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我陆其修在意的女人,谁敢碰?(1/2)

加入书签

  083  我陆其修在意的女人,谁敢碰?    最后纪念到底没能推出去,不得不收下了这所谓试用品的手机。

  看着手机背面的标志,纪念忽然就想起上楼前沈落姐说的那个广告语,什么爱她就给她买x7,她顿时笑了笑,好在不是陆总送她的,而是尹特助,否则她还要心惊胆战的胡思乱想……

  不过陆总都说了他们是朋友,她和他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就好,可是她这种小家子气怕是改不了了,在陆总面前总是会有些局促紧张的感觉。

  纪念拿着手机盒子站在门前等电梯,看着红色的数字往上跳,她心里想着,一会儿就这么拿着这盒子回去公关部,肯定要被大家看到的,若是有人问起,她总不能说是尹特助送她的,想一想,她决定说是男朋友送的。

  男朋友……

  想起蒋东霆,纪念的小脸忍不住垮了垮,从昨天晚上他扭头走掉后,到现在都没有再找她!

  就那么生气嘛?她只是稍微无理取闹了一点点,他要气这么久嘛?

  电梯上到三十楼,门在纪念面前打开,电梯里站着一个一身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纪念没料到会有人上来找陆总,陡然看到电梯里站着人,稍微吓了一跳。

  男人穿着铁灰色的西装,面色有些严肃,看起来就不是平易近人的角色。

  纪念想,能上来三十楼找陆总的,自然都是盛世的高层或者各部门经理级别的,当然要除了她这个例外,所以这个人,估计是公司高层吧!

  纪念微微低下头,等到对方走出电梯后,她才抬步走进电梯。

  按下去十五楼的按键,电梯门慢慢关阖,感觉到有目光直射的感觉,纪念抬眸看去,才发现,那位走下电梯的高层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前,用一种形容不出的不善眼神瞪着她!

  那种眼神,就好像是跟她有什么仇怨似的!

  直到电梯门彻底阖上,将对方的眼神隔绝在门外……

  纪念有些不知所措,她确定不认识那个人啊,可是为什么他会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不管用什么方法,念念收下了手机,陆其修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尹衍看着陆总嘴角不怎么明显的笑容,忍不住松了口气。

  只不过,陆总向喜欢的女孩子示个好都这么费劲,这纪小姐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知道陆总对她的心思呢?

  他都忍不住替陆总着急啊!

  正想问陆总是不是出发去工地,尹衍忽然看到正从走廊另一侧走过来的人,忍不住低声道:“陆总,是丁仰国!”

  陆其修点点头,他料到丁仰国会来找他。

  于是,陆其修两手抄在裤袋中,目光冷淡深远,坦然的站在原地,等着丁仰国走过来。

  丁仰国来到陆其修的面前,“其修,有没有时间谈两句?”

  陆其修从裤袋中抽出手,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十分钟!”然后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丁仰国跟在陆其修身后走进办公室,因为陆其修那句很不给面子的‘十分钟’,他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走进办公室,陆其修面朝着办公桌后那片钢化落地玻璃,看着楼间漂浮着的云层,等待着身后的丁仰国先开口。

  “其修,我想你清楚我的来意,你突然就如此大动作的把薇妮解雇,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陆其修一动未动,淡淡回道:“解释?丁董事想要什么解释?”

  “解雇薇妮的原因!”丁仰国拔高了声音。

  “在盛世,任何人被解雇都是有原因的,丁董事认为,令嫒被解雇的原因应该来问我这个总裁,而不是令嫒自己吗?”不似丁仰国,陆其修的语气一直淡淡的,有种不痛不痒的感觉。

  “薇妮一直为盛世勤勤恳恳的付出,从未给盛世找过半点麻烦,我不知道薇妮有什么错,我只知道我女儿突然被一纸解聘通知书解雇,而且是被保安看着立刻离开的盛世,其修,你这是在羞辱薇妮,你让薇妮成了整个盛世的笑话,甚至让我也跟着丢尽了脸!”

  “丢尽了脸?”陆其修的声音里有几分几不可辨的嘲讽,陡的,他转过身,脸色深沉,“明知道应酬对象好色,还故意把女员工带去应酬,丁薇妮是把我盛世当成欢场,把我盛世的员工当成欢场小姐了吗?丁董事,请问令嫒这么做算不算错,我解雇她的理由合不合理?”

  丁仰国心里很清楚,薇妮这么做,其修将她解雇并没有问题,但是薇妮是他的女儿,女儿现在觉得受了屈辱,哭的那么伤心,那么痛苦,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坐视不理?

