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为谁,这么紧张的样子!(1/2)

加入书签

  086  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为谁,这么紧张的样子!    陆其修的车上,纪念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双眸紧闭。

  车速很快,但陆其修仍时而转头看一眼身旁的念念,看到她紧蹙的眉心,他知道她这会儿一定很难受。

  想起他踹开门,迎着漆黑恍惚看到的那一幕,陆其修仍心有余悸。

  他腾出一只手,滑下方向盘,探过去想握住纪念的小手,可是还没等触到纪念的手,就听到她似乎神志不清的呢喃着什么。

  陆其修稍微放慢了车速,缓缓的在路边停了车,侧过身去,这才听清楚纪念呢喃的什么。

  “冷,好冷……”

  陆其修猛的反应过来,大手越过去覆上纪念的脑门,那滚烫的温度,仿佛能将他的手灼穿一般。

  不知道念念在那冰冷的水里待了多久,但是看这会儿念念的状态,高烧的温度绝不会低。

  陆其修立刻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将纪念紧紧的裹在外套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立刻重新发动车子,疾速往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陆其修一路抱着纪念进了急诊室,直到医生拉起帘子,开始给纪念做检查,陆其修一直紧绷的心,这才稍微松了些。

  他在急诊室外的长椅上坐下,等待给纪念检查的医生出来。

  片刻后,医生走出来,陆其修起身走过去,淡淡问道:“她怎么样?”

  “高烧,接近四十度,我已经给她打了退烧针,看看一会儿体温能不能降下去,降不下去再扎点滴”,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看她脚踝上好像有伤,但是现在具体伤成什么样无法判断,等她高烧退了,拍个片子看看!”

  “谢谢,谨臣,抱歉,半夜打扰你。”陆其修拍了拍叶谨臣的肩膀。

  叶谨臣淡淡勾唇,“无所谓,我今晚本就值班,不过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为谁,这么紧张的样子。”

  陆其修看向急诊室的方向,并没回应什么。

  纪念被送进了病房,因为打了退烧针,一直睡着,但却睡的很不安稳,时而嘴里会说着什么,时而又恐惧的缩着身子呜呜叫着。

  陆其修一直守在纪念的病床边,看到她缩着身子痛苦的样子,就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说也奇怪,被陆其修的手一握住,纪念就不再痛苦的叫了,蹙紧的眉心也舒展开来,睡的似乎安稳多了。

  于是,陆其修不敢离开,就一直守在纪念的病床边,直到第二天天亮。

  尹衍已经将售楼处被水淹了的样板间处理了,由于地板被水浸泡,未免有开裂和翘角的部分,加之盛世集团下的楼盘对工程质量的要求一向严格,更遑论是要对外展出的样板间,所以尹衍直接安排了现场工人将地板全部翘起来,更换后重新铺设。

  尹衍向陆总汇报了现场的情况,然后将纪念的手机交给了陆其修,“陆总,这是在现场找到的,纪小姐的手机。”

  陆其修接过来,看了一眼,手机上有五个来电提醒,显示的是在昨天晚上十点、十一点和凌晨十二点、两点,四通周游的电话提醒,还有十一点左右,他的电话提醒。

  他昨天开车赶到售楼处之前,给念念打了电话,电话自然是没通,他当时只想着念念可能出事了电话才没通,急的完全忘记了,是因为售楼处的手机信号还没全部覆盖的原因。

  “尹衍,你先回去休息,我今天不进公司,有什么事直接联系我。”

  尹衍点点头,似乎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陆总,这件事立刻处理吗?”

  陆其修的双眼眸色似乎锋利了些,“找到林雨菲,我有事要问她,剩下的,等我回去再说。”

  “是,陆总!”

  尹衍离开了,陆其修并没立刻回去病房,而是站在走廊上,拿纪念的手机给周游回拨了一个电话。

  周游因为联系不上纪念,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平时纪小念加班需要夜不归宿,哪次不跟她说,可是这次,没有任何口信,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人。

  周游忍不住心里叨咕,纪小念这个不靠谱的女人,明知道她失恋,还敢夜不归宿,若是被她知道她是跟蒋东霆厮混一整夜,她一定一个礼拜不理她。

  周游正要继续给纪念打电话,忽然纪念打电话过来了,周游也没想,接通电话就中气十足的吼道:“纪小念,你终于舍得联系我了,你这一晚上疯哪儿去了?”

  电话那端半晌才有声音传来,“周小姐,我是陆其修。”

  “陆,陆,陆总……”周游直接磕巴了,费半天劲把陆总这称呼叫出来,才反应过来,“纪念的电话为什么在你那儿?”

  陆其修的声音如常,“周小姐,念念出了点事,现在在医院,你方便过来一趟吗?”

  纪念根本无心反应为什么那位大人物会亲昵的叫纪小念作念念,她一听纪小念又进了医院,第一反应就是,纪小念今年是流年不利吗?怎么频繁的往医院跑?第二反应就是,怎么纪小念一进医院,就跟这位大人物有点关系呢?

  和

  周游通完电话,陆其修转身走回病房,刚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纪念已经醒来了,正两手撑着病床床沿,想坐起来。

  看到陆其修走进来,些微一愣,讷讷的问道:“陆总,您怎么在这儿?”

  陆其修来到病床边,动作温柔的扶着纪念坐起来,将枕头靠在她的背后,“我送你来医院的,念念,感觉怎么样?”

  纪念看着陆其修,咬了咬唇瓣,“所以,我昨晚不是在做梦……”

  朦胧间,她好像看到陆总来了,再一次救她于水火,她那会儿已经浑浑噩噩的,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这会儿才意识到,并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谢谢您,陆总!”纪念反应过来,就连忙向陆其修道谢。

  陆其修无奈的在纪念的床边椅子上坐下,摇头失笑,“再谢,我也不会头顶光环……”

  纪念一愣,才反应过来陆总在开她的玩笑,意思她再怎么感谢他,他也不会成为天使,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忽然,她想起了被水淹了的样板间客卧,又倏忽抬起头,一脸担忧的问道:“陆总,样板间的客卧怎么样了?装修是不是都毁掉了?”

  陆其修再次被纪念这个执着的小女人搞的很是无可奈何,高烧到四十度,好不容易体温退了,腿是不是受了伤还确定不了,可是醒来后第一件事是谢谢他救了她,第二件事就是关心售楼处的样板间怎么样了?

  有这么个勤奋又努力的员工,真是wp的幸运啊,看起来,他倒真应该把这么个好员工挖角为盛世所用才是。

  看陆总迟迟不回应,纪念不禁有些急,忍不住轻唤道:“陆总?”

  陆其修站起身,大手在纪念的头上轻轻的揉了揉,“样板间的事情,尹衍已经处理了,你不用操心,只管好好养病,我让医生过来,带你去拍片子。”

  纪念的小脸皱了皱,很想抗议一下,毕竟是因为要报复她,丁主任才会在客卧里放水,才会毁了刚弄好的装修,可是陆总却不准她操心……

  陆其修打了个电话,没多会儿,叶谨臣就过来了,还带着两个护士。

  叶谨臣轻轻的按了按纪念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