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相爱未晚:你和明恺的婚姻,很不幸福吧?(1/2)

加入书签

  夜里,苏色做了个梦,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

  梦里,她走在a大载满了法桐树的小径上,一抬头,就看见了走在前面的顾明恺。

  她当然立刻追上去,想找机会多跟顾明恺说几句话,可是她还不等走到顾明恺的身边,忽然发现,顾明恺的身边已经有了人,占据了她想要的位置。

  她疾跑了两步,跑到那人面前,才看清,那个人是姜可薇。

  她立刻大声质问姜可薇,她和顾明恺到底是什么关系?

  只见姜可薇冲着她微微一笑,然后便倾身去和顾明恺的唇吻在了一起。

  她登时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看向顾明恺,想向顾明恺求证,却发现顾明恺和姜可薇吻的竟然那么投入……

  “啊!”惊叫了一声,苏色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沉浸在卧室的黑暗中,苏色抬手抹了抹额头,才发现手背上都是冷汗。

  她靠着床头冷静了几分钟,才掀开被子下床去厨房倒杯温水喝。

  凌晨三点多,苏色靠在厨房的流理台上,一口一口的喝着水,整个人还显得有点失神。

  不知道怎么就做了这么奇怪的梦,而且感觉这个梦那么的真实,像是真实发生过一样。

  大概是因为才刚见了姜可薇的缘故吧,姜可薇那太过明显的目的,到底还是对她产生了影响。

  苏色喝了大半杯水后,将水杯放在流理台上,转身拖着略有些沉重的脚步返回卧室。

  不管姜可薇和顾明恺当初到底是什么关系,姜可薇现在从国外回到了海洲,而且看似有常住不离开的打算了,那她似乎就可以肯定,日后,姜可薇会不断的充斥在她和顾明恺的婚姻里,像是梦魇一样挥散不掉……

  接下来的时间里,苏色再睡不着了,只能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差不多将近天亮时,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早上,苏色起来的时候,徐阿姨早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苏色从卧室出来,在餐桌旁坐下,徐阿姨看到苏色的脸色,连忙关心的问道,“小姐,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苏色摇摇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豆浆,“我没事,徐阿姨,估计是昨晚没睡好!”

  昨夜那个噩梦之后,她就一直折腾着到天亮才睡过去,脸色能好就怪了。

  吃过早餐,苏色要去画廊,她坐在梳妆台前,特意将脸上的粉扑的重了点,尤其是为了遮住眼底明显的青黑。

  上午的时候,有师哥又送来了几幅画,是要放在画廊售卖的,苏色将几幅画找到适合悬挂的地方挂好后,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

  杜拉过来帮忙,让苏色去吃午饭,苏色没什么胃口,只想着去离画廊不远处的咖啡厅买杯咖啡,昨晚没睡好,她这会儿感觉精神很是萎靡,干活也没有力气。

  只是,苏色还没等走出画廊的大门,就看见了正走向画廊的姜可薇。

  苏色看着那道纤柔的身影,心下涌起的念头就是,看来,姜校花还真挺心急啊!

  昨晚才找上她,说想来画廊参观看看,今天立刻就过来了……

  看来,她也没办法出去买咖啡了,顾明恺的故人来了,她这位顾太太,总要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人家,别让人家有被怠慢的感觉啊!

  姜可薇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苏色,她微微的牵起唇角,来到苏色的面前,停住脚步,“顾太太,我昨天才说想来画廊看看,今天就过来了,希望你别介意……”

  “不会啊!”苏色笑着说,“姜小姐过来是来看画的,倘若真的有合你眼缘的画作被你买回去,你是照应我的生意,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呢!”

  不就假惺惺的你来我往嘛,她虽然从出生就娇生惯养,一大家子人护着疼着,但是不代表面对姜可薇时,她就要甘拜下风。

  之前收拾那些跟顾明恺牵扯不清的女人时,她一向都是手到擒来的,被她折腾过的,哪个也不敢再对顾明恺动一丁半点心思了,早就怕的躲远了!

