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今晚让小纪念好好陪陪我!(附小剧场 求首订!)(1/2)

加入书签

  080  今晚让小纪念好好陪陪我!    “纪念,你暂时先负责星河港湾宣传文案方面的工作,这一次我介入了,相信丁主任暂时不会再为难你,她指派给你的工作你视情况去做,如果觉得有困难,直接来找我!”

  纪念点点头,很诚挚的感谢江恺,“谢谢你,江经理!”

  既然江经理不愿多说,纪念也不好刨根问底儿到底是谁让他来帮她化解这次困难的,但是她心里已经笃定了,这个人自然是陆总。

  所以,陆总又帮了她一次,真是不知道,欠陆总的人情,要怎么还……

  纪念跟着江恺回了盛世,跟负责星河港湾宣传文案的沈落接触了一下,沈落是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在拟宣传文案方面很厉害,在盛世已经四五年了,基本上盛世很多个大项目的宣传文案都出自她之手。

  沈落比纪念大五六岁,纪念叫她落姐,沈落第一眼看见白净温柔的纪念就很喜欢,加上江经理开了口,所以也愿意多教教纪念。

  纪念之前也做过宣传文案,但是毕竟wp本身的规模有限制,所以纪念接触到并且学到的东西并不太多,跟着沈落学了一下午,已经觉得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丁薇妮回来了,她一走进公关部的办公区,就看到了坐在沈落边上的纪念,嘴角牵起一抹冷笑,踩着高跟鞋快步回了自己办公室。

  走在丁薇妮身后的林雨菲,也朝着纪念那儿看了一眼,那一眼,神色很是复杂。

  纪念算是正式恢复了正常的作息时间,晚上躺在床上,反倒有些睡不着,就给蒋东霆打了个电话,蒋东霆陪她聊了好一会儿,纪念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睡觉。

  第二天,纪念先去wp拿了点资料,又跟老板汇报了一下她被调去负责宣传文案的事。

  虽然纪念并没说她怎么就一下子从跟现场被调去负责宣传文案,但是沈万鹏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陆总安排的,这小纪是陆总感兴趣的女人,总不可能让她吃苦受罪的。

  沈万鹏叮嘱纪念在盛世好好学习,然后纪念就去了盛世,一整天她都相安无事的跟着沈落学习,一直到下午四点半,林雨菲过来告诉她,丁主任让她去办公室。

  纪念不知道丁主任要对她说什么,但是她不能不去,于是起身跟着林雨菲去了丁薇妮的办公室。

  丁薇妮坐在办公桌后,看着站在她办公室中央的纪念,打量了一会儿,开了口:“跟着沈落学的怎么样?”

  丁薇妮尽量压抑着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憎恶,使自己说话的语气稍微平和一些。

  纪念其实是讶异的,没想过丁主任会这么问她,但也老老实实的回答:“沈落姐教了我很多东西,我还在慢慢学!”

  丁薇妮倨傲的点点头,“沈落设计的宣传文案不只是在盛世,甚至在整个业内都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跟着沈落好好学习!”

  “是……我知道了,丁主任!”

  “纪念,因为售楼处现场的工程进度严重滞后,我想我也是太着急才会对你态度不好,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毕竟我们都是为了项目好,既然江经理替你说话了,也调你来负责文案,那你今后就多负责文案和沟通工作。”

  纪念听着丁主任的一番话,心里不由得在想,或许前两次,丁主任对她的为难,真的只是因为着急项目吧,否则她和丁主任无冤无仇,丁主任为什么无端端的针对她呢?

  这么想着,纪念点点头,“丁主任,我没有往心里去,wp没有主动跟进现场的工作,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好。”

  丁薇妮状似大度的摆摆手,“也不必追究谁的责任了,接下来好好干就可以了!对了,今晚在金鼎轩有个应酬,你跟我一起去!”

