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相毅为命:你的行为让我很恶心(1/2)

加入书签

  “停车!”顾明恺略微沉吟了一下,吩咐司机。

  司机立刻将车停在了路边,只不过,他是要送顾局回局里开会的,也不知顾局这突然让停车,是要耽搁多久,会不会误了会议啊?

  顾明恺的长指在膝盖处轻叩了两下,转而又对司机道,“正好我们中午也没吃饭,正好,进去吃点东西再回局里。”

  司机微愣的功夫,顾明恺已经推门要下车了,司机连忙跟下车去,在顾明恺旁边提醒道,“顾局,下午的会……”

  “给陈秘书打电话,让他把下午的会推迟,我晚会儿再回去!”

  “哦,好,好的,顾局!”司机一看,顾局都这么吩咐了,连忙给陈秘书打电话去了。

  顾明恺走进饭店,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口位置的两个人,苏色在看菜单,一边看着,两个人还在融洽的说着什么。

  于是,顾明恺没有半分迟疑的向着苏色那桌走去,在苏色身旁站住,开口,“色色?”

  苏色正和纪毅说着话,话说到一半儿,忽然感觉到隐约的压迫感,刚要转头看去,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

  是顾明恺?

  苏色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怎么会这么巧?

  她一和纪毅哥出来,就碰上顾明恺?

  苏色转过头去,微蹙着眉头看着居高临下站在自己身旁的顾明恺,还没等张口说什么,顾明恺却已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和司机中午没吃饭,刚好在附近,就随便找了这家饭店,没想到这么巧,你也在,那就一起坐吧!”

  说着,顾明恺已经很有主人家的范儿,径自拉开苏色身旁位置的椅子,坐了下去。

  这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市中心饭店里,苏色并不想不顾形象的和顾明恺争吵什么,是,平时不顾形象的事她做得不少,但是今天纪毅哥在,她不想那么歇斯底里的。

  可是,顾明恺刚刚那话,还是让苏色觉得很可笑,他刚好在附近,又没吃中午饭,更是恰好找了这家饭店,于是就碰上了她……

  他和她到底是多么的有缘分,才能恰好有这么多的巧合?

  为什么,她和他结婚几年,她从来没觉得,他们之间那么有缘分呢?

  顾明恺到底在玩什么,苏色是不知道的,不过今儿这么巧合的事,她猜八成是顾明恺也派了眼线跟着她,知道她跟纪毅哥出去,就立刻汇报给顾明恺知道了,然后,就有了之后一系列的巧合……

  司机给陈秘书打完电话,推迟了会议之后,进饭店找到顾局,发现顾局都已经坐在太太那桌了,也只能是尴尬的走过去,更加尴尬的在太太朋友身旁的位置上坐下。

  苏色随手将菜单递给顾明恺,扫了一眼落座的司机,才对顾明恺说道,“我们已经点完了,你想吃什么,点菜吧!”

  司机接下顾太太那一记眼神,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绷着胆儿,装不存在。

  顾明恺的出现,倒并没让纪毅觉得尴尬,他一直是从容的坐在那儿,脸上的神情温和。

  “哦?已经点了什么?”顾明恺接过菜单,翻了开来,并且问向苏色。

  苏色不会不知道顾明恺是故意的,她就是想看看,顾明恺今天这顿饭,到底想怎么吃,于是,她把打了对号的餐单放在了顾明恺的面前,让他自己看。

  顾明恺似乎大有演戏演全套的想法,真的是拿起餐单仔细的看了起来,扫了一眼已经点的菜之后,对苏色说道,“色色,我看点的菜都是咸辣口味的,你不是爱吃酸甜口的吗?那我点两道酸甜口的菜。”

  顾明恺一边说,已经拿起了笔,在餐单上勾画了两笔,然后看向纪毅,“纪先生,应该不会介意吧?色色平时不怎么吃咸辣口味的菜,我估计今儿是色色请纪先生吃饭,应该按照你的口味来的,但正好我在,就自作主张了。”

  纪毅摇摇头,“没关系,我不介意。”

  此时此刻的苏色,真的很想为顾局长拍手鼓鼓掌,啧啧,瞧瞧顾局长这丈夫做的多么称职,还真是处处为她着想啊!

