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相毅为命:男人,都是自私的(1/2)

加入书签

  因为苏父早年在南方待过,所以养成了吃早茶的习惯,几乎每周都会出来吃一两次早茶。

  一般,陪着苏父的当然都是苏夫人,偶尔苏色也会陪着爸妈一起,一家人吃早茶,苏夫人当然都会想着叫上女婿,只不过,十次有九次,女婿都因为忙,没法陪着他们一起。

  这次,顾明恺主动提议一起去吃早茶,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即使,她对顾明恺没有了信心,但是顾明恺主动要献殷勤,还能让爸妈高兴,苏色没道理错过。

  于是,她给老妈打了电话,跟她约了周五早上一起去饮早茶,苏夫人听了,当然特别高兴。

  周五一早,顾明恺开着车,苏色坐在副驾驶,他们先去苏家大宅接了苏色爸妈,然后再开车去苏父常去的一间广式茶楼。

  四个人进了包房,装修的古色古香的茶楼,看上去很有种老广东的韵味,饮茶时,包房门都是开着的,因为走廊上会有推车叫卖的,供客人随时叫餐。

  今天的顾明恺,真的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殷勤的为苏色爸妈服务,一会儿去端茶水,一会儿叫餐,整个早茶吃下来,他几乎没怎么动筷子,一直都在为苏色爸妈忙活。

  苏色就任顾明恺忙前忙后,她安静的不吱声,微微低着头吃着早茶,但是也能感觉到,老妈频频朝她瞄来的视线。

  她抬头看过去,老妈就指指顾明恺,用口型问她顾明恺到底怎么了?

  是太殷勤了吧,殷勤的都有点过了……苏色心里忍不住想着。

  可是,她其实也没办法跟老妈解释,顾明恺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已经习惯了对自己没多少感情的顾明恺,可他却忽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打算重新做人了,这么说风就是雨的变化,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吃过早茶,苏父的司机过来接他了,于是苏父就直接由司机载着去公司了。

  顾明恺要送岳母和苏色回去,苏夫人倒是拒绝了,说是要跟女儿一起逛逛街,于是让顾明恺先走。

  顾明恺看着苏色,难得有耐心,声音竟然还有几分温柔,“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在开会也会接,或者给我发信息!”

  苏色点点头,心里却忍不住想,现在她发信息,顾明恺会回复了是吗?可是之前呢?每一次她满怀着期待给他发信息的时候,他的回复都在哪儿?

  顾明恺的车刚一离开,苏夫人已经迫不及待的问苏色,“色色,明恺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化这么大?”

  苏色看着妈妈焦急的神色,摇摇头,还摊了摊手,“我也不太清楚!”

  苏夫人有些嗔怪,“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和明恺是夫妻,天天睡在一张床上,他变化这么大,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听话,老老实实跟妈妈说说,啊?”

  苏夫人打着刨根问底的架势,扯着苏色进了附近一家咖啡厅,又要了两杯咖啡,势要苏色说点什么。

  刚刚饮早茶的时候,苏色才喝了好几杯茶,这会儿又咖啡,她自然是咽都咽不下去的,可是顾明恺前前后后换了个人的改变,她要是不对老妈老实交代点什么,老妈也不傻,哪能敷衍得过?

  苏色对着咖啡,叹了一口气,“最近,我已经没有再捉顾明恺的歼了,他跟什么女人接触交往,我完全都理会了。”

  苏夫人点点头,认真的听着。

  “这几年下来,我也是累了,估计是我不再追着他的行为让他很满意,他前几天对我说,让我一直这么保持下去,他也会试着多分一些时间给我给这个家,他说让我们重新开始……”

  “色色,明恺这是浪子回头了,好事啊!”苏夫人听了苏色这番话,登时瞠大了眼睛,有些激动的说道。

  苏色看着老妈,心里很清楚,老妈从小就宠着她,惯着她,对她哪有什么严苛的要求,只是想她生活的幸福而已。

  当初选择跟顾明恺在一起,是她任性,认准了自己的想法,不管老妈怎么劝都不听,所以老妈最后也拗不过自己,还是答应了她和顾明恺。

  后来,眼看着她过的不幸福,老妈能怎么办?也只是替她难过,替她伤心而已,难不成她还能怂恿着她离婚吗?她若是成了离婚的女人,老妈不是更跟着难受?

