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陆总,是因为我么?(求首订)(1/2)

加入书签

  081  陆总,是因为我么?    也许是陆总的安慰奏了效,纪念一整夜没有失眠,没有做噩梦,睡的很好。

  第二天一早,纪念站在穿衣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弯起唇角对自己笑了笑,好像昨晚发生过的事情,真的已经过去了!

  周游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的从房间走出来,看到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的纪念,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道:“纪小念,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纪念转过头看着周游,“昨晚睡的好,早上就早起一会儿,游游,你早餐想吃什么,我去弄。”

  周游摇摇头,“我不吃了,我要去机场接个人!”

  “游游,你去机场接谁——咦,难道说?”

  周游的俏脸上浮起一抹难得的羞涩,“嗯,江皓今天回来!”

  “太好了!”纪念跑过去抱住周游的肩膀,也激动的叫道:“游游,江学长终于回来了!”

  纪念和周游是大学四年同寝的好闺蜜,纪念性子像棉絮,柔软体贴,虽然偶尔倔强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温柔如水的,好像江南女子一样;而周游性子急切,雷厉风行,对人对事都是面冷心热,嘴巴不饶人,看起来不好招惹,但其实不过是嘴硬心软而已。

  这么两个女孩子,被学校分到同一个寝室,很快就因为投缘而成了好朋友,每天上课下课去食堂,几乎形影不离。

  大一开学没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纪念认识了学生会主席,大三市场营销系的蒋东霆,很快没多久,蒋东霆就开始追求纪念,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纪念答应了蒋东霆的追求,开始和他交往。

  江皓和蒋东霆是好哥们,两个人虽然不是一个系的,却经常在一起打球,一起处理学生会的事务,纪念和蒋东霆在一起之后,久而久之,周游和江皓也认识并且熟了起来。

  好像是大二下学期的时候,纪念周游她们寝室一个女孩子,家里给安排出国深造,临行前,全寝室为那个女孩子送行,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饭店吃饭。

  纪念不会喝酒,所以没喝,但是其他女孩子都喝了很多,大家醉的颠三倒四,尤其是周游。

  周游醉了就管不住自己的嘴,拉着纪念不停的说,说着说着就把她藏在心里很久的话也告诉了纪念,她喜欢江皓学长,很喜欢很喜欢。

  纪念和周游经常都会跟蒋东霆和江皓一起出去吃饭什么的,每一次周游表现的都是落落大方,不扭捏,不做作,所以纪念根本就看不出游游竟然喜欢江学长!

  而一切,就是那么恰巧,因为看大家都喝的不少,纪念就给阿霆打了电话,拜托他过来帮忙把大家送回寝室,蒋东霆正跟江皓在一起,顺便就跟江皓一起过来饭店。

  周游那些心里话,不知不觉说给纪念听的时候,也正被推门走进来的蒋东霆和江皓听到,一字不落……

  那晚之后,游游和江皓学长之间发生了什么,纪念就不知道了,她问游游,游游三缄其口,问阿霆,阿霆又说那是别人的事,不准她乱操心,纪念又不能直接跑去问江皓学长,也只好不再管。

  后来大概又过了两个月,暑假前夕期末考那会儿,纪念和蒋东霆在图书馆温习完出来,正好看到两个人在图书馆门前的一棵老槐树下吻的难舍难分,那两个人,分明就是游游和江皓学长。

  纪念一下子就被蒋东霆扣着脑袋埋进了胸膛,然后她听到阿霆故意咳了两声,从阿霆怀里出来时,就看到游游一张脸憋的通红,而江皓学长一脸似笑非笑的和阿霆对视着……

  然后,四个人一起吃饭,纪念才知道,游游和江皓学长正式在一起了,看着游游脸上显出对江皓学长那娇羞的爱意,江皓学长和阿霆说话时,游游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纪念就觉得,这样真好。

  她有了喜欢的人,游游也有了喜欢的人,她们喜欢的人又都是好朋友,以后他们四个人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纪念从过去的回忆里醒转过来,连忙去厨房热了两杯牛奶,一杯递给周游,“游游,喝杯牛奶,要不然胃里空空的,一会儿胃会痛的!”

  周游正画着眼线,一手拿着眼线笔,转身接过纪念递来的牛奶,仰头就豪爽的喝掉大半杯,然后把杯子塞回纪念手里,又继续画了一半的眼线。

  纪念无奈的轻笑,坐在沙发上,一边啃着面包片,一边问道:“游游,你一定特别想江学长吧?”

  “废话!”周游收起眼线笔,又从化妆袋里拿出眼影盒,“我已经两年没见到他了,每周都只能隔着电脑屏幕看他,我都快饥渴死了!他再不回来,我就要随便找个小鲜肉,发泄一下了!”

