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相爱未晚:你觉得,我应该怎么争取?(1/2)

加入书签

  叶谨臣和苏色来到了走廊的窗口处,叶谨臣似大致的打量了苏色一番,才缓缓的开了口,“过去的事,游游什么都不记得了,上次的车祸事故,她伤到了头,醒来后就失忆了。”

  苏色不算吃惊,因为刚刚周游已经对她说了,只不过以前说起失忆什么的,大多都是电视剧里虚构出来的,不过是看个热闹,苏色没想到,失忆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她身边人身上了。

  “那她,还有可能恢复吗?”

  “目前不清楚,可能某一天忽然就想起来了,也可能一直就这么下去。”叶谨臣说话的语气有些低沉。

  苏色点点头,想说点类似安抚的话,可是却有些不知怎么开口,一是因为她和叶谨臣的关系没那么亲近,二是因为之前和周游的关系也没那么和睦,饭店那次的事件,不管是不是误会,心里多少也会有疙瘩的。

  “不过,我自私的希望,游游一辈子都不要想起从前的事情。”沉默了一会儿,叶谨臣如是说道。

  这下子,苏色有些诧异了,忍不住微微瞠大了眼睛,有些不能理解叶谨臣的想法。

  “为什么?”

  苏色之前并不知道叶谨臣和周游还有关系,而且从今天他们相处的方式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应该是很相爱的,既然这样,叶谨臣不应该盼着周游一直失忆下去,应该希望她尽快恢复才是啊?

  毕竟,周游现在是失忆的状态,对叶谨臣投入的感情到底是失忆前的情感亦或是失忆后的情感呢?难道叶谨臣并并不会在乎这些吗?

  叶谨臣当然看得出苏色的疑问,但是他并不想多说太多,毕竟苏色是外人,而且他单独和苏色说这些,也是有目的的。

  “游游之前经历了很多不太愉快的事情,我希望她能借着这次失忆的契机,永远的把那些事忘记,不再想起来,就当从未发生过……”

  这想法挺自欺欺人的,苏色想着,但其实也能理解叶谨臣,就像她,偶尔也会自欺欺人一样。

  “苏色,我知道你和游游之前因为些误会,相处的并不太愉快,但是我希望,你能看在游游失忆的情形下,就当之前的事过去了,不要对她提起,可以吗?”叶谨臣看着苏色的眼神平淡,但其中还是隐约有诚恳的拜托之意。

  苏色抿了抿唇,点点头,“我不会对周游提及过去的事情,如果你希望的话,我r后若是巧遇周游,也可以当做从未认识过她。”

  按照念念的说法,顾明恺那天是借助周游,想要迷惑陆总前妻那些人的,他跟周游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和周游之间的所谓仇怨就也是误会,既然这样,她当然没理由因为那件事,紧揪着周游不放。

  看到苏色点头,叶谨臣也微微点点头,对苏色道谢,“那倒不必,倘若遇见,你就是游游不算太熟的朋友就好,很感谢你,苏色!”

  苏色笑了笑,“没关系,不用谢谢我,我什么都没做,再说,我们两家也算是有亲戚关系的。”

  叶谨臣挑了挑眉,“这亲戚关系能否恢复,还要看当事人肯不肯配合才是。”

  苏色和叶谨臣也没有聊再多,毕竟不算太熟,没那么多话。

  叶谨臣很快回了办公室,应该是去陪着周游了,苏色不知道周游现在是什么状态,但是按照那些电视剧里演的,失去了过去记忆的人,对自己的之前是一片空白,就会很容易没有安全感,对什么都产生恐惧。

  这种时候,依赖感势必会蔓延,而这依赖感自然会依附在一个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所以想必现在周游一定很依赖叶谨臣,他们的关系应该会更进一步的。

  可是,纪毅哥呢?

