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一场一直没醒来的噩梦(1/2)

加入书签

  苏色一把挑起阮佳的下颌,近距离的看着阮佳晕的通红的双眼,挑着嘴角,“阮小姐,受了这么大委屈,欢迎随时去找顾局哭诉,嗯?”

  阮佳已经愣了,嘴唇哆嗦着,不知该给出什么反应。

  苏色又贴近阮佳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阮小姐在新天地爬到现在的位置不容易,是不是?所以你得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别等到失去了才来追悔莫及,是不是?”

  说完,苏色一下子松开阮佳的下颌,对着杜拉抬了抬下巴,说道,“走吧,杜拉!”

  然后,两个人在众人的注视和窸窣耳语中坦然离去。

  苏色既然敢来这儿公然的教训人,就从来不怕谁去顾明恺那儿告状,顾明恺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不会主动对她提起任何有关外面那些女人的事,从来没有过。

  他这个人,或者可以说,有着一种近似于bTM的谨慎。

  也对啊,从他进规划部门,到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每一步很可能都是踩着竞争者的‘尸体’爬上来的,除了她家里给他的帮助外,他自己如果蠢的无可救药,想必也是坐不稳这种位置的。

  从新天地出来后,苏色坐上车,疲倦的靠在车椅背上,忽然就觉得,空虚。

  对,这种感觉是空虚,她刚刚教训了一个不仅勾引着她老公,还在她这个妻子面前叫嚣的践人,她应该高兴或觉得心情舒爽才对。

  可,并不是这样,有些事做的多了,就像是吃一种爱吃的食物似的,第一次吃,开心,愉悦,甚至特别想再吃第二次,但是若连续吃第九次第十次甚至更多次,对这种食物就绝不会再爱吃了,很可能是厌倦的恨不能再也看不到它才好。

  她现在对捉歼或者教训小三儿这种事,就有了这种心思了,可是她不想因为厌倦、空虚就停下来,倘若她真的停下来,对顾明恺不闻不问了,那么顾明恺就会是真的无法无天,不用顾忌任何了吧!

  “色色姐,然后送你去哪里?”开车的杜拉问道。

  苏色犹豫了一下,“送我回家吧!”

  想一想,好像除了去逛精品店shopping之外,她是真的可以说无所事事了,也难怪,她会觉得空虚……

  苏色回家后,就回卧室睡觉去了,她能用来消磨空虚的方式,也只剩下睡觉了!

  徐阿姨煮好晚餐后,过来叫苏色起来吃饭,苏色睡的有些懵,朦朦胧胧的在床上坐了会儿,才清醒过来,正要下床,手机响了。

  她接起,是老妈打来的。

  苏夫人是打来让苏色周末和明恺回去吃饭的,说是老爷子上周没看见苏色,怪想的,总是念叨。

  苏色当然没问题,只不过顾明恺那边,她不确定,敬业的顾局长,很可能没时间吧。

  苏色也只是试探的对老妈说,顾明恺可能没时间这件事,苏夫人就有些不高兴了。

  “色色,妈妈也不是为难刁难他,也没有让他每周都陪你回来吃饭,只是偶尔陪你回来看看老爷子而已,对他就那么难,他就算刚升了局长,也不至于忙的连个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吧?”

  苏色以为,她和顾明恺的婚姻已经够难的了,她是真的不想爸妈也搅合在里面,所以苏夫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苏色只好忙不迭的替顾明恺保证,他一定会陪她回去的,这才哄得老妈不再念叨的挂了电话。

  总说老爷子念叨,苏色觉得,老妈真的是比老爷子念叨的多多了!

  顾明恺今晚似乎没有应酬,不到七点就回来了。

  苏色做完瑜伽出来,看到顾明恺回来了,还稍微诧异了一下下。

  毕竟,顾局刚刚新官上任,作为规划局目前的一把手,他可以说和新皇登基差不多了,所以在他升为局长热度还没散的这段时间里,苏色没想象过,他能没有应酬,这么早回来。

  “回来了?要吃晚餐吗?”苏色用毛巾擦了擦颈上的汗珠,“徐阿姨给你留了,我去热一热!”

  顾明恺看着苏色,眸光有些幽深,开口,声音淡淡的拒绝,“不必,我吃过了!”

