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相毅为命:顾明恺付出的,只有一个婚姻之名(1/2)

加入书签

  最后,顾明恺带着那一身的寒凉,大步进了卧室。

  客厅里,独留苏色,哀戚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头枕在手臂上,一头长发有些凌乱的垂下……

  苏色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起身的时候,手臂和腿都有些麻了,她回了卧室,去换衣间取了睡衣,向浴室走去。

  大床上,顾明恺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躺下,苏色只看了几眼,就默默的走进浴室。

  简单的洗了洗,走出浴室,顾不得头发还没干,苏色也尚了床,在自己的位置上躺下,两个人,背对着背,中间隔着一道距离,像是楚河汉界一样……

  苏色觉得,一场婚姻,搞成她和顾明恺这种,顾明恺还没和她分床分房睡,还能同床共枕,她该知足了。

  所以,即使同床异梦,她也不该有什么可失落的,因为,这段所谓爱情,这场婚姻,都是她主动追来的,好像只是顾明恺回应了她的追求,她和他就水到渠成的在一起,直到结婚修成正果,她从始至终就没再追问过,他到底爱不爱她,有多爱?

  不问,并不是因为她对这份爱情多有自信,恰恰相反,她没有自信,也料想到,她这么追着顾明恺问,得到的回答,无非是类似‘苏色,我很忙,我没有那么多闲暇的时间陪你疯’这种回应……

  所以,倒不如不问,而不问,装作不知道,让自己掩耳盗铃般的蒙在鼓里,就注定了,她对这场婚姻,有多失望,多累,多难受,也都得挺着,撑着,忍着,除非,她挺够了、撑够了、忍够了,想要结束了!

  不知道,倘若她主动提离婚,顾明恺是不是会很开心很愉悦很爽快的答应?应该会吧,毕竟这场婚姻,和她在一起,对他来说,也算是挺难熬的了。

  而能熬过这几年,她不得不承认,顾明恺有着非同常人的忍耐力。

  既然,他忍耐力惊人,她就必须要成全他,她是不会提离婚的,再难,这场婚姻,她也要守着,也要坚廷的忍着,她和苏家,给了顾明恺想要得到的一切,她才不会放开手,让他更得意。

  对,人们常说,两个人在一起,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结婚,都不应该计较哪一方付出的多,哪一方付出的少,因为这样太过在意这种事情,是会不幸福的。

  可是,她和顾明恺在一起,并非是她执着的计较,而是她和苏家付出的太多太多,而顾明恺付出的,或许……只有一个婚姻之名吧!

  第二天一早,苏色醒来的时候,顾明恺人已经走了。

  苏色不意外,早已经习惯了,什么早安吻啊,睁开眼睛看到最爱的人躺在身侧啊这种浪漫的事情,于她来说,都是不该乱想的事情。

  徐阿姨已经来了,正在厨房给苏色准备早餐。

  苏色洗漱完,坐在餐桌旁,徐阿姨正好把早餐端到苏色面前。

  “我刚过来,姑爷就走了,哎,姑爷这一天天啊,可是真忙,给政aa府办公,都得是这么兢兢业业啊!”徐阿姨一边看着苏色用早餐,一边念叨着。

  苏色只应了一声,没说什么,老实说,她也没什么意见想发表,难不成,还要表彰一下政aa府部门有顾明恺这么个敬业的人民公仆吗?

  所以啊,这么优秀的领导干部,这不是升了局长嘛,他的努力,上头都看在眼里的!

  苏色安静的吃着早餐,胃口好像不太差,至少没因为昨晚的失望,浪费了徐阿姨一早过来准备的早餐。

  不过,也可以说,苏色早已经习惯了昨晚那种失望,所以她即使想要发泄,也不过是昨晚那一会儿而已,总不好一直憋在心里。

  毕竟,以她这种情况,要是这种事一直憋在心里,无法发泄,她早晚啊,患上抑郁症都是轻的。

  吃过早餐,苏色的助理杜拉给她打电话,问她今天的安排。

  苏色作为苏家的小公主,从毕业后,就一直从事着自由职业,以苏家的门楣,想当然也用不着苏色去勤恳努力的工作赚钱养家。

  不过,虽然苏色是自由职业者,但是她却有助理,而且这名助理差不多跟着苏色也好几年了。

  苏色的助理杜拉所负责的工作主要就是围着苏色转,完成苏色提出的吩咐而已,另外,杜拉有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随时随地掌握顾明恺的应酬行踪。

  是以,关于捉歼这件事,苏色是万万离不了杜拉的,而杜拉,也从最开始的不熟练,成长为俨然可以媲美私家侦探了!