  苏色仍是站在刚刚和叶谨臣聊天的那个窗口,看着窗外,她所站的地方是医院主诊楼的五楼,从这里看出去,外面那片人工草地旁的小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有医护人员,也有病人或是亲属,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的,即使她在这儿,并不能将他们脸上的表情看得很清楚。

  苏色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心里竟然有些憋闷的感觉。

  看着周游失忆了,忘记了之前的一切,看着叶谨臣和周游在一起那么登对,没有人能挑出他们哪里不适合,俊男美女,男才女貌,她一个局外人,本不应该有什么意见,毕竟一切都与她无关。

  可是,想到周游忘记了之前的所有事情,自然也不可能记得,曾经,有一个男人,像是兄长一样的默默的守护着她,深爱着她,从无所求。

  苏色不知道,纪毅哥是不是已经知道周游失忆的事情,可是想一想,他那么在乎周游,哪怕当时周游和顾明恺搅在一起不清不白时,他依然愿意选择相信周游,那么周游出事,他自然不会不知道的。

  眼看着周游不再记得自己,而且周游的身边又有了新的护花使者,纪毅哥的心里,会是怎样的失落?

  苏色在窗前站了好久,一直在想这件事,直到全身都有些僵了,她想她真挺傻的,自己的生活和婚姻还一团糟呢,还有个小三虎视眈眈的盯着呢,她居然还有心情管别人的

  事情,替别人担心。

  可是,这个别人是纪毅哥,她还真的没办法,不当做一回事。

  这时,叶琅也检查完了所有项目,过来找苏色,苏色就跟着叶琅一起离开了医院,只等着过几天,体检结果出来,自然有人一齐送到苏家了。

  苏色回去的路上,还在想着周游的事情,叶琅开着车,在路口等信号灯,看到苏色一脸深思的模样,忍不住问道,“色色,你这是怎么了?从医院出来就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苏色缓过神来,摇摇头,“嫂子,我没事啊!”

  苏色叫惯了自己嫂子,怎么都纠正不过来,叶琅也懒得再纠正了,“有事就告诉我,是不是和明恺又闹矛盾了?”

  苏色听了嫂子这句问话,蓦地笑了。

  叶琅蹙起眉心,“笑什么?”

  “我笑嫂子你说我和顾明恺是不是又闹矛盾了,老实说,我有哪天和顾明恺不是闹矛盾中?我们两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心平气和相处的时日用十根手指头数都是数得过来的,不过啊,最近我们相处的倒真的挺好的,至少我没再捉歼,而他也没再跟我吵或是冷战。”

  叶琅听了苏色的话,有些生气,又有点心疼这丫头,毕竟她比自己小,就算她和苏译尧离婚了,但是从一开始她和苏译尧结合,认识苏色,并且了解她之后,她就一直挺心疼这丫头的。

  死心眼不说,还固执又倔强,受多少苦都自己憋着,对着大家就没心没肺大咧咧的,她怎么可能不心疼?

  但是她再心疼苏色,毕竟只是她的嫂子,和顾明恺之间还隔着一层,没那么亲近,所以即使有时候看着或者听说顾明恺的所作所为挺生气了,也为色色不值,却也没办法说顾明恺什么,更是没法教训他。

  何况,现在她和苏译尧都离婚了,更是做不了什么了,顶多也就是色色真的心情不好,她多陪陪她而已……

  “让我说你什么好?”叶琅看信号灯由红转绿,继续开车前行。

  苏色憨然一笑,“嫂子,我自愈能力这么强,你不用担心的!”

  “送你回家还是去画廊?”她们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四点多了,这会儿在路上堵一会儿,就直接晚高峰了,叶琅一边问,一边观察着看下个路口,一次转灯能否开过去。

  “嫂子,我不回家,也不去画廊,你送我去念念家吧,我今晚去找念念一起吃晚饭。”

  叶琅点点头,“地址告诉我。”

  苏色报上地址之后,两个人就继续堵在晚高峰的车阵里,不过好在能一起聊聊天,倒也没那么无聊。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叶琅忽然问道,“色色,你知不知道,明恺最近和一个叫姜可薇的女人走的很近?”

  苏色一下子愣了,眼眸瞠的圆圆的,“嫂子,你怎么会知道姜可薇?”

  姜可薇肯定不是警察部门的,嫂子每天又都挺忙的,哪有那美国时间关心顾明恺最近是不是又跟哪个女人走得近了或者关系暧昧了?

  所以,嫂子怎么会莫名其妙提及姜可薇,而且还问她知不知道顾明恺和姜可薇走得很近的事?

  正好前面堵的很结实,叶琅索性把手拿下方向盘,微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