  现在,顾明恺突然就玩起了洗心革面的游戏,最开心,最窝心的怕就是老妈了,她这个女儿有过幸福日子的可能,她当然最高兴了!

  苏色忽然有点心酸,从她和顾明恺结婚之后,她什么场合都闹过了,顾明恺不以为然,可是老爸老妈不会一点风声听不到的,他们知道她为了顾明恺做得那些事,也只是替她着急上火而已,想一想,她好像真的是,让爸妈为她操了太多的心,太不懂事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只是为了安抚老妈的心,她也宁可和顾明恺将就下去,一辈子而已,不长不短,她也未必坚持不下去。

  可是,她现在真的很迷茫,她真的不知道,顾明恺说要重新来过,这次能装多久?她愿意一辈子,他能装一辈子吗?

  “妈,可是我,

  我不知道,我还能对他抱希望吗?”这就是苏色此刻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色色,妈妈怎么会不知道,你这几年跟明恺过日子,吃了多少苦?有时候,妈妈也会想,如果当初强势一点,就是不答应你和明恺在一起,那你现在是不是能更幸福一些?可是,你当初已经做出了这种选择,哪还有后悔药让我们吃呢?”

  苏夫人叹息了一声,摇摇头,“妈妈早想跟你说,这男人啊,都是自私的,连你爸爸也一样,他们既想要家的温暖,又想要自由,你想想你之前都是怎么对明恺的?妈妈也不是为他讲什么情,但是他在那个位置上,肯定很多人想要巴结他,求他办事。

  自然而然的,就得把好处奉上,所以应酬的时候,往他身边推一两个女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是不是?哪怕你爸爸,平时在外面应酬,难道就不会有女人在场?只不过妈妈知道有女人在场,也不会去干涉太多而已,你干涉的多了,他就会觉得缺少了自由,就会有叛逆的心里!”

  苏夫人伸手越过桌面,拍了拍苏色放在桌面上的小手手背,“色色,其实男人啊,都像小孩子一样,反叛心里特别强烈,最不喜欢管束!”

  等妈妈说完,苏色才开口,不知道为什么,嗓子有些干涩,而却还觉得有些苦涩,“妈,你的意思我懂,因为我之前看管顾明恺看的太严苛了,是吗?可是妈,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洁身自好的男人,难道男人面对着主动扑上来的女人,就没有拒绝的吗?不,不会的,这种男人还是有的!”

  苏色抿了抿唇,对妈妈说这番话的时候,心口都是堵的,“我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我甚至不要求我的丈夫拥有万贯家财,哪怕他什么都没有,只要我有,我就可以给他我的全部,可我唯一要求的,只是他能一颗心只有我,不会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可是很显然,顾明恺并不是这样的男人……”

  苏夫人当然知道,她的色色在爱情上是多要强的人,她握了握女儿的手,“那色色,你打算怎么办?你和明恺的日子,总要过下去的,妈妈看得出来,你并没想和他结束。”

  “是,我不想结束,我也不甘心结束!”苏色对妈妈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我能怎样,只有过一天是一天了,即使顾明恺对我说那番话的时候,是很认真的态度,可是六年了,我真的没办法那么轻易就对他恢复信心……”

  “色色啊,妈妈也不强求你什么,既然现在明恺有心和你重新开始,而你又舍不得结束这桩婚姻,那不如试着好好过日子,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更何况你和明恺这么多年的婚姻,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是不是?色色,你听话,好不好?”

  最后,苏色还是答应了妈妈,因为她不想妈妈再为她的事,操那么多心。

  反正,日子也是要过下去的,她也只能这么将就着过下去了……

  和妈妈分开后,苏色去了画廊,在画廊一直待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才开车回家。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她接到了念念的电话,才知道,原来陆总明天要出国,她忽然想起顾明恺也说,周末要出国考察,也许,两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