  “咳,咳咳……”正在喝牛奶的纪念,听到游游这句话,一口牛奶呛到,忍不住咳了起来,游游的语出惊人,总是这么霸道,让人没有一点点防备。

  周游化完妆,换好衣服,站在纪念面前,“纪小念,怎么样?”

  纪念看着周游穿着桃粉色的短裙,露出两条纤长白嫩的长腿,一头秀发披在肩上,把小脸显的真的好像只有一个巴掌大,那么精致好看

  纪念点点头,“游游,你好漂亮啊!”

  周游笑着撩了撩头发,“真希望一会儿到机场,江皓走出来看到我的一瞬间就直了眼!”

  纪念只是笑,不说话。

  周游朝着纪念抛了个媚眼,换好鞋子,拿上手包出了门,反身关上门的瞬间,又对着纪念喊道:“纪小念,等我电话,晚上我和江皓找你吃饭!”

  周游出门后,纪念把早餐吃完,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去换了衣服,也出门上班去了。

  纪念从公交车上下来,往盛世大楼走,忽然就想起了丁主任。

  虽然她已经不去在意昨晚的事了,但是毕竟今天在盛世一定会碰上丁主任的,星河港湾的公关项目也还是要由丁主任去主导,所以纪念不得不担心,以后她和丁主任要怎么相处?

  不管昨天丁主任带她去应酬郝局长是什么目的,但是她的确是知道郝局长的人品有问题,还故意把她推给郝局长的,丁主任已经这样做了,纪念实在没办法再用如常的态度对待她了。

  纪念是只兔子,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兔子也不是任谁都可以无所谓的去欺负的。

  纪念走进盛世大楼。正往电梯处走去,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回过头去,看到是林雨菲,便停下脚步。

  林雨菲快走两步,来到纪念身侧,和纪念一起往电梯走去。

  电梯还没下来,两个人一起站在门前等,身后还有几个盛世其他部门的员工一起等电梯的。

  林雨菲偏过头看向纪念,感觉纪念的情绪好像没什么,并没表现出什么伤心委屈的样子,她不禁松了口气。

  想起之前公司公关部的女职员去和郝局吃饭应酬的,回来要么哭着说差点被郝局襁爆,要么就说被姓骚扰了,酒桌上一直被郝局摸来摸去,还有两个回来之后直接就离职了!

  如果不是这郝局品行实在太恶劣,公关部这边也不会把派去应酬郝局的人都调整为男员工,毕竟这郝局还掌管着环保局,虽不至于像规划局那块和公司的项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也是有些关系的,公关部这边是惹不起他的,否则酒桌上,肯定早就有被欺负的女员工跟郝局翻脸了,哪会一次次的吃哑巴亏,什么都不敢说?

  纪念感觉到林雨菲在看自己,转眸过去,探寻的问道:“怎么了,雨菲?”

  林雨菲尴尬的摇摇头,移开目光,“没什么!”

  她很想关切的问问纪念,昨晚没出什么事吧?但是她毕竟是丁主任的助理,而且昨晚她下班时,是因为正好看见尹特助,没想太多,情急之下才把丁主任带纪念去应酬环保局郝局的事跟尹特助说了。

  她的确是不忍心纪念因丁主任故意的行为而受到伤害,但是她也承认她不是个正直的人,至少在这个职场上,她为了保全自己的工作,总要昧着良心做一些事,否则在丁主任提出说要带着纪念去应酬郝局时,她就该提出质疑,或者如果她昨晚不是碰巧遇上了尹特助,那么这件事她也就默默的放在心里,不会再跟谁说了。

  而也许,今天早上她再看到的纪念,就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的……

  只是,她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倘若她告密这件事被传出去,让丁主任知道,那么她这份工作怕是保不住了。

  林雨菲和纪念一起走进电梯,林雨菲随口跟纪念说了一份文件,纪念点点头说一会儿跟wp负责的同事联系一下,然后中午之前会送来盛世,电梯到了十五楼,两个人一起走下电梯,没再说什么,一前一后走进公关部。

  纪念暂时在沈落旁边的桌子办公,她走到位置上,刚刚坐下,沈落就递给她一份文件,“纪念,昨天的文案还是有问题,你再好好想一想改一下!”