  苏色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想要去浴室洗澡,忽然想到了晚饭时老妈打电话的事,遂又问道,“你这周周末会有时间吗?妈想我们回去吃饭。”

  “我很忙……”

  “哦!”顾明恺没说完,苏色已经打断他,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向卧室走去。

  顾明恺蹙了蹙眉心,“我说,但是我可以抽几个小时和你回去吃饭。”

  苏色的脚步一顿,半侧身看着顾明恺,“那好,那就周六晚上一起回去吧!”

  苏色内心里觉得,这跟让皇上恩赐临幸有什么区别?她挺想笑一笑,只可惜,尽是苦涩,根本笑不出来。

  苏色躺在浴缸里,想起了她和顾明恺刚结婚时,因为现在住的这个房子装修完还要放一放,所以她和顾明恺是在苏家大宅里住了一段时间的。

  苏家大宅里,老爷子在,爸妈也都在,所以那时候,她和顾明恺之间度过了一段

  她自以为很幸福的时光。

  顾明恺那段时间,是一个很温柔体贴的丈夫,对她的所有事都放在心上,都很在意,是以,让她很天真的以为,她以后的婚姻生活,都会这般幸福。

  可是现在看来,就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直没醒来似的……

  周末的时候,顾明恺很守信用的抽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陪苏色回了苏家大宅。

  在长辈面前,顾明恺的表现一向很好,且不管能否瞒过爸妈的双眼,但至少,老爷子对这个孙女婿是很满意的。

  席间,老爷子时而还会问问顾明恺政务上面的公事,比方说他们是不是会出台一些控管土地开发的新政之类的问题。

  顾明恺在回答老爷子的时候,都会礼貌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双眼看着老爷子回答,这种教养,若不是日久天长的习惯,只是装相的话,是装不长久的。

  苏色从来没有质疑过顾明恺的家教习惯,即使他母亲常年的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并没什么时间教给他什么。

  从大宅出来前,苏夫人又叫了两个人一起,念叨着要个孩子的事情,顾明恺也依旧还是那句老话,他有计划,哦,不对,今天他还加了一句话,他想他们夫妻再过段时间的二人世界……

  其实这话,多可笑?

  二人世界?他们俩的二人世界什么时候重要过他的公事、他的应酬以及那些女人了?

  只不过,当着老妈的面儿,苏色不想多说什么,就随顾明恺怎么说了。

  每当老当着他们俩替要孩子的事情时,一向都是顾明恺来应付这件事,所以苏色没什么好担心的,她甚至不担心再过几年,当她已经三十好几,老妈再提这个问题时,顾明恺该怎么敷衍?

  顾局长,那么精明能干,总归是能想出好办法的!

  一转眼,顾明恺升局长已经有段时间了,规划局里的一切事务也都步入了正轨。

  苏色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没什么改变,逛精品店、捉歼,唯一让她心情好一些的就是可以常和念念一起出来坐坐。

  前些日子,她和嫂子出来逛街,正好碰上念念和朋友在一起,念念就正好把她最好的朋友周游介绍给她认识,念念说,早就想介绍她们认识,因为她觉得她和周游的性格很像。

  她挺开心的,她很愿意多认识几个朋友的,念念说她和周游的性格很像,但是她敢打赌,她们的生活经历肯定不像,周游看起来也不像是她这种,生活婚姻不幸福的女人。

  想一想,念念过段时间去生孩子坐月子了,她和周游也可以常约出来坐坐的,消磨消磨时光的。

  上学的时候,因为她家世太好,同学们要么觉得她高不可攀,不敢接近她,要么就是有心恭维她这种,并没有真心跟她做朋友的人,所以她也就一直这么过来了,朋友都没有什么,更别提无话不说的闺蜜了。

  和念念,还是因为她当时误认为念念也是谁带来想推给顾明恺的小三儿,泼了她一身的汽油,后来从陆大哥那儿知道错怪了念念之后,才和念念渐渐好起来的。

  这日,苏色又和纪念一起出来,两个人在咖啡厅里坐着,正一边享受着下午茶时光,一边谈论着咖啡的问题。

  她忽然想起了周游,就叫念念给周游打电话,如果有时间也一起出来坐坐,很可惜的是,周游有事不能来。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一声,是提示有短信进来,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是那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