落定(1/2)

加入书签

  如果说会议室内其他人对这些探员不熟悉,但是温颖思又怎么会不熟悉?

  还没等探员们对温颖思亮证件,温颖思已经颓然的踉跄了一下,几乎摔倒在地。

  她这才反应过来,一直以为是她把陆其修玩弄在鼓掌之中,可原来根本是她被陆其修玩弄在鼓掌之中啊!

  温颖思蓦地笑了,眼中似乎浮起一片雾气,她要让陆其修一败涂地,失去一切,就要冒险一搏,所以才会挪用温氏的资金来买陆其修名下的股份,是她失策,是她愚蠢,看低了陆其修的本事,忽略了他才是玩这种商场游戏的好手,她到底还是不如他!

  输了就是输了,只不过……

  陆其修也不见得就赢了,不是吗?

  廉署探员要带温颖思走,温颖思像是认命般的被他们带走,可是当她走到纪念身前时,忽然一把扯住了纪念,大声叫道,“践人,你以为陆其修赢了我,就是真的赢了吗?你错了,他为了打赢我,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哈哈哈……”

  温颖思的话落,纪念的脸色陡变。

  温颖思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些没有根据的话了,所以,她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说大叔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纪念顾不得去掰开温颖思拽着她手臂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揪住温颖思的领口,“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告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其修的脸色也变了,锋利的眼神打在温颖思的脸上,同时大步走来纪念身边。

  “念念,别听她乱说,嗯?”陆其修一把将纪念搂进怀中,温声安抚。

  温颖思看着陆其修温柔的动作,听着他温柔的声音,顿时又凌厉的笑了,“哈哈哈,陆其修,你以为你还能自欺欺人下去?”

  “够了!”

  “你说!”

  纪念几乎是跟陆其修同时开的口,此时此刻,她没办法再相信大叔的安抚了,她只想知道,温颖思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啊,温颖思!”

  温颖思哈哈的笑着,甚至笑的有些接不上气似的,抬起手,指着陆其修,“他为了让我挪用温氏的资金,伪造虚假股份,我被带走,我被定罪,难道他就脱得了干系嘛,哈哈哈哈!”

  纪念揪着温颖思的手,倏地无力垂落下来,若不是身后还有大叔的支撑,她真的会顷刻跌下去……

  可是,大叔还能让她依靠、支撑多久?

  纪念不知道,温颖思口中说的伪造虚假股份到底是多么大的罪,可是,能让已经穷途末路的温颖思还这么叫嚣,这罪名,是不是不会轻?

  纪念的眼眶,一瞬,红了!

  怎么办?大叔如果真的犯了罪,可怎么办?

  感觉到纪念的身子像是风中落叶般簌簌的颤抖着,陆其修直接从背后将纪念环在怀中,“念念,你冷静点,听大叔说……”

  纪念转过身子,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哽咽着,抬起手覆在陆其修的脸上,“大叔,你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知不知道,宋嫂已经醒了,是温颖思推宋嫂下楼的,还有目击证人看到了她行凶,她根本就跑不了的,大叔……你却为了和她打这场战争,把自己也连累进去……”

  陆其修听到纪念说,宋嫂醒来,而且是被温颖思推下楼梯的消息,并不意外,或者可以说,他早料到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是温颖思,只不过,没有证据,宋嫂又昏迷不醒,没法奈何温颖思而已。

  现在,宋嫂终于醒来,说出了温颖思的罪证,甚至还有所谓的目击证人,怨不得别人,只能怨温颖思自己,做了罪恶的事,就注定是要承担代价的。

  但其实,他并不后悔,为了和温颖思打这场战争,而做出的选择!

  陆其修用额头轻轻的抵着纪念的额头,略微粗糙的指腹轻轻的抹去了纪念脸上的泪珠,声音低沉却温柔,“念念,最后再相信大叔一次,大叔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因为还有你和宝宝,大叔怎么忍心扔下你们?”

  “是真的吗?”纪念眨着被眼泪沾湿的眼睫,不敢相信的颤声问。

  “是真的!”

  温颖思已经被廉署探员带走,等她回到香港,等待她的,不只是挪用资金的罪名,还有意图谋杀的刑事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