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相爱未晚:你还真是阴魂不散!(1/2)

加入书签

  火锅店里虽然很嘈杂,可苏色握着的手机里,不管是那清晰的水流声,亦或是姜可薇带着得意和挑衅的那句顾太太,苏色都听得一清二楚。

  “姜小姐,你还真是阴魂不散!”缓和了几秒钟,苏色回道。

  姜可薇似乎笑了,“顾太太,我也是好心,没想到,让你这么在意!”

  呵,好心,她的心怕是已经黑了,憋足了劲想要抢到顾太太这个位置,倒也真是好意思说自己的是好心。

  可既然姜可薇打来了电话,苏色若是不让她说完,直接就挂断电话,岂不是浪费了姜可薇的一番‘好心’?

  “姜小姐,想说什么,就说吧!”

  “顾太太,我真的只是好心告诉你一声,今晚的应酬,明恺喝多了,现在很不舒服,如果你实在很担心他呢,不如来高单路的希尔斯酒店看看他,嗯?”

  “有陈秘书在,还有姜小姐在,哪里还需要我去看他?”

  “顾太太,看你这话说的,你毕竟是明恺的妻子嘛,而且陈秘书出去给明恺买药了,现在房间里只有我和明恺两个人,明恺在洗澡,今晚怕是要在这儿休息了,顾太太你来陪着明恺,总比我陪着他好,不是吗?”姜可薇说着,又轻轻的笑了两声,“还是说,顾太太并不在意我陪着明恺,如果是这样,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姜可薇没有再等苏色说什么,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苏色听着耳边嘟嘟的忙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拿下电话,攥在手心里。

  她很想告诉自己,反正她对这桩婚姻也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顾明恺想和谁应酬,想和谁在酒店房间,她都无所谓了。

  可是,为什么身子还是不可抑制的泛起冷意,心底徐徐的窜上痛意呢?

  顾明恺对她说,她断了和纪毅哥的联系,他也会断了和姜可薇的联系,其实她没敢太往心里去的,似乎是有预见,最后的结果可能会是失望。

  可是,当姜可薇拿着顾明恺的电话打过来,说她陪着顾明恺应酬,又因为顾明恺喝多了难受,陪他去酒店房间休息这些话时,她感觉到一阵浓浓的嘲讽在耳边缭绕。

  看吧,你说不相信,可是你就是口是心非,你其实是想相信的,你想的很美好,以后你的生活中不会再出现姜可薇这个女人,你丈夫的身边也不会再出现姜可薇这个女人。

  但其实你被你丈夫和姜可薇这个女人给愚弄了,他们两个就是在耍着你玩,只有你那么天真,还真的相信!

  顾明恺,既然你做不到,为什么还要说出来,承诺她?

  难道,你觉得你的话可以不用对我负责任,所以随便想怎么说都可以,是吗?

  “色色姐,是姜小三打来的电话吗?你别听她胡说了,千万别在意她的话……”杜拉看着苏色一下子变了的脸色,刚才隐约听她接那通电话说什么姜小姐,就猜是那个可恶又可恨的姜小三,连忙安抚着苏色。

  苏色仿佛才缓过神来,看着杜拉,面露凄然,“我没事……”

  杜拉绷着脸,之前色色姐让她盯梢顾局那会儿,陪着应酬过顾局的女人中,有些不自量力的,痴心妄想着能麻雀变凤凰攀上顾局的,想办法搞到色色姐的联系方式之后,就会不断的骚扰她。

  但是一被色色姐出面教训过之后,也都懂的什么叫廉耻,也知道色色姐不好招惹,还有谁敢继续再缠着顾局的?

  可是这个姜小三还真是没脸没皮啊,那张脸皮应该比城墙还厚,当着顾局的面都被色色姐掌掴了,居然还没完没了的骚扰色色姐,缠着顾局,这种女人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给她们同是女性同胞的丢尽了脸啊!

  “色色姐,不管姜小三刚才跟你说了什么,你就当她是在放屁好了,等明天我们去堵她,再好好的教训她一顿,上次顾局在,我们也没施展开,总得让她好好受受教训的!”

  苏色听着杜拉那些安慰的话,声音飘忽着道,“你一个小女孩,还没交男朋友,说话别那么难听,还有,也别总想着教训人,很多事,不是好好教训一顿就能解决的!”

