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相爱未晚:顾明恺,我们离婚吧(1/2)

加入书签

  “顾局,你别着急,太太不会有事的,她可能就是需要冷静冷静,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了。”陈秘书看着顾局这状态,没办法,也只能是安抚了。

  顾明恺将手从脸上拿开,仰靠在沙发背上,用手不断的揉着眉心,半晌,才徐徐说道,像是对陈秘书说的,也像是在自言自语,“色色再怎么吵闹,从来没有不回家的时候……”

  陈秘书一下子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好,只能是静默的立于顾明恺身旁。

  偌大的客厅里,一片静谧,只有墙边那个大笨钟装饰的钟针转动发出的‘咔咔’声。

  “陈秘书,你先回去吧!”片刻后,顾明恺说道。

  这种情况,陈秘书哪好走?连忙对顾明恺说道,“顾局,你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我留在这儿等太太回来。”

  顾明恺想了想,点点头,“色色回来第一时间告诉我,你要是困了就去客卧将就一下。”

  陈秘书目送顾明恺回了卧室,说实话,他哪敢困啊,这万一顾太太回来了,他一不小心睡着了,把人错过了,这责任他现在可负不起。

  顾明恺即使躺在床上,也是睡不着的,头还是很疼,吃了药虽有缓解,但也需要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都是色色在酒店离去前那一幕,她的嘴角带着笑意,眼中却是浓浓的荒芜和空洞,他仿佛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决绝……

  这也是第一次,她目睹他和女人在一起时,没有吵闹,没有动手,只是转身离开,却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类似于恐慌的感觉!

  拿起手机,顾明恺又一次打给苏色,毫无意外的,电话另一端还是那个机械冷漠的女声。

  顾明恺打开微信,虽然他不常用,可是却想着,当色色开机,看到他的来电,或许不会理会,但是微信,也许会看一眼,于是,打开和苏色的对话,发了一段话过去。

  ‘色色,有什么事,你回来我们再谈,我可以解释给你听,好吗?’

  解释,这个词对他来说还真是有些陌生,想一想这几年,他几乎很少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对色色做出过什么解释。

  因为他一向觉得很多余,他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对不起这桩婚姻的事,一切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所以他自然也不屑于解释什么。

  他觉得解释的前提就是已经认定是错了,况且每一次色色胡闹,他都纵容她了,还何必解释?

  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是他的错,他说到的事情没有做到,所以这解释他愿意承担……

  顾明恺脑袋里不断的想着,色色能去哪里?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感觉好像色色回来了,就猛的惊醒了。

  睁开眼睛,看着忘记拉上窗帘的窗子,已经天色大亮了,他从床上坐起来,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

  似乎是昨晚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睡着的,所以脖子动一动,就好像生锈一样不舒服,不过好在头是不疼了。

  走出卧室,顾明恺看到陈秘书,也看到了正常过来准备早餐的徐阿姨。

  陈秘书坐在餐桌上,面前摆着一杯牛奶,徐阿姨是认识陈秘书的,一晃徐阿姨在这儿帮佣也有六年了,当初苏色和顾明恺小夫妻俩搬来这儿,苏太太就安排徐阿姨过来了。

  这六年间,陈秘书偶尔会送喝醉的顾局回来,所以认识徐阿姨很正常。

  只不过,这会儿陈秘书的脸上有些尴尬,是因为徐阿姨问起他怎么会过来,还在这儿过夜,他不好回答的缘故。

  因为,他总不能一五一十的回答徐阿姨,是因为顾局和伪小三在一起被太太抓包,太太被气走了这个缘故吧!

  顾明恺走到陈秘书身旁,问道,“色色回来了吗?”

  陈秘书摇摇头,他一整夜没睡,眼底都是青黑,就是怕错过太太回来,只不过,太太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估计不太可能几个小时就回来。

  顾明恺看到陈秘书摇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拿起手机,继续打给苏色,仍然关机。

  似乎,色色是铁定了心躲着他,不肯开机了。

  徐阿姨正端着早餐出来,她早上过来,看到陈秘书窝在沙发上,就觉得奇怪,又没问出个所以然,这会儿一听姑爷问陈秘书小姐回没回来,才反应过来,小姐昨晚没回来。

  她昨晚还接到小姐的电话,说是晚上要在外面吃,让她不用准备晚饭了,可是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好端端的没回家呢?

  小姐虽然是个挺放得开的性子,但是从来不是个任性的孩子,结婚之后,除了在苏家大宅里住,从没晚上不回家的时候啊!

  于是,徐阿姨赶忙担心的问道,“姑爷啊,小姐这是怎么了?”

  顾明恺没想瞒着徐阿姨,“色色昨晚跟我生气,跑掉没回来。”

  徐阿姨的脸上立刻浮起忧色,“小姐一个年轻女孩子,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啊!”

