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相爱未晚:结婚这种事,他只会做一次(1/2)

加入书签

  姜可薇仿似看不到苏色脸上的淡漠,“我最近一段时间有些忙,一直没去顾太太的画廊转转,顾太太最近可又创作了新的画作?”

  苏色并不想跟姜可薇过多的纠缠,也不认为她们俩属于见面需要寒暄的朋友关系,姜可薇是虎视眈眈想要破坏她婚姻的第三者,她能这么冷静的和她对视,其实已经实属不易了,不是吗?

  苏色抿了抿唇,“姜小姐,我的画廊还不至于经营不善,我的画也希望能够卖给懂得欣赏的知音人,所以对于姜小姐这种居心不良的客人,其实我并不太欢迎!”

  “哦?”姜可薇笑了,“顾太太何出此言呢?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用居心不良这种词来形容我?”

  “姜小姐做了什么,或者想要做什么,还需要我直白的挑明吗?如果把话说得太明白,似乎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姜可薇脸上的笑容似乎更灿烂了些,她一直以为,苏色是那种从小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没什么头脑,更是没什么情商,充其量有些作画天分而已。

  尤其是上一次,她在明恺的办公室对她动手这件事,更是加深了她对她的这种看法。

  可是,今儿在医院楼门前狭路相逢,苏色回她的这几句话,倒是让她有些改变了对她的观感。

  她以为这位顾太太没什么战斗力,但或许,她有些小瞧她了。

  既然,人家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清楚,她自然也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她和苏色,本就不可能和睦相处,她的最终目的是取代苏色顾太太的位置,苏色对她是恨是憎她都不在乎的。

  “但是顾太太,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拐弯抹角,我更喜欢直白,顾太太既然都说了你的画廊不欢迎我,那我肯定也不好再去自讨没趣……”

  姜可薇顿了顿,倾了倾身子,靠近苏色一些,“不知道顾太太有没有准备好,要怎么守护好你的婚姻呢?或许下一次我们再见,你我所处的关系就要逆转了!”

  姜可薇的话中意思表达的这么清楚,下一次再见,她将会是顾太太,而她就要变成下堂妻了,是吗?

  苏色冷冷的笑了,到底是谁给了姜可薇这么大的勇气,来她这儿叫嚣的,是顾明恺吧,否则她凭什么有这种自信,顾明恺一定会离婚,再娶她姜可薇?

  所有敢挑衅正室的小三,难道不都是仗着正拥有男人的宠爱吗?

  “姜小姐似乎把未来想的太美好了,但是请你听清楚,我和明恺不会离婚,且不说我们现在很幸福,即使我们有一天不那么幸福了,我也不会放他自由的,如果姜小姐有这份捱得住寂寞的勇气,那么等吧!”

  说完,苏色擦着姜可薇的肩头,大步离开。

  她那番话,用来震慑姜可薇这个虎视眈眈的第三者或许可以,但其实连她自己都蒙骗不了。

  她可以口口声声说对姜可薇说她现在和顾明恺很幸福,可她真的幸福吗?

  顾明恺的人是在她身边,但是他的心到底在哪里,她从来没抓住过……

  苏色回到家,就觉得很累,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样。

  徐阿姨还在厨房忙碌,顾明恺这个时间应该在回来的路上,苏色看着客厅的陈列摆设,眸光都是恍惚迷惘的。

  念念生下了那么可爱,那么讨人喜欢的小公主,她逗着小公主一下午都不觉得累,心情都很好,可是离开时,碰上了姜可薇,一番唇枪舌战之后,她就觉得疲累无比。

  这原因,到底还是归结为她和顾明恺这桩出了问题的婚姻,仅仅是前段时间,她对这桩婚姻的心态还是不甘,她不甘心就这么结束,离婚给顾明恺自由,她付出了那么多,怎么能甘心?

  可是,现如今,她却发现,一切都无所谓了,什么甘心与否,既然付出过,也得到了,知道不属于自己了,就该有舍得的心。

  现在,她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能逼得她主动提离婚的契机而已了……

  即使,这些时日的顾明恺,很像是一个正常的丈夫了,可是在她的眼中和心里,却始终是不真实的,她甚至不敢去想,会不会某一天,顾明恺忽然就又变回原来的顾明恺了,又或者,可能现在的顾明恺,本就是有什么目的吧!

