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相爱未晚:以后我们之间多谈一些造人的事情(1/2)

加入书签

  姜可薇离开后,顾明恺坐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却有些无心公事。

  于是,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自然是徐阿姨接的。

  顾明恺向徐阿姨询问色色的情绪怎么样,有没有正常吃饭,徐阿姨一五一十的向顾明恺交代。

  听徐阿姨说色色有正常吃饭,虽然吃的不多,但至少没有用绝食来威胁他离婚,他还是稍微松口气的。

  只要色色不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威胁他,那么他至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抚慰她,让她放弃离婚的念头。

  顾明恺问完,徐阿姨反过来充满担忧的问顾明恺,他会不会跟小姐离婚。

  顾明恺很肯定的回应徐阿姨不会,徐阿姨在电话里就表现出松了口气的样子。

  既然徐阿姨这么问,顾明恺自然知道,色色应该是把要离婚的事情都跟徐阿姨说了,于是,他顺便叮嘱徐阿姨,希望她不要把手机借给色色,让她去联系岳父岳母,以岳父岳母的关系来迫使他答应离婚。

  徐阿姨想当然是不想小姐和姑爷离婚的,好好的小夫妻俩,能结婚在一起就是有缘分,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又有什么不能继续一起过日子的呢?

  所以对于顾明恺的拜托,徐阿姨当即就答应了,而且她还对顾明恺说,她会试着劝劝苏色,让她打消离婚的想法。

  刚和徐阿姨通完电话,苏色的手机就响了。

  因为不想色色拿到手机去联系岳父岳母,所以顾明恺直接将苏色的手机带到了办公室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岳母打来的电话。

  顾明恺想了想,就接通了。

  听到电话那端不是女儿的声音,而是女婿的声音,苏母愣了一下,才问道,“明恺啊,色色的手机怎么在你这儿?”

  顾明恺当然不能把他为了不离婚软禁色色这种事告诉岳母,因为哪怕岳母可能也是不希望他和色色离婚的,但若是听说自己的爱女被软禁,定是会心疼,甚至是对他的行为很愤怒的。

  于是,顾明恺很淡然的对岳母说谎道,“妈,色色今天陪我在办公室,但是这会儿她出去了,没带手机,您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等色色回来让她给您回电话。”

  苏母一听,色色竟然都陪着明恺上班了,看起来,这夫妻俩最近相处的挺不错的,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没事没事,明恺啊,妈没什么大事,就是问问你和色色什么时候有空啊,就回来吃饭,不用色色特意再给我回电话了。”

  “好的,妈妈,我会尽量抽时间和色色一起回去看您和爸爸还有外公的。”

  “好好好,不过明恺啊,还是你的工作要紧啊!回来看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

  跟苏母聊了会儿,电话才挂断,想当然,这通电话在顾明恺的粉饰下,并不会露馅。

  其实,他并不傻,结婚这六年多,即使他做的很多事让岳母有过不高兴的情绪,但是大抵是希望唯一的女儿能够生活幸福吧,至少岳母对他,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从不曾黑过脸,有任何事对他,都是商量的态度。

  加之他个性沉稳的缘故,所以,他这个谎言,对于岳母来说,并不会多想,更不可能想到,他在说谎。

  顾明恺淡淡的叹息一声,将手机放下,继续办公。

  下午五点左右,顾明恺直接吩咐陈秘书将晚上的应酬推掉,然后让司机送他回了家。

  回到家的顾明恺,第一件事就是去卧室看色色。

  苏色仍旧窝在被子里,好像一整天都没有离开过床,但事实上也是,她即使离开这张大床,也不过只有这个卧室的空间能够活动而已。

  其实,苏色只是不希望用太激烈的方式跟顾明恺结束这段婚姻而已。

  她希望最后的结局可以是,和和气气,好聚好散。

  否则,顾明恺不在家的时候,她大可以恳求徐阿姨借她手机,或者是溜出卧室,用客厅的座机,联系上老爸老妈,总之,她并非是像困兽一样,真的无能为力的。

  倘若,她联系上老爸老妈,单单是脾气火爆的老爸,她只要用实话或者稍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