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相爱未晚:我怎么可能给别的男人制造机会?(1/2)

加入书签

  “念念,什么意思?”苏色脸上的神情不自觉的就紧绷起来。

  “大叔说,其实他和顾局一直是朋友关系,只不过因为顾局的身份特殊,他们并未表现在人前而已!”纪念将陆其修告诉她的事,大致的说给苏色,“你也知道,盛世的很多开发规划都要经过规划局审批,未免有人说些什么或者找麻烦,这样少了很多事。”

  苏色点点头,“原来如此,顾明恺没有伤害陆大哥和你,我也安心些,否则我会一直心有不安的。”

  “色色,我想说的是,大叔的前妻曾经用盛世的股份诱贿顾局,当时只要顾局稍有动心,和大叔的前妻一伙,那么大叔想扳倒他前妻这件事,也不可能成功。

  你因为顾局和游游在一起,大闹饭店那天,其实就是大叔前妻他们策划让游游勾引顾局,胁迫他和他们狼狈为歼那天,所以顾局对游游表现出的亲密,应该都是做样子,装给他们看的,并不是真的对游游有什么意思,我们那天过去后,他对你表现的态度,应该也是在做戏的!”

  苏色真的是有些诧异了,因为她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天,会是念念来告诉她,顾明恺可能不是坏人,他做的一切都是装样子,都是在做戏。

  就像昨晚,顾明恺对她说的,他说他是在逢场作戏,他说他从来都只有她一个女人,至少当时,她对于他那些话,当着他的面可以说相信,但其实,她是不敢相信的。

  顾明恺从和她结婚最初,也没给过她太多的信任,又怎么能怪她对他无法信任呢?

  可是,当曾经听她讲过和顾明恺的最初,听她诉过不止一次苦,亲眼看着她捉歼的好朋友也来告诉她,她可能是被顾明恺的伪装骗了时,她忽然就茫然了,迷惘了,甚至不知道,到底真正的顾明恺应该是什么样的?

  她这个顾明恺的枕边人,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但很可惜,她从没看透过他……

  “色色,当然,日子都是你和顾局在过,婚姻也是你们两个的,外人没办法多说什么,可是我想,你是不是并不至于对顾局真的灰心丧气呢?也许,你还可以对你们的婚姻和爱情抱有希望呢?”

  “念念!”苏色忍不住笑了笑,“我倒还第一次发现,原来你这么适合当说客!”

  纪念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微微牵了牵嘴角,“我这不也是想我家宝贝的干妈能幸福嘛!”

  “放心吧,就算我跟顾明恺离婚了,我答应给我干女儿的大金牌啊,普拉达和香奈儿是不会食言的!”

  “色色,别这么说!”纪念的神情忽然恢复了认真,“我之前上班的时候,因为工作性质,偶尔也会接触一下官员,老实说官场就是个大染缸,那里面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再恶劣的都不在少数!

  顾局在这大染缸里,还能保持着自己的本色,其实他应该是个很明智的人,至少这样的男人,我不认为他若是对你没有感情,或者只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就跟你结婚,甚至一晃过这么多年……”

  “牛奶都要凉了,念念,把牛奶喝了!”苏色打断了纪念,说道。

  纪念也正好说的有些口渴了,拿起了杯子,喝了一口充斥着果汁香味的牛奶。

  “念念,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和顾明恺结婚六年了,六年这么长的时日,我都没能看透他,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他的演技太好,还是我们之间到底是不适合的,没什么缘分……”

  纪念看着苏色,有种,苏色似乎开始对这桩婚姻,到了寒心的地步。

  她还记得,当时色色给她讲她和顾局曾经那些过往时,即使那时的色色困在这桩婚姻里,也是不幸福的,但是她却依然很执着的说,不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婚的,她不甘心放顾局自由。

  可是,这才多久的时间,怕是连一年都没有,色色的心境,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色色,那你是怎么想的?”

  “念念,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也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了,和顾明恺能将就着过下去,就尽管将就着,等到某一天,我真的将就不下去时,可能也就真的到了我们该分开的时候!”

