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相毅为命:我去哪儿应该不用向你交代(1/2)

加入书签

  “小毅呢,怎么晾着人家姑娘呢?念念,快去把你哥叫出来,啊?”纪妈对于儿子的不解风情,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忍不住对着纪念念叨着。

  苏色没反应过来,纪念当然不可能也没反应过来,看妈妈脸上那高兴的神情,她就明白了,原来妈妈是误会了。

  纪念看了看苏色,脸上的表情竟然有些遗憾,看来啊,这真的是个美丽的误会啊!

  色色这种爽朗的好女孩,倘若要是没早早的结了婚,做她的大嫂,倒也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

  以前她觉得,哥哥对游游特别好,应该是喜欢游游的,只不过,她和游游从大学认识,到现在,都五年多了,也没看哥哥对游游表白过,哪怕后来游游和江皓分开。

  其实,倘若哥哥真的在那时候能和游游在一起的话,也许游游未必就走错了路,误入康乾身边。

  所以纪念不禁觉得,可能是她误会了哥哥对游游的感情,或许哥哥对游游,也只是像对她一样,妹妹的感情吧!

  现在看到色色和哥哥熟了起来,她又不禁觉得,色色和哥哥也是极相配的,只不过可惜的是,色色已经结婚了。

  虽然色色和顾局的婚姻看似不幸福,但是她也没理由就盼着他们的婚姻赶紧结束吧,说起来,只能是哥哥和色色的缘分还不够啊!

  纪念怕妈妈再继续误会下去,只好挺着肚子,起身向妈妈走了过去,伏在妈妈的耳边解释道,“妈,你误会了,色色和哥不是那种关系,他们就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再说……色色已经结婚了!”

  纪妈一听,脸上顿时反应出些许失望的神情,低声对着纪念嘟囔了两句,“已经结婚了啊?哎,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和小毅看着就般配!”

  纪念忍不住拍了拍妈妈的肩膀,纪妈又看了两眼苏色,才失望的又回了厨房。

  苏色好像感觉出什么,等纪念坐回身边,忍不住问道,“念念,阿姨刚才说了什么?我看她一直在看我?”

  纪念笑了笑,“没事,主要是我哥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我妈有点吃惊而已!”

  苏色其实很聪明,一听纪念这么说,顿时就回过味来,“念念,阿姨不会是误会我和纪毅哥……的关系了吧!”

  纪念抿嘴笑了笑,点点头,“不过,我已经告诉她,你都结婚了,她还真挺失望的,觉得你跟我哥看着就般配!”

  苏色牵了牵嘴角,却只轻轻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她和纪毅哥吗?这真的是个她没想过的搭配,不过她心里却真的觉得,纪毅哥是个很好的男人,即使他腿有些微的缺陷,却一点都不影响他的魅力。

  如果,她没有早早的遇见顾明恺,如果她还是单身,如果纪毅哥的心里也没有周游那抹白月光,也许,她在认识纪毅哥之后,真的会喜欢上他,甚至像当年主动倒追顾明恺那样,去追纪毅哥,然后他们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或许,她就可以很幸福,不会像现在一样,整日困在这无望的婚姻中,不肯走出来,又放不下,不断的自虐着……

  纪毅回房间躺了会儿,感觉好多了,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苏色和妹妹正不知聊着什么,看起来挺开心的。

  他走过去,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苏色看到纪毅出来了,连忙问道,“纪毅哥,你怎么出来了?”

  “我没事了,烧已经退了!”

  “那你晚上也还是要继续吃药的,要不然很容易再反复的。”

  纪毅无奈的点点头,目光落在矮几上的一大包药上,说道,“好,我知道了!”

  “色色,这不会都是你买的吧?”纪念也看向矮几上那一大包药,实在是太夸张了,有点把整个药房的退烧药承包了的感觉……

  苏色有些尴尬的笑了,摊了摊手,“我不知道纪毅哥平时生病都吃什么退烧药,也不知道哪种效果比较好,所以就只能……嗯,都买了!”

  当然,苏色没好意思说的是,她其实是生活经验比较缺乏,毕竟从小到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惯了……

  苏色抿嘴笑了笑,看着哥哥,说道,“哥,色色买的这些药,足够吃上几年了吧!”

