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陆总绕着圈的示好!(求首订!)(1/2)

加入书签

  082  陆总绕着圈的示好!    “游游,怎么回事啊?你和江学长到底怎么了?”纪念看着游游的样子,忍不住的心酸,抬起手,抹掉她脸上的眼泪。

  周游的眼中,满是失神,她抬起眼眸,看着前方的白色墙壁,“他是和未婚妻一起回来的,他说那才是他想要娶的女人,门当户对又相爱,不是我,从来就不是我,我只不过是他无聊时的玩物而已……”

  说完,周游便冷笑起来,那笑声好像是在嘲讽她从大学开始的这段恋爱,是多么的可悲。

  纪念不相信这些话会是从那么温文尔雅的江学长口中说出来的,她的确是没有多么了解江学长,可是大学那时候,他们四个经常在一起的啊,她看得到江学长对游游的喜欢啊,那不可能是假的!

  “游游,你是不是误会江学长了,或者江学长有什么苦衷?”纪念试着问。

  “误会?苦衷?”周游再次冷笑,“他和他的未婚妻那么般配,他说分手的语气那么决绝,一点余地都不留,哪里会是误会?哪会有苦衷?”

  纪念看着游游一边说,眼泪还在从眼角不断的掉下来,游游有多喜欢江学长,别人不知道,她不可能不知道,江学长留学这两年的时间里,哪怕是他在推特上随便发的一句话,一张照片,游游都要看好久。

  他走过的地方,游游都会记下来,游游曾对她说过,将来有机会,一定要陪他两个人一起再走一遍,在那些他曾经走过的地方,留下有她的记忆。

  纪念轻轻的吸气,拿出手机,“游游,我打给阿霆,让他把江学长约出来,我们再当面谈清楚,好吗?”

  将近四年的感情,难道只是随便的说一句分手,就可以简简单单的分手了吗?

  纪念正要打给蒋东霆,手机却倏地被从手中抽走,她惊诧的抬眸看着游游,只见游游拿着她的手机,‘砰’的一下就砸在了保安室的门上。

  手机‘咣’的一声闷响,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纪小念,我不是故意要摔你的手机,我只是不想你给蒋东霆打电话,我不想他看我的笑话,我和江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什么可说的……”周游一边摇着头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口。

  纪念连忙站起身追了过去,“游游,你要去哪里?”

  “纪小念,我想回家,你陪我回家好不好,我好困,好想睡觉……”

  “好,游游,我这就陪你回家!”

  陆其修看着念念扶着周油走出保安室,也跟了上去,经过门口,他俯身,捡起了念念被周游砸在门上的手机。

  这款手机已经是很多年前的机型,手机四周用的也有些磨损了,不过看得出,念念使用的很精心。

  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是都愿意追求新款的手机吗?可是念念的手机却是很旧的款式,功能也相对落后,陆其修忍不住去想,念念不换手机的原因,是因为经济上的拮据吗?

  其实,以wp的大小和规模,陆其修大致能够估摸出念念一个月的收入,那样的收入在海洲这个城市,生活的水平绝对谈不上小康。

  可是这个女孩子,却有着倔强的性子,初时,她为他挡砖头,他用一笔不菲的金钱或者一栋房子,都不能打动她。

  这样的女孩子,到底是傻,还是太过纯粹了呢?

  纪念的手机屏已经碎的四分五裂,正处于黑屏的状态,陆其修深邃的眸光在那碎裂的屏幕上短暂的停留了一下,然后移开眸光,看向纪念。

  纪念扶着周游,陆其修走在两人身后,三个人走出机场航站楼,上了陆其修停在门口的车。

  纪念自然是陪着周游坐在后面,陆其修启动车子,离开机场。

  纪念看着身旁闭着眼睛,嘴唇紧紧抿着靠在椅背上的游游,心里陪着她一起难过,半晌,她的视线又转向前方开车的陆总,心里不由得有些抱歉,让陆总充当她和游游的司机,这让她怎么过意得去?

  陆其修似乎感觉到纪念的注视,在路口等待信号灯时,转过头看着纪念,温声问道:“怎么了,念念?”

  纪念一瞬有些尴尬,连忙摇头,“没,没事!”