  纪念愣了一下,轻声道:“丁主任,我不太会应酬,我的酒量不太好……”

  纪念并没有故意推搪的意思,她的确是酒量不好,或者可以说没什么酒量,仅仅是一杯啤酒,喝下去脸就已经会红成煮熟的虾子。

  但她本身是做公关这行的,自然是免不了应酬的,偶尔也会跟老板出去应酬,但是因为她的酒量奇差,沈万鹏十次应酬,也就一两次会带着纪念,当然应酬的酒桌上,没指望过纪念能靠推杯换盏帮他拿下项目。

  可纪念话还没说完,丁薇妮已经打断纪念,“今晚要应酬的是市环保局的郝局长,不会喝酒没关系,关键是多说些好听的话,把他哄高兴了,我们是要请他出席星河港湾开盘仪式的!纪念,你记住,应酬也是一门学问,你也必须多接触多学习,没有一个公关不会应酬,一个称职的公关,是不会拿不会应酬来当借口的!”

  丁薇妮话说到这种程度,纪念自然是再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只好点点头,答应下来。

  看到纪念点头,丁薇妮的唇角泛起不算明显的阴笑,掀了掀唇角又吩咐道:“行了,那你出去准备一下,我们五点十分出发!”

  纪念应下,转身离开了丁薇妮的办公室,回到座位上,她心头还是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之前跟

  着老板应酬过,但是那都是合作伙伴,可是这次丁主任是要带她去应酬上头的领导,她真的有些无所适从,怕是到了那儿,连话都不会说了。

  因为有些紧张,纪念给蒋东霆发了一条微信,跟他说了要应酬环保局局长的事,等了几分钟,也没收到回信,只好默默的收起了手机。

  本想着能从阿霆那儿听到些安慰,可是看样子,阿霆根本没时间看手机。

  五点十分,丁薇妮准时走出办公室,纪念起身过去,跟丁薇妮一起走出办公区。

  林雨菲坐在位置上,眼看着纪念和丁主任离开,心里纠结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丁薇妮开车,纪念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路上,丁薇妮故意用很严肃的口吻叮嘱纪念,一会儿看到郝局,要顺着郝局的心意来,否则郝局随随便便拿一个环境测试不合格的借口,都能卡得星河港湾项目无法顺利如期开盘,更何况邀请郝局参加开盘仪式了。

  因为纪念付不起无法如期开盘的责任,所以丁主任说什么,她只能答应着。

  纪念的两手紧紧扣着,搁在腿间,她的手心冰凉,全是冷汗,却只能默默的在心里祈祷,今晚一切顺利吧!

  到了金鼎轩,丁薇妮和纪念被服务员引领着往包房去,一间间的包间房门都紧闭着,走廊上一片安静,纪念也不清楚是包间的门隔音效果很好,还是因为包间里没有人,总之走在这么安静的走廊上,让她愈加的紧张。

  直到,服务员领着她们在2028包间门前停下,敲了敲门,推开……

  丁薇妮先走进包间,纪念跟着她的身后走进去,看到包间里已经坐了三个男人,其中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约莫四十几岁,标准的地中海发型,寥寥的黑发搭配油光涅亮的脑门,小到眯起来就没有的豆眼,外加上几乎把身上肉粉色衬衫撑破的大肚腩,老实说这个人给纪念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可是这个人既然坐在主位上,应该就是那位郝局,纪念默默的在心里叮嘱自己,即使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好,也不能表现出来。

  剩下两个坐在郝局左侧的男人,看起来年轻些,也没有郝局那般‘稳如泰山’的气势,感觉上像是郝局的副手。

  丁薇妮没怎么迟疑,撤开身子,把纪念让出来,然后故作抱歉的开了口:“郝局,让您先到了,我们反而迟到,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薇妮啊,我们都是老朋友了,说这什么话,来来来,快坐!”郝局眯缝着小眼睛,贼色色的眼睛不断的在丁薇妮和纪念身上打转转。

  丁薇妮弯唇笑了笑,“能跟郝局交朋友,是我们多大的荣幸呢!”

