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相爱未晚:我离婚了(1/2)

加入书签

  顾明恺的注意力转移到打来的电话上,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由于工作性质,顾明恺身边有两个手机,一个号码是私下的,一个是对公的。

  因为经常会有很多有事相求的人辗转打听到顾局的电话,所以顾明恺对公的手机一般都放在陈秘书那儿,经由陈秘书帮他处理那些来电,只是偶尔才会放在他手上。

  可是,此时此刻,打进来电话的,却是顾明恺私下的那个手机。

  事实上,未免私生活不受到太多干扰,顾明恺私下的号码相当保密,在工作圈子里,大抵除了陈秘书之外,几乎没人知道顾明恺私下的号码。

  所以,这个电话,自然不会是有求于他的人打来的。

  顾明恺略微沉吟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你好,顾明恺!”

  不管苏色和顾明恺的婚姻生活是否融洽,苏色作为顾太太,自然知道顾明恺有两个号码的事情。

  她每次找顾明恺时,打给他的也是这个私下的号码,所以她当然也知道,顾明恺这个私人的号码,几乎不给别人,知道他这个号码的人数很有限。

  看着顾明恺接通电话,苏色忽然就想起,同学会那晚,姜可薇对她说过的话。

  当时她有心刺激姜可薇,问她需不需要告诉她顾明恺的电话,姜可薇说,顾明恺是个念旧的人,念旧的人会一直用一个手机号码,很多年不换。

  苏色不知道顾明恺到底是不是个念旧的人,当然她也不认为,念不念旧这种事可以通过换不换手机号码来衡量,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顾明恺这个私底下的手机号码,的确就是他大学时用的那个号码,这么多年,一直留着用,没有注销。

  也因此,在顾明恺接通这个电话的一刹那,苏色就豁的意识到,这个电话,或许就是姜可薇打来的。

  苏色听不见电话另一端是男是女,也听不见说了什么,但是很快,顾明恺的回应就印证了苏色的猜想,因为顾明恺反问了一声,“可薇?”

  白学姐说,姜可薇当年毕业之后,就结婚了,嫁给了一个老头子,之后很快随着她的老公出了国,一直到不久前才回来。

  一个多年不见的人,只是说了三言两语,顾明恺就很肯定的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似乎,她在顾明恺的面前,用故人来形容姜可薇,都不算适合。

  姜可薇,对于顾明恺来说,远远仅非一个故人那么简单!

  苏色很想知道,到底姜可薇和顾明恺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当年她就很想知道,可是后来,姜可薇和顾明恺似乎没了接触之后,她也就渐渐忘记了这件事。

  如果,不是若干年后,姜可薇又重新出现了,苏色也未必会想起这个问题,只不过,当年她没法知道答案的事情,现如今,有可能知道吗?

  顾明恺,会坦然诚实的告诉她吗?

  苏色一点信心都没有!

  苏色安静的靠在了车窗上,耳边是顾明恺低沉的讲电话声音,但是她的思绪,却是乱糟糟的。

  她的手,放在锁骨间的那颗红宝石上,红宝石闪着鲜艳欲滴的深红色,透过车窗玻璃,似乎隐约折射出一道红光。

  这条项链,是真的很美,而且这算是顾明恺有心送她的第一份礼物,意义是不一样的。

  可是,她心中的喜悦,甚至还没扩散开来,已经被一个突来的电话给打散,像是打碎的玻璃一样,碎了,碎成了一片片。

  姜可薇是真的很着急吧,她在同学会的第二天,就急于印证她和顾明恺的婚姻是否顺遂和谐,在顾明恺刚刚走下飞机,就急不可耐的打来了电话,叙旧。

  就好像是,姜可薇几乎掌握着她和顾明恺的生活一样,无处不在!

  苏色的手,握紧了那颗贴着她前颈肌肤的红宝石,红宝石石身微凉,像她的心一样,也是凉的!