  她都忍不住觉得,自己是一个倍受丈夫宠爱呵护的幸福妻子了,感觉之前她向纪毅哥诉苦说的那些关于婚姻,关于爱情的不幸福,都像是她在无病申银一样。

  可是,苏色也真的很想对顾明恺说一句,她和他之间,不是他演这么一天,没有多少感情,没有多少爱情的婚姻本质就会变了的,除非,他演的不是一天,而是永远。

  不过,妄想忙碌的顾局在婚姻这场戏中上演永远,她已经不是那么天真的傻女人了。

  年少轻狂时,不是没做过傻事,执着的追到顾明恺不就是她干的最傻的一件事嘛,但是现如今,在这场婚姻中,磨去了一切的她,早已经看透了,也傻不下去了……

  顾明恺将餐单递给了服务员去下单,等待上菜的时间里,顾明恺像是聊天一样问苏色,“色色,今天和纪先生去了哪儿?书店吗?”

  顾明恺的观察力的确很敏锐,他只是淡淡的扫了扫,就看到了苏

  色放在地上的一袋书。

  苏色懒得对顾明恺说什么,就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

  “买了什么书?其实,下次如果你想逛书店买书,让我陪你就可以,你下次提前跟我说,我就安排时间陪你,嗯?”

  顾明恺说着,视线看向了纪毅,“纪先生的腿走路不方便,色色,这种事还是尽量不要麻烦纪先生了!”

  顾明恺的语气听起来平淡,但是矛头是直指纪毅的,顾明恺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三言两语贬损一个人的本事可谓是练到出神入化的本事了,像他现在这种地位,说什么话哪还至于带脏字,他可以不带一个脏字,让人抬不起头来。

  纪毅早就说过,他的腿是从小落下的残疾,这么多年,试图利用他的腿来贬损他,或者是带有色眼镜看待他的人,并不是没有,所以,他是真的已经习惯了。

  顾局,不是第一个!

  如果可以做一个健康人,谁希望自己是残疾人,可是老天让他的腿落下了残疾,他除了坦然接受,还能怎样?难道他要怨天尤人,让自己陷在痛苦中,一辈子无法自拔吗?

  再说,他有爱他的家人,爸妈和念念,他们每个人都深爱着他,他怎么能因为一个腿的微残,就让自己,让家人生活的不幸福呢?

  所以,这些年来,但凡遇上谁,用他腿的残疾来攻击他,他都不会和对方争执,由得别人说吧,他只要不放在心上就可以!

  是以,顾明恺的话说完,纪毅几乎连脸色都没有变,还是那样坦然的面色,面对着苏色和顾明恺。

  可是,纪毅习惯了,不代表苏色也习惯了,她听着顾明恺那句话,只觉得特别的刺耳!

  在她最难过的那一天,是纪毅哥陪着她度过的,她不知道纪毅哥当她是什么,但是她却当纪毅哥是她的哥哥,她的朋友,就像念念一样,是她苏色心里很重视的一个存在。

  既然是她的朋友,她很在意的人,她就由不得他被人为难,甚至用这种明显带有歧视的话来伤害!

  苏色的手,攥成了拳头,猛的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侧身看着顾明恺,微微扬高了声音,“够了,顾明恺,别再演了,你的行为让我很恶心!”

  对顾明恺说完,苏色看向纪毅,“纪毅哥,我们走,我不想在这儿吃饭了,我们换别的饭店!”

  说完,苏色已经弯身拿起地上的书,率先一步掉头向饭店门口走去。

  纪毅看了顾明恺一眼,薄唇微微抿着,没有说什么,拿起书,站起身,也向门口走去。

  这时,服务员过来上了菜,只不过原本坐了四个人的餐桌,已经只剩下了两个人。

  很快,菜就上齐了,四个人吃的话,都有些多,只有两个人,看起来实在有些夸张了。

  司机看着对面的顾局从容的拿起筷子,优雅的夹着菜,送入口中,忍不住轻声的问道,“顾局,太太都走了,你不去追吗……”

  顾明恺淡淡的扫了司机一眼,“她在气头上,不必追,等消了气就好了,夫妻哪有隔夜仇?”

  苏色走出饭店,深吸了两口气,才稍微冷静下来。

  看向身后才走出来的纪毅,苏色一脸的抱歉,“纪毅哥,对不起,我没想到好好的一顿饭,会变成这样……”

  苏色是真的很愧疚,是她要请纪毅哥吃饭算是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