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相毅为命: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1/2)

加入书签

  顾明恺接连两个晚上没有回家。

  苏色并没有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去问,因为这很自讨无趣,她也清楚,顾明恺会给她的回应大抵也只是他有应酬这种而已。

  如果说之前的顾明恺带给她的是伤心,那么因为纪毅哥这件事,顾明恺带给她的就是寒心,所以这两日他不回来,她也不想去追问,就当让她也冷静一下吧!

  顾明恺不在的这两日,苏色都窝在家里,想着一件事情,甚至连杜拉都没有联系。

  终于,在第三天,杜拉直接来找苏色了。

  “色色姐,你这两天怎么了?”

  杜拉自然是满腹疑问,因为顾局这两日都在酒桌上应酬,那个有求于顾局的公司,为了讨顾局的欢心,酒桌上还带了娱乐圈的女明星,这个女星在圈子里一向风评不好,似乎根本无心演艺事业,在这个圈子里,就是为了傍棵大树的。

  她自然把这一切都转达给色色姐了,但是色色姐的反应却很平淡,像是完全漠不关心似的,和以往听说顾局出席这种应酬的反应简直判若两人。

  “我?没事啊!”苏色蜷在沙发里,懒懒的掀了掀眼帘,回道。

  “可是,顾局这两天都在跟同一个女明星应酬,他们……”

  “杜拉,从今天开始,顾明恺跟谁应酬,或者又跟哪个女人关系不清不楚这种事,你不用再继续跟了,嗯?”

  苏色说完这话,杜拉倒是一愣,而后立刻颓丧了脸,“色色姐,那我要干什么啊?你是不是不想雇用我了啊?”

  她跟着色色姐这几年,做的都是这些事,对顾局的行程了若指掌,如何处理这种事也是游刃有余,可是色色姐突然不让她做这种事了,难道是因为她哪里做得不好不对了?

  “不是不是,你别乱想,我没想开除你,杜拉,我以后都不会再捉顾明恺的歼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至于你呢,不管我做什么,你都是我的助理。”

  “嗯,色色姐,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不开除我,我就一辈子跟着你干!”

  苏色点点头,从沙发上下来,“一会儿你陪我回一趟苏家大宅。”

  杜拉应下,忽的又想起来一件事,“色色姐,那你让我派几个人跟着周游那件事,还要继续跟着吗?其实……顾局和那个周游之间好像并没什么,这几日,他跟周游没有任何联系!”

  “杜拉,我不是刚说过,顾明恺随便跟哪个女人的事,你都不用再跟我透露半句,我不想知道,跟着周游的人你立刻安排撤了吧,不需要跟了!”

  “哦,好,好的!”

  和苏色出门的时候,杜拉终于忍不住问苏色,“色色姐,你真的决定以后不再管顾局的事了吗?可如果这样,顾局一定会变本加厉吧,你们……”

  苏色按下车钥匙,停车场里传来两声回响,她抬手拍了拍杜拉的肩膀,“杜拉,你还是年纪小,不懂婚姻这种事,我一味的追着他,破坏他和别的女人,他本就不在我身上的心也未必会回到我身上,所以,到了我和顾明恺现在这种程度,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杜拉看着苏色,想说什么,嚅嗫了下唇瓣,没说出来。

  两个人坐进车里,杜拉开车送苏色回了苏家大宅。

  苏色突然回来,并没跟苏夫人说,苏夫人自然是一边嗔怪着苏色,一边紧紧攥着女儿的手,舍不得放开。

  “色色,怎么今儿突然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色点点头,“老妈,我想开个画廊。”

  “开画廊?色色,画画你不是都扔了好几年了,怎么突然又拾起来了?你这孩子,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的……”

  苏色却只是冲着苏夫人憨憨笑了笑,也不为自己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为做任何辩解。

  “诶?我们苏家的小公主想开画廊了?好,我老头子第一个赞成!”这时,苏老爷子走出来,哈哈笑着说。

  “爸,您别惯着色色,她可能就是一时新鲜!”苏夫人连忙劝慰道。

  “没关系,我的小公主难得有这么好的想法,我老头子怎么可以不支持?色色啊,画廊这件事就包在爷爷身上了,啊?”

  苏色立刻跳起来,跑过去抱住老爷子的胳膊,像只小猫儿一样在苏老爷子的肩膀上蹭了蹭,“爷爷,我就知道,你最疼色色了!”

  苏老爷子爱怜的拍了拍苏色的头顶,“你这个小丫头,就会讨爷爷喜欢!”

  苏色就是知道,她想要开画廊这个想法,爷爷一定会支持,所以才会回来大宅说。

  苏色在苏家大宅吃了晚饭后,才要回家,苏夫人送苏色出门,当着老爷子的面儿,她不好细问,但是这会儿只有母女俩,她当然是要问清楚的。

  “色色啊,你老实跟妈交个底,怎么忽然又想开画廊了?”