  “好,那我们再约时间!”顾明恺这么说完,结束了这通电话。

  苏色轻轻的,转眸过去,看着顾明恺的侧脸,她企图从顾明恺的脸上,看出些许端倪,关于他和姜可薇的端倪,可惜,她用了那么久都根本从来没看清楚过顾明恺,更何况是这一刻呢?

  苏色的手,稍稍攥成了拳头,她是顾太太,已经是顾明恺结婚六年的结发妻子,和他并不是当年追而不得的关系了,最起码,她是有资格大大方方的问他,他和姜可薇到底是什么关系的!

  苏色从来也不是习惯于把事情藏着掖着的人,于是,她吸了口气,问道,“是姜可薇吗?”

  顾明恺看向苏色,似有略微的诧异,“你知道?”

  苏色点点头,“同学会的时候认识的,我能知道,你和姜可薇曾经是什么关系吗?”

  顾明恺的眉心,下意识的微微蹙了蹙。

  过去的六年里,苏色搅了顾明恺一个又一个的应酬,收拾教训了很多的女人,她在顾明恺周边那些人以及这个圈子里那些人的眼中,就是个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又没有脑子的富家女而已。

  苏色知道,他们一定都认为,如果她有脑子,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来看着自己丈夫的。

  但其实,苏色并不傻,也不是没有脑子,她其实是个很敏感,很聪明的女人。

  从小被当成公主一样呵护着长大,似乎已经注定了,她不可能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当然,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只看人想不想做,有没有心去做而已。

  她也想像念念一样,用温柔去征服男人,让哪怕陆总那种男人,都情根深种,可是,面对着结婚之后不久,就对她开始冷淡的男人,她若是再温柔下去,等待她的,怕只是将属于她的老公,双手奉上给别的女人吧!

  所以,她才会一次又一次用这种激烈的方式,她只是想要保全自己的婚姻而已。

  这份爱情和婚姻,是她费了很大的力气追来的,她不想,也不愿那么轻易就放弃……

  苏色敏感的捕捉到了,她问出那句话后,顾明恺表现出的,那一瞬的不耐。

  她怎么忘记了,顾明恺突然想要跟她重新开始婚姻生活的前提要求就是,要她保持不过问他应酬和私交。

  是因为,这些日子,她灰了心,凉了心,不再去捉歼,不再像盯梢一样紧盯着他不放,这种自由让他满意了,他才肯给她了那回归家庭的施舍……

  所以,她又去追问他的私交,这在顾明恺看来,就是犯了他的忌讳,所以,他才会流露出那种神情和反应!

  顾明恺还是回应了苏色的疑问,“姜可薇怎么说?”

  苏色轻轻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她说,你们是同学。”

  “那就是同学!”

  顾明恺说完,俨然没有了再开口的意思。

  苏色也不再问了,或许可以说,这失望的结果,她是可以预料到的,只不过她还是不肯死心,非要证实一下,让自己痛一下才好。

  如果,真的只是同学,姜可薇的出现,不会这么咄咄逼人,不会目的性这么强烈。

  苏色不知道,这几年,姜可薇在国外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同顾明恺没有任何联系,可事实上,就算两个人有任何联系,对于她来说,又有什么所谓?

  她对和顾明恺这段婚姻,早在姜可薇还没有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时,已经失去了信心,哪怕,顾明恺现在想要重新开始,她也已经怕了,她的一颗心总是胆战心惊的,就算顾明恺许以她再动听的话,她也未必敢再深陷一次了……

  苏色微微垂下头,头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小脸,她的脸上是那种凄怆的神情,她想嘲笑自己,明明是没信心的,明明是不敢相信的,可是在顾明恺对她说,他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时,她还是想要相信的。

  可是,顾明恺要做到的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接下来的路程,一直到回到家,车内都是一片安静,顾明恺没有再说什么,苏色也没有再说一个字。

  两个人,像是突然就陷入了莫名的冷战,可苏色知道,这冷战,来的并不莫名其妙。

  第二天早上,苏色醒来时,顾明恺已经出门了。

  苏色想起昨晚,他们睡觉时,似乎又恢复了那种背对着背,泾渭分明的样子。

  好像,这样才更适合她和顾明恺,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