  感觉到陆总仍在看着她,纪念只好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避开他深邃的目光……

  直到车子重新启动,纪念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陆总明明也没怎么,可是她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陆其修直接将车开进纪念和周游租房的小区里,在楼门前停下。

  纪念扶着周游下了车,周游就挣开纪念的手臂,自己晃晃悠悠的走进楼内。

  纪念着急想追上去,想起一路送她去机场,又送她和游游回来的陆总,只好一脸抱歉的轻声道:“陆总,不好意思,我先去看看游游,今天谢谢您了!”

  陆其修无奈的牵起嘴角,“念念,不要对我这么客气,好了,上去看着你朋友吧,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记得打给我。”

  纪念就算真的有需要帮忙的事情,自然也

  不可能再好意思开口找陆总,但是她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才转身要走。

  “等等,念念!”陆其修低沉的嗓音叫住纪念。

  纪念诧异的转身,一双水润的眼眸莫名的看着陆其修。

  “手机给你!”陆其修将在机场保安室捡起的手机交给纪念。

  纪念看着自己的手机愣了一下,刚才在机场,她因为要追着游游,也没顾得上去捡手机。

  手机当时就黑了屏,应该是摔坏了,但是她的卡里存了很多重要的号码,若是真的丢在机场,会很麻烦。

  如果没有陆总帮她捡回来,那手机一定是找不回来了!

  “谢谢您,陆总!”纪念很郑重的向陆其修道谢。

  “好了,上去吧!”

  看着纪念的小身影消失在楼道里,陆其修才转身上了车,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两手臂撑在方向盘上,嘴角忍不住牵起无奈的弧度,想让念念可以坦然的接受他为她做任何事,怕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的,她在他面前,总是放不开。

  他忽然想起那晚看到念念和男友在街头拥吻的画面,如果和念念拥吻的那个人换成他,要多久?

  陆其修缓缓摇摇头,开车离开……

  纪念回到楼上,就看到家里的门大敞着,她赶紧走进去,关上门。

  周游的房门紧紧的锁着,纪念担心她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会想不开,就在门口敲门,想把她叫出来,现在只有她们两个,或许她可以跟游游再好好谈谈。

  可是她敲了半天,房间里也没回应,纪念只能一边敲一边对着门板唤:“游游,你开开门,我们聊一聊好嘛?”

  过了许久,纪念几乎喊到口干,她甚至想要不要撞开门时,房间里才传来周游嘶哑的声音:“纪念,我没事,我很困,你让我睡觉!”

  周游这么回应,纪念也不好再吵她,只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纪念心里很乱,为游游和江学长的事情,她想联系阿霆,想起了陆总帮她捡回的手机,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开了一下机,结果竟然意外的打开了。

  虽然手机被游游狠狠的砸在机场保安室的门上,却也很坚强的没有寿终正寝,纪念看着碎的好像蜘蛛网一样的屏幕,无奈的笑了笑。

  或许这部用了好几年,已经很有感情的手机,还能再将就一阵子的……

  她给阿霆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并没说游游和江学长的事情,只是说下班后想见面。

  蒋东霆在电话里调侃纪念黏他,然后说晚上去公司接她下班。

  纪念只好谎称身体不舒服,请了假回家休息,电话另一端的蒋东霆声音顿时有些变了,语气也急了些,纪念只好安抚他说自己没什么,只是头有点疼而已。

  蒋东霆说晚上下班带纪念最喜欢的海鲜粥过来,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纪念放下手机,重重的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游游和阿霆开始无法相处,见面就是针锋相对的,好像就是江学长要出国那段时间。

  可是明明一开始,他们四个经常在一起的,甚至约会,都可以两两坐在学校体育场的台阶上,一对儿在最左侧,一对儿在最右侧,月光洒在他们的头顶,耳边有学长学弟们篮球比赛激烈抢球的叫喊声,而他们互相耳鬓厮磨,完全不受影响。

  那些美好的过去,现在去回忆,不禁有些唏嘘。

  阿霆从一开始就不准她去过问游游和江学长的事情,后来阿霆和游游不和,纪念几乎不会在他面前提起游游,所以刚刚在电话里,纪念故意没有提游游和江学长的事情,但是她要见阿霆,就是想问清楚江学长到底怎么回事,纪念知道,阿霆和江学长一直没断了联系,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