  然后转头对身旁的纪念道:“纪念,快过去郝局身边坐啊,等什么?”

  纪念一点都不想坐在这位郝局的身旁,她总觉得郝局的眼神很有些猥琐,打量在人身上让人很不舒服。

  丁薇妮看出纪念的迟疑,直接抬手从背后推了纪念一把,并且在她耳边小声警告:“别忘了我在路上说过什么,惹恼了郝局,责任你付得起吗?”

  最后,纪念几乎是被丁主任推搡着强迫坐在郝局身边的,打从坐下开始,纪念就不自觉的绷着身子,根本放松不了。

  丁薇妮在纪念的身旁坐下,侧过头,开始招呼起郝局,“郝局,这位是我们盛世公关部的外援,叫纪念,快,纪念,跟郝局好好认识认识!”

  纪念看向身旁的郝局,局促的开了口,声音甚至有些轻颤,“郝局,我,我叫纪念,是wp公关公司的公关……”

  郝局眯缝着眼睛,眼神在纪念的身上不停的逡巡,笑着说,“纪念?这名字好听,有意思,小姑娘长得干净,嗯,我喜欢!”

  纪念听着郝局那句话,心里一下子就涌起更加不舒服的感觉,她长得干净与否,跟他有什么关系,而且她哪里需要他喜欢?

  纪念忍不住想,如果同样的情景,把她换成游游,听到郝局这句话,游游一定会猛的站起来,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喝道:“老娘长得干净不干净,干你屁事?用得着你喜欢,你是老娘谁啊你?”

  只可惜,她不是游游,没有游游那么烈的性子,而且她也是真的付不起耽误影响项目的责任,所以她只能忍。

  丁薇妮听了郝局的话,适时的添油加醋,“纪念,郝局可说喜欢你呢,怎么不谢谢郝局,郝局轻易不夸人的,你看郝局可从来没夸过我长得好呢!”

  “呦,薇妮这是挑我理了!”郝局呵呵的笑着。

  “郝局,人家哪里敢挑你的理啊,我知道我这一把年纪了,人老珠黄的,比不上年轻小姑娘,所以这不把纪念带来了,今晚好好陪陪郝局,让郝局高兴高兴!”

  “哈哈哈,瞧薇妮这话说的?”郝局笑得更加开怀,指着丁薇妮抖着胖手掌,“不过啊,我爱听,今晚就让小纪念好好陪陪我!”

  纪念不知应该如何表达此时此刻的感觉,可是她真的有种落入妓院的即视感……

  几个人又胡扯了几句,服务员开始上菜开席了,这郝局是出了名的会享受,端上来的一

  道道菜,又是鲍鱼海参又是刺身龙虾的,一个个饱满的双头鲍摆在盘子里,好像是整齐排列的金元宝,那肥大的火红龙虾,挥舞着大钳子,好似能从盘子里飞出来一样!

  菜上齐了,自然少不了酒,纪念看着两个男服务员端着两瓶陈酿走进来,心就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那可是白酒啊,她怕是沾一滴就要倒下的……

  丁薇妮倒是一点都没跟纪念客气,纪念分明跟她说过酒量不好,而她也口口声声说了,不会喝酒没关系,关键把郝局哄高兴了,可是事实上她却一下子将纪念面前的酒杯倒了满满一杯白酒!

  看着那满满的一杯白酒,丁薇妮唇角勾着阴笑,鼓吹着纪念,“纪念,快点陪郝局喝一杯,难得郝局这么高兴,我们的项目能不能请到郝局参加开盘仪式,可就看你了!”

  纪念望着面前的酒杯,小脸微微泛起一丝苍白,这么一杯几乎溢出来的白酒,要她怎么喝?

  于是,纪念摇了摇头,用不算大的声音拒绝,“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纪念,你这是不给郝局面子吗?”丁薇妮似乎冷了嗓音。

  如果,到了这会儿,纪念还感觉不出,丁主任是在把她往绝路上推,那她未免就太傻了!

