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相毅为命:你丫才买紧急避孕药(新年快乐)(1/2)

加入书签

  苏色微愣了一下,立刻出声回斥,“顾明恺,你是什么意思?”

  顾明恺却没再回应苏色,只是用那双有些阴沉的双眸深深的看了苏色几眼,然后,转身离开,身后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苏色的小脸几乎扭曲,差一点就要忍不住冲出去揪着顾明恺质问清楚,他那话到底什么意思!

  他不说清楚,大不了她就跟他没完没了!

  可是,苏色到底没追出去,两手攥成拳头,咬咬牙根,忍了。

  转过身,苏色刚想去洗漱,脑袋里就好像一瞬间清明了似的,陡然反应过来,顾明恺那句让她注意身份的话,为何而说。

  看来,他真的是对周游认了真啊!

  苏色的脸庞泛起一抹凄笑,几乎有些跌跌撞撞的跌坐在沙发上。

  她和顾明恺结婚这几年,她不断的捉歼,整治那些跟顾明恺传出不正当关系的女人,顾明恺只除了在她搅了他的应酬时呵斥过她之外,即使那些女人的下场再惨,他也像没有过这件事似的,闭口不提。

  只因为顾明恺这么精明的男人,只要他不是落定了决心要离婚,他又怎么可能会在她面前承认他和那些女人真的有过什么呢?

  苏色心知肚明,顾明恺之所以从不说什么,是因为那些女人对于顾明恺来说,不重要,正是因为不重要,即使可能曾经陪伴过顾局长,和他翻云覆雨在床畔间很是舒爽过,但是顾局长也同样可以说弃就弃,那些女人可能甚至连一枚棋子都称不上,充其量,算是帮顾局长解放身体的工具而已。

  可是,这一次,似乎真的不同了……

  从没在她面前为那些女人说过话的顾明恺,竟然警告她,注意自己的身份,就因为她昨天搅了他的应酬,搅了他和周游的好事,甚至伤了他新得到的心肝周游吗?

  苏色紧紧咬着嘴唇,觉得眼睛忽然酸酸的,她抬起手抹了抹眼睛,手背上沾染着两滴泪珠。

  是啊,她折腾了这么久,顾明恺都从没对她提过离婚,但是昨晚因为周游,他第一次向她提了离婚,这还不够证明,周游对他来说,是和过去那些女人完全不同的存在吗?

  而她呢?她之于顾明恺,只不过就是能让他爬上高位的工具而已,现在他已经爬到了他理想的位置,成了规划局的一把手,于是他就想要踹开她这个工具了,因为她这个工具,已经没有可以利用的价值了……

  呵呵,不得不说,她的存在,还真是悲哀啊!

  可是,就像她刚刚对顾明恺说的一样,顾明恺想离婚,想要跟周游双宿双飞,简直是做美梦,真当她苏色是hellokitty,可以肆意骑在头上踩吗?

  想让她给他们这对狗男女自由,妄想,她是死都不会离婚的,大不了,她就拖着顾明恺好了,哪怕想以分居的方式离婚,也还要二年呢,她等得起,倒要看看顾明恺等不等得起!

  他只要一天还是规划局局长的身份,一天没有离婚,他就不可能不顾身份的和周游肆意妄为,因为哪怕不是她,只要有人一封匿名信递到上头去,那么顾明恺的官场事业可能就岌岌可危了,女人对于他来说是可以弃的,但是事业,他舍弃不起!

  苏色只让自己流了几滴眼泪而已,她兀自在这儿伤心有什么用,给谁看啊?

  深吸几口气,苏色拿起手机,打给杜拉,让杜拉立刻去安排几个人,轮流跟着周游,只要周游和顾明恺在一起,不管干了什么,都要让她知道。

  “色色姐,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和顾局……我们要做点什么吗?”杜拉有些迟疑的问道。

  杜拉所谓的做点什么,自然就是整治那些女人的方法了,苏色思忖了一下,才回道,“暂时先不用,只帮我盯着就可以!”

