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对于蒋东霆的下场,纪念并没什么觉得可惜或是可悲的,只能说,他也是罪有应得。

  只不过,比较可怜的是他的妈妈,蒋东霆或许是因为被带走的突然,没来得及安排他的妈妈吧?否则怎么会忍心他妈妈流落在外?

  虽然,蒋东霆的妈妈曾经试图伤害过她,但是看到已经如此遭遇的她,纪念也没心思想什么活该与否了,她到底还是不忍心的。

  于是,和妈妈走进附近一家幼婴店后,纪念忍不住给陆其修打了个电话,拜托他帮忙解决一下蒋东霆妈妈的事情,哪怕是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总好过,像现在这般,流落街头……

  纪妈听到了纪念给其修打电话说的内容,等纪念放下电话后,忍不住摇摇头,“你啊,就是心太软了!”

  纪念对着妈妈笑了笑,小手覆在肚子上,“就当是为了我的小宝贝积福吧!”

  纪妈没再说什么,女儿是她生的,什么性子她最清楚不过了,都快当妈的人了,还指望她能改变吗?

  纪念正打算跟妈妈和庄阿姨继续再逛几家幼婴店,忽然,手机响了。

  纪念还以为是大叔打回来的电话,告诉她关于蒋东霆妈妈该怎么安排的事,结果一看手机来电提醒,竟然是哥哥。

  最近,哥哥几乎是每天都会来看她,有什么事,见到面就直接说了,所以哥哥突然给她打电话,纪念还愣了一下,才接通。

  “哥,怎么了?”

  电话那端,纪毅的声音有些急促,“念念,快点来医院,小游出事了!”

  “什么?”纪念登时惊了……

  缓过神来,纪念问清楚了医院地址,然后让庄阿姨陪妈妈回家,她立即赶去医院。

  纪妈和庄阿姨哪能放心让纪念自己一个人走,于是三个人一起赶往医院。

  纪念到医院,找到哥哥时,哥哥正在手术室门前徘徊,同时还有两个警察模样的人等在那里。

  “哥,出了什么事?游游怎么会……进了手术室?”

  纪毅的脸色不太好,显然是在为周游担心,“小游被人绑架,两个人在车上似乎发生了争执,车子出了车祸,直接倒翻……那个人当场死亡,小游就……因为她在手机里存了我的名字是‘阿毅哥’,所以警察在她手机中先找到了我,联系上我!”

  纪念的手,一瞬间攥紧了起来,心也揪在了一起。

  她的嗓音有些颤抖着问道,“是,是谁要绑架游游?”

  纪毅并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个人和周游之间的恩恩怨怨,所以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淡淡的对纪念说道,“是一个叫康乾的人!”

  康乾?果然是他!

  除了他,还会有谁非要绑着游游不放,看不得游游好?

  纪念转脸看向手术室的大门,心疼的不行,康乾死了,太好了,终于一了百了了,他再也不会纠缠着游游了,只要游游能够平安无事的从手术室出来就好了!

  没过多会儿,叶谨臣也接到消息,赶来了医院。

  纪念不知道叶医生和游游现在是什么关系,但是看着叶医生脸上那掩不住的担心神情,纪念还是稍微窝心些的,不管怎样,叶医生至少还是很在乎游游的。

  等待游游手术的时间,陆其修打了电话过来,知道了周游出事,纪念在医院的事情,也过来了医院。

  纪念到底没忍心给周姨打电话,很怕她一过来,会承受不住,想着暂时先瞒着她,等到游游手术后,情况稳定了再告诉周姨知道。

  一直到傍晚时分,周游的手术才结束,手术算是成功的,但因为发生车祸时,周游的头在翻倒的车内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具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还要等周游醒来后再具体检查一下。

  周游被安排进了病房,纪念站在床边,看着游游脸上的伤痕,有一道伤正好在脸颊的正中间,纪念问过医生,医生说这道伤会留疤,不过疤痕的颜色应该不会太深,不仔细看或许看不清楚。

  游游的脸,那么好看,可是现在却留了疤,纪念很清楚,这无分日后疤痕的颜色深或者浅,那总归是一道难看的疤,不知道游游醒来之后,看到这道疤痕,该怎么接受?

  纪念只陪了周游一会儿,周游并没醒过来,纪念就和陆其修还有家人们一起走了,临走前,纪念看到叶医生一直待在游游的床边,似乎是不舍得离开。

  纪念和陆其修走出医院,先安排尹衍开车送纪妈和纪毅回去,他则打算打车和念念回去。

  只是,才送走了纪妈和纪毅,陆其修的手机就响了。

  纪念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只是看大叔接听电话时脸上的神情和说话的谨慎语气,就没由来的涌起了紧张。

  陆其修通完电话,收起手机,对纪念温柔的说道,“念念,大叔要去一趟公司,我先送你回公寓,好不好?”

  “大叔,你告诉我,刚刚的电话是谁打来的?”纪念根本没理会陆其修说的话,她心里那种不安,随着陆其修倍加温柔的语气,越来越浓重。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最灵敏的,所以因为这个电话,纪念嗅出了不安。

  陆其修的手,轻轻的落在纪念的头发上,动作轻柔的揉了揉,“念念,是监管会来人了,大叔要去配合调查。”

  终于,那让她这几日始终惶惶不安的人,终于找上门了,纪念的手紧攥着,指尖几乎划破手心的嫩肉,也觉察不出疼痛。

  她咬着唇瓣,脸上的神情是恐惧和凄然交织。

  陆其修看着纪念的样子,难忍心疼,手从纪念的头上落在肩头,按了按,“念念,你乖乖听话,回家去等着大叔,大叔去协助调查后,就能回来,嗯?”

  似乎过了好久,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一直这么僵凝着,直到纪念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了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