  更何况,薇妮说了,她带去应酬的那个女人和其修的关系不清不楚,所以其修才会拿薇妮开刀,直接将她解雇。

  他任职盛世的董事多年,虽然并不在盛世的权利范围中心,但也是一步步看着这位盛世的执行总裁走到今天的,其修的身边从未有任何女人出现过,在盛世所有人的眼中,都认为他是个感情寡淡的人,权利和地位对于他的重要性,势必大于对女人的感

  情。

  所以,对于薇妮说的话,他一开始是不太相信的,但是,今天那个出现在三十楼的女人,似乎打破了他之前对其修的所有观感。

  盛世的三十楼,除了其修本人和他的特助,只有集团高层可以出入,从没有任何女人能够那么随意的上三十楼来,所以薇妮没有说错,那个女人的确跟其修的关系不清不楚。

  丁仰国一直知道女儿对其修的想法,虽然他并不赞成女儿心属这样一个寡情淡漠的男人,但是他对其修的为人是很看重的,所以他并没有去阻止,只是想着女儿和其修不会有什么结果也就罢了,但若一旦有希望能走到一起,他作为盛世的独立董事,到时候也可以撮合撮合两人。

  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他自然为自己的女儿心绪难平,于是他正色,清了清嗓子又道:“也许薇妮的确有错,但是其修,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分明是为了个女人而已,你这是在拿薇妮来泄你的私愤!”

  陆其修并未立即开口,只是用淡然的微讽目光看着丁仰国。

  丁仰国以为,他这番话算是拿住了其修的把柄,便开始有些把握不住得寸进尺的尺度,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的女儿,是我从小宠到大的,从没受过任何的委屈,现在她却为了别的女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来头,她凭什么?其修,你认为我能眼睁睁的看着吗?”

  陆其修的嘴角扯起一道弧度,“所以,丁董事打算对这个女人做什么?”

  “做什么?她害我女儿难过,我会放过她?”

  “丁董事,我奉劝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你既然已经说了,我只是为了一个女人,拿丁薇妮泄私愤,那你就该看得出,这个女人是我护着的,我倒是要看看,我陆其修在意的女人,谁敢碰?丁董事,奉劝你一句,千万别做让你我都后悔的事情!”

  丁仰国几乎踉跄的后退了一步,刚才还看不清形势的得寸进尺,这下子终于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了,甚至因为陆其修最后那句‘别做让你我都后悔的事情’而脸色有些发白……

  看来,他真的是低估了刚才电梯里那个女人对其修的重要性,而他的女儿薇妮,得此下场,很明显和他犯了同样的错误!

  “尹衍,送丁董事出去!”

  听到陆总的吩咐,尹衍立刻推门进来,对丁仰国做出‘请’的手势。

  丁仰国哪里还敢多留,脚步踉跄着就离开了陆其修的办公室,他必须要回去告诉薇妮,千万不要再做什么傻事,去动那个女人,否则,他们丁家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看着丁仰国狼狈离去的背影,陆其修问尹衍,“念念现在负责星河港湾哪部分?”

  “江恺暂时安排纪小姐去负责文案策划。”

  陆其修点点头,“告诉江恺,星河港湾他全权接手,这段时间一直到星河港湾开盘,纪念做的每一项工作,他都必须清楚的知道!”

  尹衍立刻明白了陆总的意思,忍不住问道:“陆总是怕丁仰国在项目上为难纪小姐?”

  “丁仰国不敢,但是我不确定,丁薇妮会不会?星河港湾一直是她负责,她即使离开盛世,想插手进来做点事,也不是不可能!”

  他不能让念念被任何事伤害,或者为任何事而觉得为难,那么单纯柔软的傻女孩,他哪里忍心看到她受一丁点委屈?

  纪念拿着新手机回去,不被看见自然不可能,不过纪念本就性子低调,这种事更是不可能声张,所以只有沈落问了问,而纪念含糊的说是男友送的,就敷衍过去了。

  沈落还笑说纪念的男朋友孺子可教,知道送这款手机示爱,纪念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可惜,这个‘送手机的男朋友’还在和她生气,根本不理她!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蒋东霆也没有任何反应,别说电话,连个微信都没有,纪念觉得她都快神经质了,总想要去看手机上有没有阿霆的信息过来,连工作都没法投入。

  没办法,纪念出去给游游打了个电话,想分散一下注意力,电话里听游游的声音没什么,还吵着让她晚上别忘了带酱焖鸡回去,纪念忍不住笑了,又说了两句让她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才挂断了电话。

  一直到下班,纪念回去的路上给游游买了酱焖鸡,又买了好些游游喜欢吃的东西,回到家,她的手机还是安静的,没有任何蒋东霆的信息过来。

  纪念有些气闷,咬咬牙,将手机扔进包里,决定让自己冷静冷静,她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连工作都没法专心,可是阿霆呢?可能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周游穿着一身粉色的丝质睡衣,将她姣好的身材衬的一览无余,只不过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纪念将买回来的吃的都装好盘子,摆在桌子上,然后跟周游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开始吃晚餐。

  纪念给周游夹了一块最大的酱焖鸡,“游游,多吃点!”

