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相爱未晚:我不怕痛苦,但我怕只有我自己痛苦(1/2)

加入书签

  “顾明恺,你疯了吗?你放我下来,我们理智的谈,好聚好散不可以吗?”苏色脸色泛白,大声叫着。

  她的两手不断的推着顾明恺,两腿也乱蹬着,可是顾明恺的身体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任苏色怎么挣扎,也无法挣出他的臂弯。

  顾明恺的脸色不是一般程度的难看,手臂更是使力扣住苏色的脊背和腿弯,径自冲进卧室,将苏色扔在柔软的大床上。

  苏色还来不及坐起来,顾明恺已经压覆在她的身上,对着她近在咫尺的脸,森冷的说,“我是疯了,所以别跟我说什么好聚好散,这辈子我们俩没个散!”

  话落,顾明恺铁一样的手臂将苏色的两手制在头顶上,吻,风中落叶般砸在苏色的脸上,颈上……

  “顾明恺,你别这样,你是要襁爆我吗?”苏色瘦了一圈的小脸上已经满是泪水,还有……无助。

  她想到顾明恺会不同意离婚,所以她说出了那么多那么多在心里憋了很久很久,若不是真的心灰意冷,也许会继续隐忍下去的话。

  纵然,顾明恺不爱她,纵然她也从没看透过顾明恺,可是她知道,他是个理智的人,也是个沉稳的人,她以为那些话说出来,他最终会同意离婚,放彼此自由。

  毕竟,离婚对现如今的他,就算有影响,也不会是太严重的影响了,而且,离婚之后,他希望的自由,希望不受干涉的私交都能得到,甚至他可以不用再面对她,这个他用了六年的时间依旧无法爱上的女人……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明恺竟然是这种反应!

  顾明恺吻着苏色精致的锁骨,在那两阙锁骨上留下梅花般的印记,他抬起头,看到苏色脸上的泪水,用另一只手抹掉,然后又吻了吻她的唇。

  “色色,这不是襁爆,我会温柔些,我只是想你尽快怀孕,嗯?”顾明恺的声音似乎放软放柔了些,“我们有个孩子,到时候你把时间多用在孩子身上,就不会再有这些胡思乱想了!”

  苏色觉得很累,很无力,原来她说了这么多,在顾明恺看来,不过是在胡思乱想,或者无理取闹而已……

  “顾明恺,我是认真的,不是想用离婚威胁你什么,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们再这么下去,也只是无尽的互相折磨而已,何必呢?”

  顾明恺的手,贴覆在苏色柔嫩的脸颊上,那双晕满了深沉的双眸中仿似在竭力的压制着怒意,企图维持着刚刚的温柔。

  “色色,我也是认真的,你听清楚,我们不会离婚,这件事别想我让步!”

  顾明恺的手,随之解开苏色衣服的扣子,覆上那令他会失却冷静的之地,一点点的深入,深入……

  苏色不再抵抗,只身材上她就不是顾明恺的对手,更何况,这些年,对于这个男人,他的吻,他的抚触,他的占有,她都再熟悉不过,那是身体对他的记忆,并不是心上的抗拒能抵挡的。

  可是,她和顾明恺这段婚姻,也并不是他再一次的占有,他口中所谓生个孩子就可以改变的,已经死掉的心,怎么能那么轻易就再复活过来呢?

  顾明恺似乎是想用身体上的占有来证明,色色所谓的离婚,不过是想吓吓他而已,不再捉歼之后,她大概是缺少对这份婚姻的安全感,所以才想出提离婚这个办法……

  他可以理解她,所以只要她不再胡闹,他会再对她好一些,那些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事情,比如纪念日买礼物送花,再比如时而去看电影听音乐会,亦或者一起出去吃饭这些,他都可以腾出时间为她做。

  苏色的眼中是满溢的失神,她偏着头,眼神的焦点不知在何处,眼中晕着泪水,口中因为身体的本能,不断发出申吟。

  两个人的身体,没有任何阻碍的紧密契合,这大概是六年中的第一次吧,顾明恺不再谨慎的做措施,而且一向看似对床事不热衷的他,公然在白天,像是发狂一样的占有她……

  直到,顾明恺从苏色的身上退离,苏色仍旧仰躺在那儿,像是一个没有灵魂,没有生命力的布娃娃一样。

  顾明恺从床头抽出纸巾,将苏色额头的汗水擦掉,然后在她的唇上吻了吻,“色色,睡一会儿,一会儿醒来我们出去吃饭。”

  然后,顾明恺抱起苏色,让她躺在枕头上,用被子将她盖上。

  苏色这才眨了眨眼睛,看着顾明恺,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刚刚叫的,“顾明恺,我想离婚,是真的,要怎样你才能同意离婚?”

