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相爱未晚:她根本配不上你(二更晚上)(1/2)

加入书签

  苏色看着地板上的面条和破碎的碗,眼睛泛起酸意,她使劲的眨了眨,想把泪意逼退。

  她不是看不出那碗面是顾明恺煮的,可是他现在愈加殷勤愈加体贴的行为,只会让她愈来愈绝望。

  或许顾明恺真的幡然醒悟了,或许他有别的想法,她都不想再心软,再执着下去了。

  过往那些女人,还有姜可薇,都无非是证明,她和顾明恺不是最合适的,她收不住顾明恺的心,顾明恺再怎么许诺回归家庭,也永远做不到她所希望的程度……

  就算,她再一次因为舍不得而放弃离婚的念头,继续守着这段婚姻,日后,顾明恺的身边还是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姜可薇或者其他女人出现。

  她会因为对他们的婚姻没有安全感而永远不能安心,会继续之前一再捉歼的日子,只因为顾明恺身在其位,不可能不再逢场作戏,而她,不可能对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其实,说起来,无非是因为顾明恺这个人,和他的这场婚姻都是她强求来的,她和顾明恺并不是处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她付出的多,希望的也多,得不到回应时,就会没有信心,甚至是自卑。

  是的,她家世好,生于豪门,从小就像公主一样长大,也有一张可以称之为美女的脸庞,在旁人看来,她所拥有的都是该令人羡慕和嫉妒的。

  可并不然,其实她也一样没有自信,一样在爱情里处于卑微的地位,所以,在得到顾明恺的回应之后,她没有信心和勇气去分辨这爱情和婚姻到底是真是假,她只能不断的付出,让顾明恺得到更多,这样,他就不会离开她了……

  可是,当过多的付出得不到同等回应时,她开始被灰心和失望一点点埋起来,从脚开始,现在已经俨然掩埋到脖颈,再下去,她就会无法呼吸了。

  所以,她终于想通了,与其这样,就不要再折磨彼此了,离婚,放他自由,也放自己自由。

  虽然,伤了无数次,仍然没办法不爱了,但是这种爱总会淡下来的,毕竟爱情不是一个人生活的全部,没有食物和水,会活不下去,但是没有爱情,却依旧能生存,无非心里难受点而已。

  不久的将来,她也许会一直自己一个人,也许会再一次步入婚姻,但是这一次,她宁愿安稳一些,选择一个付出和收获可以平等的男人,这样,在一起生活下去,也能轻松一点,简单一点……

  顾明恺离开卧室,又去了厨房,又再煮了一碗相同的煎蛋面,重新走进卧室。

  他把之前色色打碎那碗面收拾干净,将那碗新煮的面放在床头柜的同一处。

  他似乎是有无限的耐心,也愿意把这些耐心都花费在苏色的身上,倘若苏色继续将面碗砸碎,他可以继续去再煮一碗过来。

  苏色没有第二次浪费粮食了,虽然她不是个什么勤俭节约的好孩子,但是一次次浪费粮食的行为她也做不出来,因为生气,因为恼怒,就把火发在粮食上,很不应该。

  于是,苏色拿起面碗和筷子,轻轻的吃了起来,事实上,她也的确是有些饿了。

  苏色安静的吃着面条,这是第一次,她吃顾明恺煮的面,味道其实很好,纵然比不上徐阿姨的手艺,但至少真的挺好吃。

  就要离婚之前,还能享受一下准前夫的手艺,她是不是也该知足了,总比直到婚姻结束也一次都没能吃到过,要好太多了。

  苏色安静的吃着面,顾明恺看到她没有再把怒气发泄到面上,嘴角微微牵起一抹淡笑,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色色,好吃吗?好吃的话,我以后经常做给你吃。”

  听顾明恺说完,苏色咽下正在吃的那口面,直接将碗和筷子放回床头柜上,“我吃饱了!”

  顾明恺看到只将将吃了几口的那碗面,暗暗的叹息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起身要离开卧室。

  苏色忽然叫住了他,“可以把手机给我吗?”

  顾明恺的身形停顿了一下,才转头看向苏色,“不可以,等你改变主意,不想离婚之后再说!”