  周游低下头咬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嚼着,咽下去,忽然说道:“纪小念,你跟蒋东霆吵架了,是么?”

  纪念一愣,有些傻傻的看着周游。

  周游有些悲戚的笑了笑,“我昨晚看到了,蒋东霆说的那些话,我也都听到了……”

  “游游……”纪念还没忘,阿霆昨晚说了什么。

  那些她听着都觉得伤人的话,她不敢想象,游游竟然都听到了!

  “我没事!”周游深吸了一口气,“蒋东霆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已经麻木了,我最痛苦的时候是在机场里,江皓说的那些话,还有他的眼神,他身边的女人嘲笑的神情,我觉得我像是个可笑的傻瓜……”

  纪念手忙脚乱的去拿纸巾给周游擦眼泪,周游却已经抬手胡乱的抹掉了眼泪,“纪小念,我的确不喜欢蒋东霆,我觉得他配不上你,可是我已经不幸福了,我希望你能幸福,你喜欢蒋东霆,他也喜欢你就好,你这个傻瓜,不要为了我的事,跟他吵架,听到没有?”

  “游游!”纪念手里拿着纸巾,是要给周游擦眼泪的,可是自己却也跟着哭了出来。

  原本好好的一顿晚餐,两个女孩子却抱头痛哭,哭了好久,久到桌上的饭菜都凉透了……

  第二天是周末,纪念之前已经定好了周末要回去看爸妈和哥哥。

  昨晚哭了太久,纪念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她去洗了脸,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眼睛肿的像金鱼,没办法,她只好回房间化妆,把脸色和金鱼眼遮一遮。

  原本她就想让游游跟她一起回去,但是因为她定好了跟阿霆一起回去,游游不想跟阿霆一起,才说下次有机会再跟她回去。

  但是她今天回家,至少要在家里住一晚,明天才回来,她不放心把游游自己扔在家里,经过昨晚,她还是怕游游自己一个人会胡思乱想。

  于是她直接钻去了周游的房间,在她床边磨了半天,周游也不肯改变主意,纪念只好作罢,叮嘱了一番让她好好照顾自己,饿了不想出去买,就叫外卖,有事就给她打电话,才不放心的出了门。

  纪念一下楼,就看见了站在楼门前的蒋东霆,她立刻顿住脚步,站在原地,不再往前走。

  一双虽然略肿却明媚的眼眸,静静的又带了些委屈的望着几步开外的蒋东霆。

  蒋东霆似乎叹息了一声,大步走向纪念,一把将纪念揽在怀里,“念念,还生我的气呢?”

  纪念只稍微挣扎了几下,就不再挣,乖乖的伏在蒋东霆的胸膛上,声音闷闷的,“明明是你在生我的气,不理我……”

  “念念,我没生你的气!”蒋东霆无奈的说。

  “可是你不理我,你连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听着心爱的女人撒娇般的控诉,蒋东霆心软的不可抑制,一连串的吻落在纪念的颈上,“念念,是我的错,我不该不理你,不该不跟你说话,你想怎么撒气都可以,好不好?”

  纪念偏了偏小脸,咕哝道:“我才不撒气,免得被你说无理取闹!”

  因为蒋东霆一早的出现,纪念心里的气闷早就烟消云散了,这会儿只想窝在这个她熟悉的怀中。

  蒋东霆轻笑一声,“我的念念哪会无理取闹,念念是最听话的女朋友,将来也是最听话的蒋太太!”

  纪念仰着头,小脸皱了皱,“你这么欺负我,我才不要嫁给你!”

  “那怎么行?我可是早就把你订下来了,不退不换!”

  “讨厌!”纪念忍不住攥着小拳头,娇憨的去锤蒋东霆。

  蒋东霆笑着受着,心口漾着甜意……

  纪念家在海洲市的最南边,回家要坐将近一小时的客车,下车还要走二十几分钟才能到家。

  纪念家的房子不大,将将五十平,是当年纪念爸爸工厂给的福利,工厂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