  没多会儿,顾明恺回来了,一边脱下外套挂好,一边走向沙发处的苏色。

  在苏色身边的位置上坐下,顾明恺的手轻轻的覆在苏色柔软的脸颊上,“怎么了?”

  “没事,有些累而已。”苏色侧了下脸,避开了顾明恺的手。

  “不是只是做个见证人,怎么会累?”

  “念念生了,八斤多的小公主,我们都是刚从医院回来。”苏色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顾明恺的双眼的。

  顾明恺听了,淡淡扯唇,“哦,那我倒是应该恭喜一下陆总,喜得千金了!”

  “是啊,的确应该恭喜的,小宝宝很可爱,我很喜欢!”

  苏色以为,她应该可以从顾明恺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只是很可惜,顾明恺那双讳莫如深的双眼,她始终看不透,所以大

  概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为什么顾明恺始终不肯和她生一个孩子?

  说到底,还是不爱,他不爱她,所以他们之间的结晶,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徐阿姨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桌,苏色从沙发上起身,走进卧室去换衣服。

  顾明恺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着苏色的背影,想着她刚刚说的那句话。

  她说,陆其修的小宝宝很可爱,她很喜欢。

  如果说连陆其修的孩子她也会有喜欢的感觉,那么他们的孩子,她也会喜欢吧?

  当年他们刚结婚,他清楚的听到色色和岳母说,她还年轻,不想要孩子,想要再玩上几年。

  刚好,他也的确需要几年的时间让他的事业攀上他想要的高峰,所以他一直谨慎不忘做措施,只是不想发生让他和苏色都措手不及的情况。

  他不希望发生超出他能够掌控的事情,倘若色色真的一不小心怀上,那么流掉是必然的选择,而他,再怎么理智,也不想亲眼看着他的骨血这么失去。

  所以,唯一的选择,就是不让色色怀上。

  六年时间,还真是白驹过隙,一晃就过了,六年后的现在,似乎也是到了他和色色之间,该重新掀开新一页的时候了。

  或许他和色色之间,有一个孩子作为调和剂,他们的关系也会有所缓和吧!

  他和色色从一开始,就不同于正常因为爱情结合的夫妻,他从不否认,他有心利用色色苏家的背景,才会答应和色色在一起。

  他也很清楚,他的心思,大抵除了色色不在乎之外,是她身边所有苏家人心中的一根刺。

  苏家人担心他对色色用心不纯,担心他日后爬到他想要的位置上后,会一脚踹开这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妻子。

  没错,他顾明恺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他当年的生活环境,也注定他没办法做一个好人,但是对于苏色,他很肯定,他即使没有那么深爱,也永远不会和她离婚。

  事实上,他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对哪个女人表现出爱情这种东西,他的人生规划中,从来就没有算上这两个字!

  所以当然,结婚这种事,他只会做一次,离婚更是不在他的考量之内!

  晚餐的餐桌上,苏色静默的吃着,脸上没什么表情。

  而顾明恺,似乎心情很不错,还一直在给苏色夹菜,让她多吃点。

  徐阿姨看着这小夫妻和睦的一幕,特别的窝心。

  是夜,顾明恺覆在苏色的身上,想要索欢。

  他已经决定,从今晚开始,就不再做措施,床头柜里常年不断的安全套,也可以都处理掉了。

  明天开始,他或许可以抽出时间研究一下,什么时候做床事更利于色色受孕,并且也跟她讨论一下,是时候要个孩子的事情。

  色色从没跟他提过孩子的事情,或许色色还觉得没准备好,但也不能再由着她了,不行的话,倒也可以让岳母帮着劝劝色色。

  感觉到压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那么熟悉的体温,那么熟悉的味道,可是,苏色的心里,满是空洞。

  她觉得,她好像从来都没认识过顾明恺,结婚六年,大学四年,高中三年,整整十三年,她都没有看透过他的心。

  她好像真的是,再给她多少时间去挥霍,也未必能够看得懂他了……

  顾明恺的吻,落在苏色的唇上,手拉下了她身上真丝睡衣的肩带,苏色扭过脸,另一只手抓住了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