  纪毅听着妹妹逗趣的话,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苏色的目光,是那种温柔如水般的。

  苏色只是不经意的,看向了纪毅,就几乎沉溺在那太过温柔的目光中,她立刻转开了视线,甚至紧张的咬了下唇瓣。

  不知为何,她的心竟然猛的跳重了两下。

  苏色尽量不露痕迹的深吸两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能归结为,纪毅哥的目光实在是太过于温柔,让她稍不留神就会沉溺其中。

  这时,纪爸纪妈招呼大家开饭了,好在这也算是转移了苏色的注意力。

  虽然,知道苏色已经结婚,和自家儿子算是没什么机会和可能了,但是纪妈一向好客,又挺喜欢苏色这姑娘的,所以纪妈还是很热情的招待着第一次来家里吃饭的苏色。

  纪家一家人的餐桌上

  热热闹闹,一桌子菜,并不精致,味道却很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加上念念、阿姨还有纪毅哥都给她夹了菜,以至于苏色的胃口特别好,心里更是暖暖的。

  面对着这样一顿晚餐,苏色和难不去和她每天孤独的晚餐做对比,徐阿姨每天都精心的煮几道菜,变着花样的做给她吃,可是她吃的总是不多,为此徐阿姨总是念叨,她太瘦了,要多吃点才行。

  可是徐阿姨并不知道,她也很想多吃点,但是面对着四面冰冷的墙壁,一点声音都没有的一顿晚餐,她如何能吃得下去?

  她的要求并不太高,并非她是苏家的小公主,就要每天都吃到山珍海味的,她只是想她的丈夫能够每天陪她一起吃顿饭而已,她觉得这要求,不算太奢侈吧?

  但,对于顾明恺来说,真的是她奢求了,顾明恺哪怕是愿意整日整日的应酬,和那些个女人在酒桌或者饭桌上纠缠不清,也不愿回家陪她吃一顿饭!

  晚餐快结束时,苏色忽然有些红了眼睛,是感动的,她有些哽咽的对纪爸纪妈道谢,说谢谢他们这一餐的招待,她觉得这是这些年她吃到的最好吃的一顿晚餐。

  纪妈不明所以,还有些手忙脚乱,心想这姑娘是怎么了?怎么还像是要哭似的呢?

  晚餐后,陆其修安排的司机来接纪念了,苏色自然也不方便多留了,索性就一起告辞要走。

  纪妈当然吩咐儿子去送送人家姑娘,虽然说两个人没有那种能在一起的缘分,但是男人送送女人,是人之常情的。

  纪毅送苏色下了楼,因为苏色开了车,纪毅也没法再送她走远了。

  苏色要上车前,纪毅忽然出声问了一句,“小色,刚刚在饭桌上,为什么差点哭了?”

  苏色没想到,纪毅还会问她这个问题,微愣了一下,才有些失落的扯了扯嘴角,“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每天跟丈夫一起吃晚餐,就像今晚,那种有家感觉的晚餐,但是……”

  苏色倒也没必要在纪毅面前遮掩,毕竟昨晚,她扯着他陪她喝酒的时候,该说的,不该说的,她好像所有都说了。

  人一旦脆弱的时候,就会像溺水的人一样,想拼命抓住一棵浮木,至少挽回这条命,昨晚的苏色,大抵就是这样。

  纪毅点点头,嗓音温柔好听的对苏色说,“如果有时间的话,随时欢迎过来吃晚饭!”

  苏色嘴角泛起笑意,眼中仿若有晶莹的眸光闪耀,“真的可以吗,纪毅哥?”

  纪毅再次点头,只是为了给苏色一个肯定的回应,“真的可以!”

  “那我就不客气了,真的不客气了,我会经常来打扰的!”

  苏色开车回家的途中,心情一直很好,甚至难得的哼起了歌,是那种轻快的调调。

  她不知道今天算不算是意外之喜,总之,她很开心,就像她对阿姨说的一样,这顿晚餐,是她从跟顾明恺结婚到现在,吃的最开心的一餐。

  苏色开车回家,走出电梯的时候,是晚上八点。

  她看了看时间,八点,算早又算晚。

  早是之于顾明恺来衡量,晚则是之于徐阿姨来说,所以这个时间,徐阿姨应该已经离开了,而顾明恺却还没回来。

  可是,今晚,苏色却估计错误了,因为她进了门才发现,顾明恺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