  姜可薇像是一朵娇怜的白莲花,亦或者清纯的绿茶婊,但是当然,她标配的特点就是高冷,即使看起来很是目中无人,却也不至于到惹人厌恶的程度。

  因为男人嘛,一向是最懂得疼惜女人和怜香惜玉的,只不过,他们想怜惜和疼惜的,一般极少会是已经被他们骗到手的女人……

  姜可薇随着苏色走进了画廊,逐一的欣赏着每一幅抽象画。

  其实,抽象画这种艺术形式,有时候也是要看缘分的,不懂画的人,很可能看到的就是一副乱七八糟的油彩,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

  姜可薇大致上在画廊里走上一圈之后,最后停在了一幅画前,一直的看着那幅画,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

  看着那幅画旁边的落款写着苏色的名字,姜可薇微微回头,对身旁的苏色问道,“顾太太,这幅画,是出自你手吗?”

  苏色点点头,回道,“是的,是我画的!”

  苏色的心情略有些复杂,

  她清楚的记得,昨晚姜可薇说想来她的画廊看看时提过,她只是学过一点,对画画挺感兴趣的。

  但是抽象画并不比其他的美术作品,可以一目了然,抽象画在欣赏起来还是稍有难度的,可是姜可薇却能那么凑巧,显示出对这幅画很感兴趣。

  这幅画正是她和顾明恺闹的很僵那会儿,她的心情极差时画出来的,她还曾经问过念念对这幅画怎么看。

  念念说她不太懂得怎么欣赏抽象画,却能够感觉出来,她在画这幅画的时候,状态很不好……

  难道,她的心情真的是那么淋漓极致的表达在画里面了吗?让每一个看画的人都能感受出来吗?

  念念能够感觉出她在作画的时候心情不好倒也无所谓,可是让姜可薇看出来,她就很有所谓!

  姜可薇抬起手,轻轻的落在裱着画的玻璃框上,一双眼甚至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画,半晌,才又开了口,“顾太太,你和明恺的婚姻,很不幸福吧?”

  苏色一瞬间,像是被雷电击中一样,整个人猛的一惊。

  她才刚觉得,姜可薇应该是从画中窥察出她的心情了,却没想到,姜可薇似乎已经从画中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可是,面对着这么个从出现开始,就将自己想要插足的念头表达的很明显的女人,她怎么可以怯懦,怎么可以认输?

  就算,她和顾明恺的婚姻,的确很不幸福,她的确对顾明恺没有了可以继续并肩走下去的坚定信心,但是她仍旧不想承认,至少是不想在姜可薇的面前承认!

  苏色暗暗的,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才微微笑着,反问道,“咦,姜小姐为什么这么问?”

  姜可薇转过身,面对着苏色,“我是从这幅画中看出来的……这幅画顾太太想要表达的是一个被困在感情中走不出来又不舍得放弃的女人,这四周的黑色,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束缚着她,让她挣脱不出来……”

  姜可薇顿了顿,又继续道,“因为这幅画是顾太太画的,我就大胆的把画的主旨联系到顾太太和明恺的现实生活中了,我说的对吗,顾太太?”

  呵,看来说姜可薇是白莲花还真是对不起白莲花这个形容词,如此咄咄逼人,哪里还有半点白莲花惹人联系的模样?

  “姜小姐,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对于欣赏绘画作品貌似真的挺有自己一番独到的见解,但是这只是一幅画作而已,它只不过是我随心所欲画出来的,可能我画它那天心情真的不太好,但是姜小姐又怎么会想着把它联系到我和明恺的现实生活中呢?”

  苏色边说,边笑着摇摇头,“我和明恺虽然不会像电视剧里虚构的那么甜蜜,但是我们的生活还是很幸福的,真的是有劳姜小姐操心了……”

  姜可薇也笑了,笑容是挺动人的,“顾太太,一个女人的婚姻幸福还是不幸福,是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出来的,我也只是关心明恺和顾太太而已,毕竟我和明恺曾经是同学!”

  “那姜小姐的婚姻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请恕我真的是不太会看面相,但是我想应该不见得有我和明恺幸福吧?”

  姜可薇的脸色,因为苏色这句话,蓦地一变,但是她却没有太明显的表现出来,很快的掩去了面色的变化。

  “顾太太,大概是我刚才的话太唐突了,让你觉得心里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向你道歉,我并无恶意的,就像我说的,我只是关心明……”

  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