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相毅为命:竟是格外的刺眼(1/2)

加入书签

  直到车内人走近,借着车前灯的光亮,纪毅才看清楚,来人竟然是那位顾局。

  今晚念念临时打给他,让他尽可能快的赶到饭店去阻止小游犯错误,他到了饭店,也找到了小游。

  小游说她是有苦衷的,希望他能够相信她,小游的为人,他怎么可能不相信,所以他最终没有阻止小游要做的事情。

  但是,在眼看着小游同那几个和她一起来的人殷勤的簇拥着一个男人走进包房时,他就知道了,那个男人是现任土地规划局的局长顾明恺。

  但是当然,他纪毅不过就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残疾人,和这种上头领导,半点关系也扯不上,所以即使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很不一般,他也没想太多,更想不到,他和这个男人,有朝一日,会成为情敌的关系……

  或许因为苏色是他同床共枕几载的妻子的缘故,他的车还没靠近小区门口,他就看到前方那个偎在一个陌生男人肩膀上的女人,很像苏色。

  这是大晚上,就算小区门前有路灯,路灯也没有到白炽灯的地步,但是随着车子越开越近,他基本上就从很像的程度到了笃定那个女人就是苏色的程度。

  于是,他开了前车灯,毫不客气的打在两个人身上。

  下车,走到陌生男人面前,顾明恺的目光有些冰冷,落在睡的浑然不觉的苏色身上。

  他正想开口,纪毅已经先开了口,“顾局长,苏色有些喝醉了……”

  顾明恺挑了挑眉,不算太客气的反问,“你认识我?”

  他反正很确定,他并不认识这个男人,而他却主动提及他的官衔,莫非,他是有什么所图?

  纪毅点点头,却没有再加深的解释他怎么会认识堂堂的规划局局长,纪毅心里也觉得,没什么解释的必要。

  看对面的陌生男人不多说什么,也不自我介绍,顾明恺倒是有些看不透这个男人。

  但既然看不透,他也懒得去看透,他这辈子在官场上,需要研究透的人太多了,少一个是一个。

  “可以把我妻子还给我了吗?”顾明恺对纪毅说这句话时,语气是有些不甚礼貌的。

  纪毅的生活圈子虽然简单,但是毕竟已经是三十四岁的男人了,不会连这些人情世故都不懂。

  这么晚了,苏色又毕竟是已婚的身份,他和苏色在一起,以现在这种姿态,被她的丈夫撞见,的确是有些,不太好解释。

  但是,纪毅不觉得他应该先入为主的说一句,他和苏色什么事都没有,倘若真的这么说,才叫越描越黑。

  纪毅仍旧维持着风度和礼貌,点点头,扶起还一直睡在他肩头,完全没什么反应的苏色,将她还给了顾局长。

  顾明恺从纪毅的手中接过了苏色,看着裹在她身上的大衣,竟是格外的刺眼,所以,他直接就将大衣从苏色的身上扯下来,递回给纪毅。

  纪毅薄唇微微抿着,没有说什么,只是接过大衣,穿回身上,冲着顾明恺颔颔首,然后抬步走掉了。

  纪毅走到街口,站在那儿打车,顾明恺一手扣着苏色,转过身去看着纪毅的背影,看着那件已经穿回纪毅身上的大衣,还有纪毅那只走路一拐一拐的腿,眯了眯眼睛,嘴角微微扯起一抹并不明显的讽笑。

  顾明恺对于纪毅的那种暗潮涌动,已经睡死过去的苏色自然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对于她来说,无非就是从一个肩膀,睡到另一个肩膀而已。

  但似乎,顾明恺的肩膀对于苏色来说,没有那么舒服,至少是没有纪毅肩膀那么舒服的,她还迷迷糊糊的咕哝了一句什么……

  顾明恺直接让小区的保安将他的车开回了车库,而他则直接打横将苏色抱起来,走进了小区,回了家。

  苏色这一晚,喝了整整一瓶威士忌,所以当她感觉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的时候,就自动自发的缩成了一个团,像只刺猬一样又睡过去了。

  顾明恺去浸润了温毛巾回来,就看到大床上这样的画面,他走过去,执起苏色一只手,想给她擦擦,苏色感觉到温热的刺激,直接挥手,想拒绝,嘴里还叫着什么“起来”、“滚开”之类的话。

  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