  徐阿姨即使是帮佣,但也算是长辈,顾明恺安抚

  她,也算是安抚自己,“徐阿姨,色色不会有事的,她和她的助手在一起,我会很快找到她!”

  可是,他说是这么说,要去哪里找色色?

  若是她有心躲他,肯定是不会轻易让他找到的。

  顾明恺不想惊动岳父岳母那边,这件事他承认是做错了,但是他不想闹大,更何况,之前哪一次色色闹的不比这次严重,都没惊动岳父母那边,所以即使这次色色离家出走,他也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解决。

  给色色打手机,不接,顾明恺就继续给杜拉打,手机通倒是通了,但是一直没人接。

  于是,顾明恺让陈秘书继续给杜拉打,直到打通为止。

  同时,他给公安局认识的人打了个电话,拜托他们用色色的身份证号查一下,她是不是住在酒店,如果是住酒店,那就好找一些。

  放下电话,他继续想,色色之前跟谁比较好,不得已他就一个一个的去找,总归会找到!

  他也不在乎今天还能不能进办公室了,找不到色色,就算进办公室,他也没心思办公。

  顾明恺一向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这么多个方法,想找一个人,的确不难,毕竟苏色不是被绑架,被藏起来,只是暂住在杜拉的公寓而已。

  凭顾明恺的能耐,用苏色的身份证查不到任何入住酒店的记录,那就查杜拉的,并且调行车录像,最后总算是查到,苏色是被杜拉载着去了她的公寓。

  于是,陈秘书立刻安排司机过来,送顾局去杜拉的公寓把太太接回来。

  昨晚苏色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后来几乎停不下来,就是有那种越哭越想哭的感觉,最后也是和顾明恺,迷迷糊糊睡着的。

  早上,杜拉煮了早餐,想叫苏色出来吃,苏色没有胃口,回绝了。

  苏色醒了,就是睁着已经哭肿的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杜拉公寓的门被敲响……

  杜拉从猫眼里看到是顾局,心下其实也想到了,凭顾局的能耐,想找来这儿接回色色姐,其实真挺容易的。

  杜拉没有直接给顾局开门,而是去了客卧,敲门问苏色,顾局来了,该怎么办?要不要开门。

  望着天花板的苏色听到杜拉的话,微微颦了颦眉心,拿过手机,开机,打回给顾明恺。

  手机响了,顾明恺看是色色,立刻接通,没有等苏色说话,已经先说道,“色色,有什么事你跟我回家谈,昨晚不过是个误会,我可以解释给你听!”

  电话那端,是一片静默,只有隐隐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会儿,苏色才开了口,声音是沙哑的,“我知道,但是我想自己安静两天,想点事情,然后再回去。”

  “色色,你要想什么可以回家想,我不会打扰你。”

  “顾明恺,难道我连这么点自由都不可以有吗?”

  苏色的反问,让顾明恺一下子语滞,不知该说什么,半晌后,才低沉的说,“好,那你暂时住在这儿,等你想回家了再回去,但是色色,手机不要关机,让我能找到你,好不好?”

  苏色又是沉默,顾明恺就等着,直到苏色淡淡的说,“好……”

  顾明恺没有继续敲门,转身离开了,站在门口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杜拉,从猫眼看到顾局走了,这才松了口气,也猜到,顾局接那个电话,应该是色色姐打给他的。

  苏色在杜拉的公寓住了三天,这三天,她一直都在房间里待着,几乎没有走出去过。

  若不是杜拉硬劝着苏色勉强吃点东西,估计她会一直饿下去,自虐一样。

  杜拉也知道,这么让色色姐躲在房间里,逃避一样消沉下去,实在不是办法,可是她想跟色色姐聊聊,色色姐又摆明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让她也实在没办法。

  到了第三天晚上,苏色走出了客卧,主动吃了点东西,虽然吃的不多,但总算是正常进食了,杜拉才算是松了口气。

  她都想着,再不行,就只能去拜托刚出院的纪念小姐来劝劝色色姐了,也许纪念小姐的话,色色姐能听一听。

  “杜拉,谢谢你这几天的收留,这几天麻烦你了。”

  杜拉一边给苏色的碗里又夹了些菜,一边说道,“色色姐,你这说哪儿的话啊,我不麻烦,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苏色牵了牵唇角,脸上却并没什么笑模样,“我明天就回去了,画廊暂时不开了,你明天帮我挂个暂停营业的牌子。”

  “嗯,好的!”杜拉答应着,却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感觉色色姐好像是要做什么,才这么交代她事情。

  苏色想了想,又接着说道,“然后你明天帮我去物色一下,租个公寓,大概就像你这里这种的就可以。”

  “色色姐,你是……要搬出来住吗?”

  苏色手中拿着筷子,攥紧了些,深吸一口气,才接着道,“我打算跟顾明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