  明知道周游是想抢她老公的贱女人,可是她却还是忍不下心,像对付之前那些个女人一样的收拾周游……

  苏色给杜拉打完电话,徐阿姨招呼她去吃点早餐,昨晚喝了那么多酒,这会儿苏色的胃里早就空了,可是她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将就着喝了小半碗粥,苏色实在是吃不下了,刚刚喝了醒酒汤,可是这会儿头还是有些疼,于是苏色又回了卧室,打算再睡会儿。

  等苏色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她靠在床头,正无所事事着,忽然就想起了纪毅。

  昨儿后来她是彻底醉过去了,纪毅哥把她送回家,她可能连句谢谢都没对他说,说起来,昨晚对于她来说,那么艰难的一晚时间,如果没有纪毅哥陪着她,她怎么可能熬过去?

  即使,他是因为暗恋着周游,才会替周游揽下她的事,陪她喝酒送她回家,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到底是念念的哥哥,她总该向他表达一下感谢的。

  这么想着,苏色拿起手机,打给纪念。

  “念念,你怎么样?昨天……有没有伤到?”

  “色色,我没事!”

  苏色担心昨天那么混乱的情况下,纪念可能会受什么伤,但同时纪念也担心,因为游游的原因,色色受到的打击,应该也

  不会小。

  电话那端的纪念顿了顿,又轻声问道,“色色,你还好吗?你和顾局,你们……”

  就在色色打电话之前,她才约游游见了面,本想劝游游不要在一错再错下去,可是看来游游似乎是铁了心,想要插足色色和顾局的家庭,拆散色色和顾局的婚姻了。

  游游说什么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难道就因为人要往高处走,就可以违背良心,去拆散别人的家庭,也无所顾及吗?

  可是,她劝不了游游,游游字里行间也没打算听她的劝慰,所以这会儿面对色色的电话时,她才会满心都是不安和愧疚。

  如果早知道游游有纠缠顾局的心思,那么当初她说什么都不会把游游介绍给色色认识,现在这种情况,等于是让色色去面对,她的朋友要抢她老公这种残忍的事实……

  苏色笑了两声,好在隔着电话,她的笑有多难看,念念也看不到。

  “念念,我和顾明恺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们俩从结婚开始,日子就是这么过的,所以我早就无所谓了,大不了就离婚呗,难道我苏色还怕离婚吗?”

  “色色,你别这样……”

  “哎呀,我真的没事,我说的也不是什么气话!”苏色打着哈哈,故意让自己的语气真的像是不在乎的样子,“念念,我给你打电话是想问问你哥的电话,昨晚是他送我回来的,我想跟他道声谢谢!”

  “哦,好,那我一会儿把我哥的电话发给你!”

  之后又简单的聊了几句,两个人才结束了通话,没过一分钟,纪念就把哥哥的电话给苏色发了过来,还有纪毅工作的地址。

  苏色看着微信上的地址,才知道,原来纪毅哥是在书店工作。

  她平时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各种精品店,反倒是书店,她几乎没去过,毕竟她翻的最多的就是时尚杂志,那种印的密密麻麻都是字的书,她甚至懒得翻开。

  没办法,打从上学的时候,她就不是那种学习好的尖子生,后来毕业之后,更是患上了甚为严重的密集文字恐惧症,所以未免病情加重,她还是多看看图就好了。

  不过,看到纪毅哥是在书店工作,她倒是突然挺想去逛逛的,于是苏色没有直接给纪毅打电话,而是下床换了件衣服,整理整理自己就出了门,要去逛逛纪毅工作的书店。

  说起来,现在的实体书店,估计生意都不是太好的,毕竟这是电子书盛行的年代,大多数人都开始用手机或是平板一类的电子产品了,有多少人还会执着的非要去书店买书来看呢?

  但是当苏色找到纪毅工作的那家书店后,却是有些意外的,单单是看着走进书店的客流量,倒是挺不错的。

  书店开在大学旁边,苏色直接将车停进了大学对外的停车场,停好车后,苏色走进了书店。

  推门进去,门口自动迎宾的音箱里,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女生喊着“欢迎光临”,苏色一抬眼,就看到纪毅正在不远处的书架旁,整理着书册,他的身上围着一件蓝色的围裙,围裙的带子系在他的腰间部位,身下是一双挺拔的长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