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相爱未晚:我若是想动那个瘸子,轻而易举(二更晚上)(1/2)

加入书签

  苏色又在纪家吃了一顿很愉快的晚餐,即使,陆其修也在。

  吃过晚饭,苏色没好多留,于是纪毅送她出门去打车。

  站在园区门口等出租车时,苏色还跟纪毅说,她会帮他寻找合适女孩子的事是认真的,纪毅没办法,只能无奈答应下来。

  很快有出租车过来,苏色和纪毅道别之后,打车走了。

  苏色回到家时,大概不到九点,她打开家门走进去,客厅里一片黑暗,半点灯光都没有。

  苏色也没太在意,只想着这个时间徐阿姨肯定是走了,而顾明恺大概还没回来。

  在玄关处换鞋时,苏色还想着嫂子送她回来时对她说的那番话,她要怎么提醒顾明恺?

  嫂子的工作是机密,实话她肯定是不能告诉顾明恺的,那就只能以别的方式提醒他不要再接触姜可薇。

  可是,如果她直白的让顾明恺离姜可薇远一点,她真的一点都没把握,顾明恺会怎么想她?九成会认为,她是要干涉他的私交吧!

  换完鞋,走进客厅,苏色随手按下墙壁上的开关,客厅里一瞬间骤亮,苏色也才看到,稳稳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顾明恺。

  原来,顾明恺竟然在……

  苏色些微诧异了一下,开口问道,“你回来了怎么不开灯?”

  顾明恺仿若对于苏色的话充耳未闻,略微掀了掀眼帘,一双看起来有些深沉的双眸紧盯着苏色看着。

  等不到顾明恺的回应,苏色忍不住多看了顾明恺两眼,毕竟两人的婚姻存续了六年了,顾明恺心情好坏,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对于她说话不理不睬,又摆出那种阴云密布的脸,肯定是心情不好,甚至是很坏了。

  苏色回想一下,昨晚她和顾明恺之间还算愉快,没有吵架,更没有冷战,所以惹到他的应该不是自己。

  那既然不是她的问题,他心情不好,她还是别自找麻烦,再去招惹他了。

  于是,苏色也不再追问顾明恺什么,拿着包包,就要回卧室去。

  只不过,她才走不到两步,顾明恺已经开了口,声音森冷低沉,“苏色,站住!”

  苏色诧异的停住脚步,看向顾明恺,“什么事?”

  “你去哪里了?”顾明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问苏色。

  苏色抿了抿唇,想着顾明恺那么介意纪毅哥,她还是不要给纪毅哥找麻烦了,于是说道,“我和杜拉出去吃饭逛街,怎么了?”

  “还想骗我?”顾明恺一瞬就发作了,猛的从沙发上站起身,风掣一般的脚步,来到苏色的面前,大手一把抓住苏色的手腕,很用力。

  苏色有些怔愣,反应过来,挣了挣,没挣开,索性任顾明恺攥着,“我骗你什么了?顾明恺,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发疯?呵……”顾明恺冷笑了一声,握着苏色手腕的大手似乎又收紧了几分,“苏色,你连去哪里都要瞒骗我,你又是什么意思?心虚还是没脸说?”

  苏色不傻,刚刚顾明恺问她去哪里了,她没能嗅出他的问题是不是有什么深意,下意识就说了谎,可是这会儿,顾明恺都这么说了,她怎么可能还听不出来,顾明恺已经知道她去纪家吃饭的事?

  可是,从始至终她也不曾允诺过和纪毅哥中断友谊,不再来往。

  她行得正坐得端,和纪毅哥的关系也很清白,再说她和念念本就是好朋友,她去好朋友家里吃饭,又怎么了?有哪里有问题?

  难道,她连交朋友的自由都没有吗?

  顾明恺连自己都没管好,凭什么管她?

  “顾明恺,你说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心虚,什么叫没脸说?我有什么可心虚的?”

  若不是因为顾明恺几次三番介意纪毅哥,她何必说谎和杜拉出去吃饭逛街,她有什么必要不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她是去纪家吃饭了,更何况,饭桌上,陆总也在!

  顾明恺笑了,只不过那笑容,实在是阴森讥讽的可以,让苏色看了就不舒服,很不舒服。

  她很清楚,顾明恺那表情就是不相信,觉得她是在狡辩!