  苏色和杜拉通完电话,就等着杜拉过来,大概半小时后,杜拉到了楼下,苏色跟徐阿姨道了拜拜后,出了门。

  几家精品店都先后给苏色这位vvip客户打电话,说是有新品到店,于是,苏色就在杜拉的陪同下,一家家的精品店逛着。

  对于苏色来说,这些新品,喜欢的直接拿下就可以,从来也不用考虑什么价格的问题,且不说这些本地的精品店,哪怕是直接飞巴黎去看服装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色从来就是生活在这种五光十色中的,所以,她游刃有余。

  逛了几家店,苏色

  的收获不多,都不算太喜欢,于是,走出最后逛这间蔻驰店后,就直接让杜拉送她去找纪念了。

  苏色很喜欢和纪念在一起,虽然,让她解释原因,她也没办法头头是道的说出来,不过或许就是比较投缘吧,反正她很喜欢跟纪念一起坐坐,喝喝下午茶消磨时光。

  只不过,纪念怀了宝宝,她估计能约她出来坐坐的时间也不多了,再过阵子,念念怕是就要被陆总强制禁足了,念念这第一胎,陆总肯定是极为谨慎小心的!

  苏色和纪念选了一家环境很不错的咖啡店,坐着喝下午茶,一杯咖啡加一杯牛奶,即使不怎么说话,伴着静谧的时光,也是能消耗一个下午的。

  大概是四点多,苏色和纪念分开了,杜拉也来接苏色走,在车上,杜拉把今晚顾局的应酬,仔细的跟苏色汇报了一番。

  苏色坐在车子后排,头仰着,闭着眼睛,手揉了揉眉心,没有说什么。

  杜拉看苏色没有回应,便有些拿不准,苏色这是什么意思?今晚顾局的应酬,她们是去还是不去呢?

  略微想了想,杜拉又接着说道,“色色姐,最近两天我得到的消息是,有间叫天成的房地产公司邀请顾局赴约,他们还特意请了那位叫艾瑟琳的名模作陪,所以除了我刚刚说的新天地公司的那位销售经理阮佳之外,这两日,顾局大概还会去天成的这个应酬!”

  “开车吧,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杜拉话落,间隔了大概有一两分钟的时间,苏色开口了,只不过,说话的内容和杜拉汇报的这些,并没有什么关系。

  “哦,好,好的!”杜拉赶紧把平板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开车送苏色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落差有些太大的原因,这一下午,她和纪念在一起,甚至可以用时光静好这种词来形容,可是她们一分开,她上了车,杜拉对她说了这些,就一下子进入了另一频道的感觉。

  不是顾明恺又去和哪位姿色不错的什么经理啊,副经理啊应酬,就是什么公司请了名模啊,女星啊在席间助兴这种内容,她忽然,就有些厌倦了。

  所以,她知道杜拉在等着她做决定,今晚这个歼,还要不要捉?但是她,没有回应。

  算了,即使捉顾明恺歼这算是她的兼职和副业,也是需要休息的,就当她今天想要请假休息了,随顾明恺愿意跟什么阮佳啊,还是硬佳的应酬,或者上牀吧!

  顾明恺那么聪明,就算她真的去捉歼,也无非是搅和了他的应酬而已,她安排准备的再充分,又有哪一次真的捉到过什么?

  杜拉将苏色送回了家,苏色按照正常的晚餐时间,吃了一顿徐阿姨煮的美味晚餐。

  然后休息了大概半小时后,就去了运动房,做了一个小时的有氧运动和瑜伽之后,身上布满了香汗,然后去泡了个很享受的玫瑰香薰浴。

  泡完澡,苏色就尚了床,倒是没什么困意,索性就拿着平板看电视剧,她最近很迷胡歌演的梅长苏,几乎有时间就追着看的。

  看完电视剧,差不多十一点了,苏色下床去做了个面膜,刚做完面膜,顾明恺就回来了。

  苏色坐在梳妆台前,只是将昨晚的面膜安静的扔掉,并没有那么有兴致的去问顾局长,怎么今天应酬到这么晚,还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