  顾明恺原本还温和的脸色,因为苏色的话,一瞬间骤冷,阴沉了下来。

  “色色,我也最后再说一遍,别再试探我的底线,我不会同意离婚!”

  说完,顾明恺周身夹裹着怒气,摔门走出卧室。

  顾明恺离开后,苏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累,心更是累……

  大概是被顾明恺折腾的,苏色睡着了,只不过睡着的睡颜也看着很紧绷,无法放松似的。

  顾明恺去露台抽了支烟,他没有烟瘾,只是会抽,却很少抽。

  或许可以说他是太珍爱

  自己的生命了,尼古丁这种日久天长能致命的毒,他不想过多沾染。

  所以说,顾明恺在某些个人习惯和生活习惯上,对自己有一种近似于bt般的严苛,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迫使他改变这种对自己的bt严苛。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习惯,才让他一步步越爬越高,毕竟在他的身边,眼红的,为敌的,都不会少,他若有一星半点不够谨小慎微,很有可能将自己得到的一切,都赔进去……

  抽完烟,顾明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会儿,然后起身又走进卧室。

  站在床头,他看着睡着仍紧蹙眉心的色色,心上的感觉,是一种复杂的,难以形容的。

  他在床边坐下,凝着苏色,脑海中,努力去回想刚刚色色说过的那些话。

  他想要回想出,让色色主动提出离婚的诱因是什么,不管色色是故意用离婚来刺激他,亦或是真的有意要离婚,只要他把那离婚的诱因毁灭掉,那么色色就没有离婚的理由了,一切,就会再一次恢复到从前。

  苏色做了个噩梦,梦到她在一个巨大的森林里迷了路,周边有野兽咆哮的声音,她很怕很怕,只能拼命的跑,可是野兽就在后面追,而她的前面,除了不断的跑,甚至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啊!”苏色叫了一声,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身上的被子因为她坐起来的姿势,从身上掉了下来,小半的身子赤在空气中。

  可是,或许还有些沉溺在噩梦中没回过神来,苏色并没意识到,只是大口的喘着气。

  顾明恺看着苏色白希的身子,眼神深邃了几许,起身,坐过去一些,将苏色纳入怀中,安抚着,“色色,做噩梦了?”

  苏色这才仿佛缓过神来,她的鼻端,就是顾明恺身上那刮胡水的味道,是她熟悉的味道,还有他的怀抱,陌生又熟悉,只不过,还是那句说了很多遍的话,他这一切来得太晚了……

  倘若,顾明恺肯在她死心之前,给她这些,也会再燃起她对这桩婚姻的希望,让她继续坚持下去,为什么,他想给予的这些,偏偏是现在?

  苏色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挣扎着想从顾明恺的怀中出来,“我没事,你放开我……”

  顾明恺自然不会说放就放,仍旧固执的抱着苏色,苏色不再挣扎了,因为她身上未着寸缕,这样在顾明恺的怀中挣扎,实在很……

  “色色,你睡着时,我仔细的想了你说的话,作为丈夫,我做的的确很不够格,接下来我会努力,相信我,姜可薇我明天就会处理掉,我们也很快就会有孩子,所以,别再提离婚的事情,嗯?”

  苏色并不回答顾明恺,顾明恺轻轻的放苏色从他的怀中出来,看着苏色有些过于白希,甚至透明的脸庞,等待着她的回应。

  苏色看着顾明恺,曾几何时,她为了这双深邃的双眸,像是飞蛾扑火一样,爱就是爱了,不论如何,也一定要追到,执着的像是疯子一样。

  那时,不论她怎么追着他跑,他都不予理会,她曾经不止一次感叹,自己这固执的劲头还真是可恶,追不上也不气馁的拼命追,像是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