  苏色真的是很累,她不知道顾明恺到底为什么如此在意纪毅哥,如果他是担心他局长的身份被人说闲话,那何必只在意一个纪毅哥,她身边并不是只有纪毅哥一个男人,在她画廊寄卖画作的师哥师弟们,都是男人,她跟他们见面的机会甚至比纪毅哥要多得多,顾明恺怎么就不担心他们?

  更何况,她之所以会认识纪毅哥,也是因为他和周游那次,让她伤透了心,纪毅哥刚好在,安慰了她,陪她度过了最难熬的几个小时,她和纪毅哥才渐渐熟起来的,倘若没有他和周游那件事,她根本就未必会认识纪毅哥!

  “还要继续狡辩吗,苏色?”顾明恺阴鸷的开了口,“你是觉得我很傻,你随随便便的几句狡辩,我就可以安然的被你欺骗着?你打算等什么时候告诉我,你和纪毅的关系?等你们确定关系了,还是等你们尚了床,啊?”

  “顾明恺,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我说过很

  多次了,我和纪毅哥是朋友,只是朋友,你不要再侮辱我和纪毅哥,你如果有什么目的,只管说就好了,不需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在顾明恺说出那句她和纪毅哥上牀的话之后,苏色好像幡然缓过味来了,或许,顾明恺并不是在意他局长的身份被人说什么闲话,也不是介怀纪毅哥,他的目的其实是想要往她身上泼脏水。

  他要把她泼脏了,这样他哪怕是想要离婚,责任也不在他了,而是因为她。

  她可以是很多罪名,比如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比如移情别恋,再比如出轨背叛婚姻!

  不管是哪条罪名,最后的结果,顾明恺都可以如愿的离婚,而且不会受到任何人的质疑,因为那些质疑都会转嫁到她的身上,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她不安分,是她不知好歹,才会毁了这场婚姻……

  想到这儿,苏色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所以,顾明恺忽然回归家庭,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是打的这个主意,是吗?

  因为这种想法,苏色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变得刷白,没了血色!

  “苏色,谁教给你的,教你这么狡辩,教你颠倒黑白,教你错了也矢口否认,嗯?”顾明恺冷笑着说,“我有什么目的,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目的?我老婆特么就要出轨了,我应该有什么目的,啊,你告诉我,苏色?”

  这大概是第一次,苏色和顾明恺吵架,顾明恺甚至爆了粗口。

  苏色有一刹那的诧异,毕竟从前的每一次,顾明恺都只是沉声呵斥她,根本不会说这种粗口的话,顾明恺所拥有的教养,似乎可以让他总是沉着冷静,内敛自持。

  还要继续吵下去吗?苏色不知道。

  她并不是怕了顾明恺这种吵架的方式,她只是累了,因为不管她怎么说和纪毅哥只是朋友,清白的普通朋友,甚至她是把纪毅哥当成大哥一样看待的,顾明恺都不会相信的。

  他到底有没有目的,他的目的是不是如她所想,苏色知道,顾明恺不会坦诚说出来的,说出来他的计划他的目的还怎么实现?

  “怎么不说话?”顾明恺的脸逼近苏色,几乎和苏色的呼吸交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苏色淡淡的,声音有些低的回道。

  “呵呵……那就给我解释解释,这些照片为什么会发生?你特么和纪毅到底是什么关系?”

  顾明恺说着,将自己的手机硬塞进苏色的手中,才松开了她的手腕。

  苏色的手腕因为被顾明恺狠狠攥着,已经有一圈青紫,她的手有些颤抖的拿着顾明恺的手机,按亮,屏幕就定格在一张照片上。

  照片中的主角是她和纪毅哥,她似乎在说什么,而纪毅哥在温柔的笑。

  苏色继续的看下一张照片,是纪毅哥揉她头发的一幕,再下一张照片,好像采取了借位拍摄的角度,她和纪毅哥甚至像是要拥抱在一起一样……

  这些照片,都是刚刚发生的,就在她和纪毅哥在纪家楼下说话时,被拍下来的。

  拍照的人,一看技术就很好,像专业摄影师,否则怎么会把这么几张照片排出了艺术照的美感,排出了电视剧的海报效果?

  苏色看完照片,抬眸看着顾明恺,语气,一点都不激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