  似乎是因为,一开始纪念是想要给顾明恺洗白的,却没想到,说到后来,话题越来越沉重,纪念也只好不再就这么话题继续说下去,两个人换了别的话题。

  傍晚的时候,纪念回去了,苏色看了看时间,想着再等一会儿也闭店,就和杜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结果,不大会儿,就迎来了不速之客。

  苏色还以为,上一次的造访之后,姜可薇不会再来了,却没想到,她居然还会来。

  先是早上申请了她的微信好友,接着下午又来画廊,看起来,姜可薇似乎想在她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啊!

  但是,毕竟姜可薇什么都没做,苏色就算很是厌恶这个人,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教训她。

  至少,要教训她,也得等她真的做了什么再说……

  “姜小姐,看来你对我这画廊,还真是感兴趣啊!”

  姜可薇依旧是那

  番高冷的美人范儿,即使,她已经被顾明恺很直接的拒绝了。

  不管怎么说,她心里清楚,明恺拒绝她这件事,苏色不会知道,以她对男人的了解,以及对明恺的了解,这件事明恺不会说给苏色听的。

  所以,就算明恺拒绝了她,她也并非就完全没有机会了,相信她只要一直在明恺的身边,再努力一些,一定会让明恺看清楚,到底她和苏色,谁更适合他的。

  就算,她和明恺从未在一起过,明恺对她也没许过什么诺言,但是明恺和苏色,也并不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无非是苏色身上有明恺可以利用的价值而已。

  所以,论胜算,她未必会比苏色少!

  微微的笑了笑,姜可薇看着苏色,开口道:“顾太太,我的确是很喜欢你这画廊,前几日买走了你的一幅画,我挂在了我住处的客厅里,来我家的客人都赞不绝口,所以我才想,今天有时间,再来买一幅画,挂在卧室里。”

  “姜小姐这么看得起我的画,倒真的是我的荣幸啊!”送上门的生意,苏色没理由不要,即使她很清楚,姜可薇的目的根本就不纯。

  她引着姜可薇向画廊里走,同时对杜拉说道,“杜拉,去给姜小姐倒杯水,哦,对了,姜小姐,你喝什么?”

  姜可薇淡淡的说道,“白水就可以,谢谢!”

  “杜拉,那就去给姜小姐倒杯白水!”

  杜拉应道,立刻向库房走去,不大会儿,端着一杯水回来了。

  “姜小姐,喝水!”杜拉说着,作势将水递给姜可薇,只不过姜可薇还不等伸手来接,杜拉的手一歪,一整杯水已经全洒在了姜可薇的手上和衣服前襟上。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姜小姐,我这一没拿好,水就洒了……”杜拉连忙摆出一副不好意思又委屈的样子,转身跑去拿纸抽过来。

  杜拉是苏色的助手,小丫头大学毕业就跟着苏色,这么明显的行为,苏色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姜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助手太粗心大意了,水烫吗?如果烫伤了手,我就立刻送你去医院。”

  姜可薇脸上的神情,颇有种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苏色,缓缓开了口,“水并不烫,不过顾太太,似乎更希望我被烫伤吧?”

  苏色倏然蹙起了眉心,下意识就想反斥姜可薇,她还没那么无聊。

  洒姜可薇一身水这种小动作,也就杜拉这种小丫头能玩,她还真不至于暗中唆使杜拉做这种事,如果她苏色要是想收拾她,根本不会用也不屑用这种小儿科的手段,她大可以直接兜头揍她一顿,谁让她勾引她老公的意图那么明显呢?

  “姜小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姜可薇动作优雅的从随身背着的长肩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刚好杜拉也拿着纸抽回来了,抽出纸巾给她擦拭手上和衣襟上的水渍。

  直到擦的差不多,姜可薇才挑眉看着苏色说道,“顾太太,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

  “那自然是不会,我还不至于那么小气,再说,姜小姐还是我的客人,明恺的同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