  “好了,走吧!”说完,苏色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向火锅店外走去。

  杜拉赶忙跟上,两个人出了火锅店,上了车,杜拉对苏色说道,“色色姐,我送你回家,你先做做瑜伽,然后泡个澡,睡觉,什么都不去想就好了……”

  苏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前方,却说道:“杜拉,你送我去高单路的希尔斯酒店吧!”

  “色色姐,去那儿干什么啊?”杜拉听苏色这么说,就感觉不太好,有意想打消苏色去酒店这个想法。

  “听话,开车送我过去!”苏色的声音扬高了一些。

  杜拉毕竟是给苏色打工的,不敢再违抗苏色的吩咐,连忙不再说什么,开车送苏色去高单路。

  半小时后,杜拉将车停在希尔斯门前,苏色推开车门,下车前对杜拉说道,“你留在车上,不用下去了!”

  杜拉其实很想陪苏色一起下去,不管色色姐想干什么

  捉歼也好,吵架也罢,她也好帮个手啊,可是色色姐又不让她跟着一起下车。

  苏色下了车,一步一步走上酒店门前的台阶,穿过旋转门,走进酒店。

  酒店大堂里灯火辉煌,有服务生走过来想引领苏色去往前台,远处有客人的休息区和休闲区,此时有三三两两的客人没有回房,在那儿坐着喝东西聊天。

  苏色觉得,脚步很沉重,像是绑缚着千斤的重担一样,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很多心力。

  姜可薇在电话里只说她和顾明恺在这间酒店,她没说他们在哪间房,也没说他们在几楼的房间,其实她若是直接去前台问,尊重客人的前提下,前台是不会告诉她的。

  所以,苏色根本不想再继续前行了,可是,似乎上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就是那么巧,十几米外的电梯处,电梯门应声打开,从电梯里走出一行三人顾明恺、陈秘书以及姜可薇。

  苏色看着不远处的三个人,尤其是搀扶着顾明恺的姜可薇,嘴角,浮起了笑意,只不过那笑,却仿佛已经掏空了她这个人,那么空洞,那么无望……

  顾明恺似乎真的很不舒服,眉心一直紧蹙着,脸色也不是很好。

  “顾局,要不然今晚就在这儿住下吧,你这么不舒服,回去若是吹了风……”

  “是啊,明恺,就别回去了,如果怕苏色担心的话,就给她打个电话。”

  “我没事!”顾明恺将手臂从姜可薇的手臂中脱离开,正想让陈秘书扶着他,就感觉到好像远处有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他这边,他顺势抬眸看去,看到站在远处的苏色后,身形竟然一瞬定住,下意识的,口中说出了两个字,“色色……”

  苏色的嘴角,笑意还没收住,她只是看着顾明恺笑,又看向姜可薇,仍旧在笑,她来了,如姜可薇的愿来酒店了,也看到了她紧紧搀扶着顾明恺的一幕,这下子,姜可薇应该满意了吧!

  而她,也应该清楚了,她这桩婚姻,不管拖多久,都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

  苏色缓缓的收起了笑意,缓缓的转过身,一步一步向酒店外走去,她听到身后顾明恺叫她名字的声音,那声‘苏色’仿佛夹杂着怒意,她没有去理会,也无力理会了。

  顾明恺是又要发怒了,是吗?

  怪她来酒店,怪她又干涉了他的私交,是吗?

  她不会干涉了,这是最后最后一次了,她再也不会允许自己卑微到,没完没了去在乎他到底又跟谁在一起这种事了,这几年,真的已经够了……

  苏色上了车,声音低低的,带着沙哑,“开车!”

  杜拉不敢迟疑,立刻启动车子,在调转车头拐弯时,杜拉看到了从酒店旋转门跑出来的顾局,她用余光看了一眼身旁的色色姐,没有停,径自开车离开。

  苏色靠在副驾驶的座椅靠背上,低垂着头,两侧的长发掉落下来,将她的脸全都遮住。

  苏色两手紧紧的搅着,下一秒,一颗一颗的眼泪掉落,掉在了两手上,滑进指缝中,消失……

  杜拉也不知道色色姐是怎么了,她在酒店里到底看见了什么?

  她感觉色色姐好像是哭了,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