  苏色也知道,她赋闲了这么久,忽然想要找件事做,老爷子不会想太多,但是老妈和老爷子不一样,都是女人,心肯定要细一些的,她不可能瞒着老妈的。

  “也没什么,老妈

  我就是有点腻了,不想再每天追着顾明恺捉歼了,我想有些自己的事情做……”

  苏夫人听女儿说着,眼眶有些微酸,刚一开口,声音已经哽咽,“你说你这孩子,就是任性,当时妈说什么来着?说让你再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要跟顾明恺过一辈子,你想也不想,就认了死理……妈看着你现在日子过的这么不幸福,心疼啊,我的乖女儿,什么样的好男人找不到,为什么偏要被他顾明恺这么欺负啊!”

  苏色听妈妈这么说,心里也是酸酸涩涩的,但是她不能再像老妈哭诉了,那样只会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至少,虽然已经对顾明恺的种种行为寒心,但是这桩婚姻,让她就这么结束,她还是不甘心的,她不想同意离婚,如了顾明恺的意。

  “老妈,你这是干什么呀,顾明恺哪敢欺负我啊,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是靠谁得到的,他那么聪明个人,怎么会不知道,离了我们苏家,他什么都不是,所以啊,你不用心疼我,我挺好的,顾明恺不敢对我不好……”

  苏色抱了抱苏夫人,继续道,“就是顾明恺他太忙了,没有太多时间陪我,我怪无聊的,才想着开个画廊解解闷嘛!”

  这时,有隐约的车灯扫过来,苏色将苏夫人眼角的泪水抹掉,“老妈,老爸回来了,别哭了,让老爸看见又要问了,嗯?”

  苏夫人叹息一声,也连忙抹掉眼泪,“好了,你这孩子啊,开画廊的事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直接跟妈说,妈办不到的还可以求老爷子和你爸帮忙,听到没有?”

  苏色立刻正襟危站,朝着苏夫人举手敬礼,“收到,老妈!”

  苏夫人被女儿逗的哭笑不得,母女俩等着苏父的车开进大宅,苏色跟老爸打了招呼,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才由杜拉开车载着离开苏家大宅。

  苏老爷子说话向来是一言九鼎的,说画廊的事情包在他身上,很快就选好了地址,直接买下来送给了苏色。

  有了画廊的地址,苏色就开始准备画廊开始的一切工作。

  苏色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抽象画,但是当然,她大半的心思也都没用在学业上,而是用在了顾明恺的身上。

  大学毕业后,她得到了顾明恺对于感情的回应,之后两个人按部就班的恋爱结婚,她就顺理成章的把画画的专业扔掉了,再没拾起来。

  至于忽然想把专业拾起来,其实,苏色是因为纪毅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纪毅哥陪她喝酒那天,她说了很多话,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纪毅哥在倾听,她在说,但是那天纪毅哥说的那句话,她却记得很清楚,即使后来酒醉之后醒来,也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她说,她对生活没有任何指望和盼望,似乎每天都只是为了捉歼而活,可是捉来捉去,她什么都没捉到,只留给自己无尽的空虚和寂寞,还有老公的冷漠对待。

  纪毅哥对她说,是因为她的爱情出现了偏差,爱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不是靠谨小慎微的保护就能守住的,她应该调整她的生活重心,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这样就不会再困在这个囹圄中,得不到解脱了……

  她想了好些天,纪毅哥说的没错,她的确应该调整她的生活重心了,生活有了新的寄托,就不会再整颗心都围着顾明恺转,为他伤神伤心了!

  画廊很快顺利开幕了,苏色虽然扔下专业好些年了,但是之前在这个圈子里认识的师哥师姐们,还有老师们都对苏色很好,知道苏色又回了圈子,画廊开幕那天,他们都来了,而且还送上了花篮和祝福。

  一开始,苏色画廊里挂着出售的都是她之前的一些旧作,毕竟扔下了不短的时间,她再创作出新的画作,始终是要慢慢的找回感觉的。

  于是,之前跟苏色关系还不错的师哥师姐们,都会把画作放在苏色的画廊里卖,所以画廊虽然才刚开,但是看起来,已经似模似样的。

  纪念这些日子也经常过来陪苏色,她以前一直以为,苏色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没想过苏色竟然这么厉害,不仅会画抽象画,而且说开画廊,就真的开起来,还经营的有声有色的。

  这天,纪念早上吃过早餐后,就过来苏色的画廊,到了中午时分,苏色提议去吃一家味道很不错的日式料理,刚好纪念也饿了,两个人等杜拉过来后,就一起结伴要去吃饭。

  只是,才走出画廊,就来了不速之客,是念念的前男友忽然出现,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而且念念这个前男友是真的很嚣张的样子,开口就拿陆总来恐吓念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