  纪念点点头,开始把文案重新看一遍,想一想还能怎么改,这么一投入,也就没去注意丁主任是什么时候来的,只是当她把文案稍微修改了一点,递回给沈落看时,才发现丁主任办公室里的灯亮了。

  纪念抿了抿唇,眉心微微蹙了蹙,又低下头去看沈落姐之前宣传文案的案例,学一学经验。

  陆其修早上到公司后,就直接让尹衍从人事部调了一份解聘通知书上来。

  刚劲有力的陆其修三个字利落的签在解聘通知书的末尾一栏,然后陆其修将通知书递给尹衍,沉声道:“解聘公关主任丁薇妮,即日起执行,让保安看着她立刻离开盛世,不准耽搁。”

  “是的,陆总!”

  尹衍立即拿着解聘通知书去人事部归档,陆其修看着尹衍离开的背影,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纪念正在认真的看着案例,听到手机响,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她也没想太多,就直接接通了。

  “喂,你好!”

  “念念,是我!”陆其修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

  “陆——”纪念惊的声音不自觉提高,反应过来,立刻闭上嘴巴,左右看了看,大家并没注意到她,才迅速起身走出办公区,来到走廊上,“陆总,怎,怎么会是您?”

  其实纪念的言外之意是,陆总怎么会有她的手机号,不过再一想想,尹特助是有她手机号的,所以陆总会有她的号码也就不足为怪了。

  陆其修自然听出纪念声音里的吃惊,忍不住牵了牵嘴角,“上三十楼来,我有话问你。”

  纪念下意识颦了颦眉,“陆总,我这会儿直接上您那层,好像不太好吧,要是被别人看见了……”

  纪念没说完,陆其修已经打断她,“我有公事问你,还要顾及别人的想法?或者我让尹特助下去带你上来,你觉得好一些?”

  纪念没话说了,她可不想尹特助专程下公关部来带她上去,那岂不是更让大家浮想联翩?

  收了线,纪念左右看看,走廊上没什么人,于是快步往电梯走去,电梯门一开,里面没有人,她的心头一松,钻进电梯,按下三十层的数字键,然后拼命的按关门键,生怕这会儿再有谁好巧不巧的进电梯来。

  直到电梯开始匀速运行,纪念靠在梯壁上,抬眸看着跳跃的数字键,每一层都没停,才深深的吐了口气。

  电梯停在三十楼,纪念走出去,好在上次尹特助带她来过一次,她才能直接就找到陆总的办公室,不至于蒙头乱撞。

  纪念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本以为能看见尹特助的,还想着问问尹特助知不知道陆总找她上来是要问她什么事,可是旁边办公室里没人,尹特助并没在。

  纪念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敲了敲门。

  听到办公室里陆总那声‘进’,纪念才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反身关上门,向陆总办公桌走近了几步。

  “陆总,我上来了。”

  陆其修正在看文件,听到纪念软软的声音,抬起头,却只是用一双深邃如墨海的眼眸,静静的凝着纪念,并不说话。

  纪念被陆总看得有些紧张,下意识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陆其修的眼神,更加的深邃了,甚至喉间的凸起都不着痕迹的上下涌动了一下。

  直到纪念快要承受不住陆总那眼神,差点就落荒而逃时,陆其修才缓缓的开了口,“心情好了吗?”

  纪念默默的吸气,一板一眼的回道:“已经好了,陆总。”

  陆其修点点头,放松了一些靠在椅背上,一双修长好看的大手交叠着放在办公桌上,他的身上只穿着白衬衫,袖口依旧挽在手肘处,因为这样的动作,拉伸了小臂的肌肉,让麦色的小臂彰显着一种迷人的力感。

  他淡淡的眸光落在纪念的身上,舍不得移开,他觉得念念真的是个奇迹,至少是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奇迹,他希望能够走进她的生命,收藏她所有的喜怒哀乐,陪着她一起,或哭或笑或悲伤或开怀。

  “那就好,我不希望看到你把不好的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嗯?”

  纪念抿了抿唇,认真的应下,“陆总,您放心,我不会的。”

  陆其修其实并不想用这种很公式化的语气和纪念对话,他更希望带她去顶楼的露天花园,两个人坐在那里,让他能以一种更温和一点的方式,和她交谈。

  只是,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好点的借口,能够让她随自己一起上顶楼。

  就在这时,一直被纪念握在手里的手机乍响,因为办公室里的安静氛围,手机一响起来,纪念吓了一跳。

  纪念连忙看手机,是游游,她猜游游应该是打来告诉她,已经接到江皓学长的吧?

  纪念差一点要按掉这个电话,想等到离开陆总办公室再回给游游,这时陆其修却开了口:“不接吗?没关系,接吧!”

  陆其修以为,这个电话应该是念念那个男朋友打来的,他说不清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态,是想窥探念念和她的男朋友是一种怎样的相处模式吗?

  尹衍告诉过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