  她想起在售楼处,江恺经理质问过丁主任一句话,不知道纪念哪里惹到丁主任了,值得她这么不遗余力的为难她,纪念是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哪儿惹到了丁主任……

  “不是的,丁主任,我是真的不会喝……”

  “哎,薇妮啊,别难为我们小纪念,不会喝酒那就不喝,放心,小纪念,郝局不生你的气!”郝局看似通情达理的说着,一手拿着酒杯,斟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酒,一只肥厚的大手却赫然搂住了纪念的腰身。

  纪念整个人猛的一颤抖,差一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

  那双属于郝局的肥厚大手,刺激的纪念想哭,她很想直接大方的甩开郝局的手,可是这一侧,丁主任的目光,利剑一般仿佛不断的在警告她,影响了项目的责任她付不起!

  是以,纪念不敢明显的躲,只好一点点的往前蹭了蹭,希望能够避开郝局搂在她身上的手。

  只是,纪念真的没想到,这位郝局竟然是那么的难缠,感觉到她有躲的意思,竟然搂的她更紧了,她甚至能够隔着身上的衬衫感觉到郝局那只粗壮手臂的热度……

  丁薇妮就挨着纪念坐着,怎么可能看不见,好色的郝局已经开始有了动作,他的手已经黏上了纪念呢?

  郝局的好色,盛世负责过外联的公关,尤其是女公关哪个会不知道,哪个没吃过亏,可是纪念不知道,所以她今天就让纪念好好的享受一下郝局的咸猪手!

  不过,只是咸猪手招待纪念,丁薇妮当然觉得不够,不是说酒量不好吗,那她就非要灌醉她,然后让郝局好好的高兴一晚上,她真的很好奇,到了明天早上,一朵残花败柳,被老男人折腾玩过的脏女人,还有没有脸去勾引高攀陆总!

  纪念不知道丁主任心里恶毒的想法,她也根本就躲不开郝局那只手,而郝局那只手开始更加不老实,隔着纪念身上的衬衫,缓缓的游移起来。

  纪念感觉到,从胃里似乎泛起一股子酸水,正在涌上来,让她有些恶心想吐,她的脸色越来越白,几乎没了血色,小脸上的神情,那么无助……

  而丁薇妮,心情愉悦的看着,又开了几瓶啤酒,将纪念面前的那杯白酒换成了一杯啤酒,“纪念,不喝白酒,总要陪着郝局喝点啤酒的,郝局难得赴我们的约,你若是一点酒都不喝,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一边说着,丁薇妮还一边把酒杯推到纪念的面前,以一种怂恿又强迫的意思,要逼纪念喝酒。

  纪念的眼中,都盛满了无助,她今晚是不知不觉的就走进了一个囹圄,这里面没有一个人,她能够求助,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她,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怎么才能摆脱掉郝局?

  就在纪念无助到想哭的时候,郝局竟然变本加厉的,撩开了纪念的衬衫,那只肥厚的大手掌,直接探进了纪念的衣内,触上了她娇柔的脊背肌肤,在她的背上油走,一点点的往上探去……

  纪念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努力压制着没有叫出声来,而那种恶心的感觉,上升到最严重的状态,她若不是憋着,就真的吐出来了!

  包房里,丁薇妮和另外两个郝局的副手,频频举杯,气氛倒是热络,试图以这样诡异的热络气氛,遮掩郝局正在对纪念做的龌龊事。

  忽然,包房的门被推开,一双修长的腿,迈着沉稳的步伐,从容的走进来……

  包房里的所有人,目光本能的朝门口看去,脸上不免有惊讶,只有纪念,在看到走进来的人时,小脸上瞬间涌起解脱——终于,有人能救她出水深火热了!

  郝局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眯着豆眼笑着道:“呦,这是什么风,怎么把陆总还吹过来了?薇妮啊,你们陆总过来,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