  苏色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尤其眉心,紧蹙着,对于顾明恺真的把她当犯人一样看着的行为,只能表达出生气的情绪!

  顾明恺离开卧室后,给陈秘书打了电话,让他去雇两个保镖,从明天开始在家门口看着,禁止苏色外出。

  陈秘书一听,满腹疑问,这好端端的,怎么还找保镖看着太太不让外出呢?这顾局和太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只不过,虽然陈秘书有八卦之心,但是没有八卦的胆子,尤其他是不会向顾局八卦的,连忙应下顾局的吩咐,然后立刻去找适合的保镖。

  第二天,徐阿姨如常来的时候,两个保镖就已经上岗了,高大强壮的身材,带着黑色墨镜,耳朵上带着互相联系的耳机,随身配备对讲机,倒是极专业的保镖。

  只不过,这种阵仗,有些吓到徐阿姨了,徐阿姨进了门,正看到姑爷窝在沙发上休息,于是连忙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明恺显得有些疲倦,因为昨夜一整夜,

  他都几乎没有睡过,就一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只因为,他的心里竟然有一种恐惧的情绪,他怕他一旦睡着,色色就会离开。

  他可以暂时将色色关在卧室里,可是他不可能把色色绑起来,所以,若是色色真的要逃跑,只要趁他不备即可。

  若是色色再一次离开这个家,那么他再见到她时,或许就只能是在民政局了……

  顾明恺没有跟徐阿姨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说,为了保护色色的安全。

  他去洗手间洗了洗脸,稍微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出来交代徐阿姨给色色煮些丰盛的早餐,就出了门。

  他在门口吩咐那两名保镖,必须要守住这个门口,不能让苏色离开半步,才下楼去。

  顾明恺离开后,徐阿姨就赶忙进了卧室,想去看看小姐。

  发现小姐就靠坐在床头,眼睛有些失神,不知在看着什么。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和姑爷吵架了啊?”虽然顾明恺说请保镖守着门口,只是为了保护苏色的安全,但是徐阿姨也不傻,要是没出什么事,好端端的找两个门神来干什么,所以她只能问小姐。

  苏色听到徐阿姨的声音,才仿若缓过神来,两手猛的抓住徐阿姨的手,“徐阿姨,你能不能帮我离开?”

  “小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你要离开去哪里啊?这不是你家吗?”

  “徐阿姨,我就是不想再在这个家里了,我想走……你帮我好不好?”

  徐阿姨这才仿佛明白事情的确有些严重,难怪姑爷会安排两个保镖守着门口,她叹息了一声,“小姐啊,徐阿姨倒是想帮你,只可惜姑爷找了两个保镖守着门口,你是出不去的!”

  苏色其实也想到了,顾明恺做事一向严谨,他不可能疏忽到让她有机会离开这里,就好似他没收了她的手机一样,他说要软禁她,直到她放弃离婚的念头,那就是软禁她……

  看苏色的脸上一脸难过的表情,又有些苍白,徐阿姨心疼的问道,“小姐啊,不管你和姑爷又有了什么矛盾,夫妻俩床头打架床尾和,别再吵了,总是吵架伤和气啊,你看你们现在弄的这么严重,若是让夫人知道了,多跟着担心啊!”

  苏色的唇瓣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徐阿姨抬起手,慈爱的摸了摸苏色的头发,“小姐,你听徐阿姨的话,等晚上姑爷下班回来,好好跟姑爷说说啊?”

  “徐阿姨,其实……”苏色的语气很是低沉,“我是要跟顾明恺离婚的,他之所以软禁我,不让我离开,就是不答应离婚!”

  “什么?”徐阿姨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小姐啊,你说这日子过的好好的,你怎么就突然闹着要离婚呢?”

  苏色看着又着急又担心的徐阿姨,很多内情,徐阿姨并不知晓,所以她也没办法跟徐阿姨详说离婚的原因,只能凄然的叹了口气,“徐阿姨,想要离婚并非是我冲动之举,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徐阿姨张了张嘴,好像是还想劝苏色,苏色摇了摇头,示意徐阿姨不用再说什么了,徐阿姨也知道,小姐并非是个没有主见的人,既然小姐真的想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