  一下午,周游一直在房间里没出来,纪念不想打扰她,就一直守在客厅里,哪怕游游房间里有一丁点动静传出来,她都会敏感的跑过去。

  直到晚上六点,纪念接到蒋东霆的电话,说已经在楼下了。

  纪念不记得这是今天下午第几次来到游游的房门前了,她轻轻敲了敲门,并不意外没得到回应,也只好对着门板轻唤了句,“游游,我有事下楼一趟,你要是有事,我就在楼下!”

  纪念又在门口等了两分钟,房间里的游游依旧没有回应,纪念叹了一下,转身下了楼。

  蒋东霆一身整齐的西装一丝不苟,只是头发有些微乱,似乎是一路过来被风拂乱的。

  他的手上提着个袋子,就站在楼门前,看到纪念下楼来,微微弯起嘴角,迎了上去。

  纪念并没有像平时一样,紧紧的挽住蒋东霆的手臂,或者主动的窝进他的怀里,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轻轻仰着头,看着他。

  蒋东霆用空着那只手揽过纪念的后脑,在她的唇上吻了吻,“念念,头还疼吗?吃没吃药?”

  纪念摇摇头。

  蒋东霆的眉心一蹙,“怎么不吃药?”

  纪念抿了抿唇,略有些犹疑的开了口,“阿霆,今天江皓学

  长回国,你知道吗?”

  蒋东霆沉默了一下,点点头,“知道。”

  “那你知道江学长要和游游分手的事情吗?”

  “念念,那是别人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去管,听话!”蒋东霆的眉心拧了拧,声音有些沉了。

  “不是的,阿霆,也许江学长的事情对你来说是别人的事情,可是游游不是我的别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事情我不能不管!”纪念说的有些急,猛的喘了几下,又继续道,“阿霆,我知道你不想管游游的事情,可是你不会不知道游游有多喜欢江学长,你没有看到,今天游游已经成了什么样子,她几乎崩溃了……”

  纪念说着说着,自己的眼眶已经红了,素白的小脸配着那双通红的眼睛,显得格外惹人怜惜。

  蒋东霆叹息了一声,“念念,江皓不会娶周游,从一开始,他和周游在一起,就只是因为周游喜欢他,而他身边刚好没有女人,周游不过是给江皓解闷的存在而已!”

  纪念听着蒋东霆这番话,眼眸缓缓的瞠大,脑海里,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像是一面镜子,‘咣’的碎裂掉了,哗啦啦的响声,碎片砸在地上的声音,像是一片笑声,一切一下子就变成了笑话一样……

  她想起游游早上出门前脸上那开心的笑容,想起她在机场保安室里失态的痛哭,每一个画面,都那么感同身受的可笑!

  纪念咬着唇瓣,“阿霆,你和江皓之间那么好,那么我是不是也是你解闷的存在?你是不是也会在某一天,突然说分手,说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身边没有女人?”

  纪念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问出了这句话,可是这话好像就堵在心口,不吐不快,说出来了,心里一下子就明快了似的!

  而蒋东霆,脸色在夜色中显的尤为黑沉,他的眉心紧紧的蹙着,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凌厉。

  “纪念,不准胡说!”

  纪念绷着小脸,仰头看着蒋东霆,“胡说?我哪句话在胡说?你们说喜欢,说在一起总是那么容易,可是说分手,一样那么容易,爱不爱对你们来说又有多重要?只要能够排解寂寞不就够了?”

  蒋东霆知道,念念不过是在借题发挥,他的念念一向是听话又温柔的女孩子,他对她的爱是真是假,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她只不过是因为太在意周游和江皓的事情心里难过而已,所以她即使口不择言,他也不该生气的。

  可是,他不是不心虚的,他做出过伤害念念的事情,他怕念念知道那件事后,会离开他,所以他竭力想要去隐藏,他永远都不希望这件事被念念知道,所以面对念念的这些话,他觉得好像被戳中的脊梁骨,无法克制的气急败坏起来。

  “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