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陆总,我是在做梦吗?(1/2)

加入书签

  085  陆总,我是在做梦吗?    纪念听到身后门被‘砰’的锁上的声音,整个人都愣住了。

  反应过来,就一边转着门锁,一边拍着门板,“雨菲,开门啊,你这是干什么?”

  可是门是在外面被反锁上的,任凭纪念怎么拉动门锁,也徒劳一样,毫无用处。

  听到纪念的呼叫,半晌后,站在门外的林雨菲隔着客卧的门,低声说了一句:“纪念,对不起,我不想的,可是我没办法……”

  “雨菲,你怎么了?你先把门打开好吗?”

  “林雨菲,你在废什么话?”这时,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

  林雨菲不敢再多说什么,一脸惶恐唯唯诺诺的站在丁薇妮一旁。

  虽然隔着一道门板,纪念还是听出了,这说话声音,是丁主任的……

  “丁主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把门打开!”

  纪念之前习惯了称呼丁薇妮为丁主任,无心的一句‘丁主任’,却让心思复杂的丁薇妮恼了起来,她认为纪念就是在刻意讽刺她,因为她已经不是什么丁主任了,她已经被盛世开除了,而且是盛世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被保安全程看着离开的盛世!

  这是她活到现在,人生最大的耻辱,而这耻辱,就是这个叫纪念的贱女人带给她的!

  而且她不止带给她耻辱,还下贱的去勾引陆总,甚至陆总真的被她迷惑,这是最让她不可原谅的。

  父亲去找了陆总,丁薇妮以为她很快就能够重新回到盛世了,可是父亲回来,没有带给她想听到的好消息,却只是劝她,不要动那个女人,因为他们丁家惹不起陆总!

  不动那个女人?她怎么可能甘心?不可能!

  丁薇妮对着客卧的门冷笑,“放你出去,做梦,我今天把你‘请’来就是要让你好好享受享受的,这是你害我的报应!”

  纪念听得清清楚楚,丁主任说是她害她的报应,可是她做了什么?她害了她什么?

  明明是她一次次在工作上为难她,甚至把她带去应酬好色的郝局长,一直都是她在做着一桩桩一件件伤害她的事,怎么她竟然能堂而皇之的把一切推到她的头上?

  “我从来没有害你,一直都是你在为难我,你这么做是犯法的……”纪念不会骂人,甚至连用激烈的言辞和人对峙都不会,她的性子一向柔软,就像是春末夏初柳树上飘下的柳絮一样,所以面对这样的境况,注定要吃亏!

  丁薇妮大笑出声,“犯法?欢迎你去报警,忘了告诉你,售楼处还没按监控,你就算报了警说是我,没有证据,谁能证明?我可以反过来告你诬告的!好了,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磨蹭,今晚,你就在这儿好好享受吧,但愿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救你!”

  丁薇妮的话,让纪念眼前浮起了丝丝的绝望,她这才意识到,售楼处没有人并非是工人师傅们都去吃饭了,而是他们都被刻意的支走了……

  纪念好像听到脚步声,那是渐渐离去的声音,她知道,丁主任他们走了,雨菲也一定走了,现在这整栋售楼处,怕是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是真的无助到,想求谁帮帮她,都找不到人了!

  纪念背靠着门板,轻轻的滑落在地板上,她望着漆黑的客卧样板间,鼻息间都是刚刚装修完那种漆料木料混合在一起的刺鼻味道,还有些冰冷的阴森感。

  忽然,纪念抬手拍了拍脑门,她是傻了吗?她有手机的啊,她怎么傻到打电话求救都忘记了!

  于是,抱着满心的希望,纪念从包里翻出手机,涅亮的屏幕将纪念的周围都照亮了,这让她稍微感到了一丝丝的安全感。

  当陷入一个漆黑的地方,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光明,都会给人带来希望,这一刻,纪念是那么的感激这台昂贵的新款手机,至少它带给她的光明,要比她那台老古董要多很多。

  可是很快,纪念就失望了,因为星河港湾还未开盘,所以这处的信号还没连通,手机信号很弱,几乎只有一格。

  纪念不确定她是不是能够拨通电话,但即使只有一格,她也只能试一试,于是,她立刻打给蒋东霆。

  电话打过去,虽然通了,但是嘟嘟的声音也是颤颤的,好像随时都会断掉似的,纪念心里不断的默念着,阿霆,快接电话啊,拜托快点接电话好嘛?

  可是,那颤颤的嘟嘟声一声接一声艰难的响着,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直到,电话自动挂断……

  纪念其实算不上特别依赖人的性子,可是五年的时间,她已经习惯了遇到难事就打给蒋东霆,她觉得,不管她怎么了,阿霆一定会来的,阿霆不会不管她的!

  所以,她执着的又打了一遍,耳边依旧是嘟嘟的颤音,依旧没有人接,直到电话响到第五声时,忽然另一端,没有了声音……

  纪念将手机从耳侧拿下来,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信号那一栏被一个大大的叉取代,她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因为手机连那仅有的一格信号也没有了。

  纪念看着手机,一颗眼泪就直直的砸落下

  来,掉在屏幕上,她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难道说她只能被关在这里一夜,等待明天一早或者更久之后,有人来售楼处,再救她出去吗?

  可是,很显然,丁薇妮要报应纪念,怎么可能只是把纪念关在售楼处里一夜呢?

  纪念感觉到耳边好像有流水声,可是这里是样板间,怎么会有流水声呢?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身下湿了,连忙站起身,纪念发现,外面似乎有人在往客卧里放水……

  她转过身继续拍打着门,“放我出去,外面是谁,求你放我出去!”

  可是,只有纪念拍打门板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声音……

  房间里的水越来越多,慢慢的几乎没过纪念的鞋子,她已经没法站在门口站着,因为门口处的水是最深的,已经能达到她的脚踝。

  纪念不知道这水要放到什么时候,是要放上一整夜吗?如果真的是一直放下去,她或许都会被没掉,还有这刚刚装修完的样板间,都将会被毁掉……

  丁薇妮要用这种方式报复她,真的是太过分了,她不只是在伤害她,还把星河港湾项目也一并伤害了!

  她很想让自己离开这困境,也很希望能够挽回这刚装修好的客卧,可是,纪念无能为力,看着没有信号的手机,她觉得自己懦弱极了,她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

  地板上的水越来越多,已经完全没到了纪念的小腿,纪念艰难的在水里走着,想在房间里找一个水少一些的地方,如果客卧里有床的话,她也许还可以在床上将就一阵子,但是样板间的家具都还没到,客卧里只除了墙壁上挂着几幅装饰的壁画外,剩下什么都没有。

  纪念只能不断的看着手机,希望手机还能再有一点点信号,至少让她再打一个求助电话也好啊!

  纪念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水越来越多,被水浸泡过的地板开始翻翘起来,纪念才勉强的走了一步,就被绊住,整个人直直的就摔了出去。

  她的手在胡乱的抓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