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陆总的心思,不好猜啊!(1/2)

加入书签

  090  陆总的心思,不好猜啊!    呼吸渐渐有些发紧,纪念猛的转过身,背对着窗口处的陆总和张薇蕊,拧开矿泉水,仰头大口的喝了几口,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种感觉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但似乎又没那么陌生。

  大学刚刚跟阿霆确定关系那会儿,正赶上校际篮球赛,球赛结束,阿霆那队超过对手整整十五分,帅气的赢了比赛,她坐在看台上,眼看着那个被整个学校公认为校花的学生会副会长跑上去拥抱住身为队长的阿霆,甚至当着大家的面儿在阿霆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那时候,看到那一幕,她就觉得胸口发闷,呼吸困难,她还清楚的记得,游游打趣她说,这叫吃醋,看到自己男朋友和校花公然亲热,她打翻了一瓶陈年的山西老陈醋!

  所以,她吃醋了?她吃陆总和大明星张薇蕊的醋?

  这怎么可能?不,不可能的!

  “小纪啊,怎么躲在这儿?”这时,沈万鹏不知从哪儿神不知鬼不觉的踱到纪念身旁。

  纪念正因为自己好像吃醋这件事而不知所措着,听到有人叫她,倏然一惊的抬起头,看到是老板,才松了口气。

  “老板,是门口太忙了吗?我这就过去……”纪念迫切的想找件事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连忙想走。

  “不急不急!”沈万鹏叫住纪念,“你忙了一上午,歇会儿歇会儿!”

  纪念觉得跟老板在一起有些尴尬,即使老板好意让她再歇息一下,是以她决定还是找个借口回去干活好了。

  正要开口,沈万鹏已经先一步砸吧着嘴说道:“这陆总和大明星站一起,看起来还真般配啊,你说是不是,小纪?”

  纪念的眉心一瞬蹙紧,再一次有种胸口发闷的感觉,她甚至不想再抬头去看连老板都忍不住称赞般配的陆总和大明星一眼。

  “是,是啊,很般配!”纪念声音轻轻细细的,仿若蚊呐,低着头附和道。

  “真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让陆总动心啊……”沈万鹏再度感叹道。

  可其实,陆总跟哪个女人般配,又会对哪个女人动心和他有什么关系?

  但是据他二十岁起,纵横情场数十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出来这小纪脸色不太好看的瞪着陆总和大明星相谈甚欢的画面发愣,分明就是吃醋的信号嘛!

  所以,这趟浑水他得好生的搅和搅和才是啊!

  他若是帮着小纪甩掉原来那个穷港口,找个富庶的港口靠岸,将来小纪指不定怎么感谢他这老板的一片苦心呢!

  纪念自然不知道老板心里打了这么多小九九,连她将来的归属都给她想到了,她只是很想离开这儿,不想再和老板就陆总的感情问题继续扩展引申讨论下去了……

  “老板,我……”纪念刚一开口,就感觉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抬起头看去,竟然是——陆总!

  沈万鹏一脸的谄媚,脸上堆的笑几乎让脸皱成了褶皮核桃,忙不迭的向陆总伸出手去,“陆总,我是wp的总裁沈万鹏,小纪的老板!”

  纪念觉得老板对陆总的自我介绍很有问题,为什么还要加上一句‘小纪的老板’……

  陆其修简单的和沈万鹏握了握手,然后目光便转向了纪念,那目光温柔又深邃,仿佛蕴着深厚的感情。

  纪念不敢看陆总的眼睛,心跳的突突的,她甚至怀疑老板和陆总都能听到她强烈的心跳声,这让她有种做了坏事无处遁形的错觉。

  “念念,这段时间你表现的很好!”正当纪念想着怎么能摆脱这种窘境时,陆其修开了口,嗓音低沉动听。

  纪念有些微愣的看着陆总,可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陆总竟然当着老板的面叫她‘念念’,这让老板会怎么想啊?

  “小纪啊,陆总在夸你表现好,还不快谢谢陆总?”这时,沈万鹏出声提醒纪念。

  纪念咬了咬唇瓣,眉心处漾着一道浅浅的褶窝,窘迫的低声说了一句:“谢谢陆总!”

  “沈总,wp能够请到念念这么努力的员工,我以为是件很幸运的事,我可是很想把念念挖到盛世的公关部来,只是不知道沈总肯不肯割爱了?”

  陆其修的话说完,纪念愣了……

  陆总这是在老板面前挖角吗?陆总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她只不过是个存在感渺小到经常被忽略的小公关,也没为盛世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功勋,哪还值得陆总亲自开口挖角啊?

  当然,不仅仅是纪念懵了,沈万鹏也因为陆总这番话,有点傻眼了!

  他心里忍不住泛起嘀咕,小纪参与星河港湾项目,充其量也就是帮着打打下手而已,整个公关策划,从一开始wp参与到项目中去的时候,盛世那边就没放权给wp,所以要说小纪在这个项目里学到很多东西他相信,但是要说小纪为这个项目做了很多贡献,那他可真是不太敢相信。

  所以陆总这么公然的在他面前挖角,也就两种可能,一是陆总要把小纪弄到他眼皮子低下去宠着护着,那他说什

  么也得割这个爱了;二则是陆总在变相的提醒他,得给他看上的女人升职加薪了。

  这要是第二种可能,那还好说,不就升职加薪嘛,小纪就算对wp没什么贡献,他也不过就是帮陆总养个女人而已,把陆总看上的女人养好了,陆总君心大悦了,wp的好处还能少?更何况小纪的存在对wp的贡献已经是很可观了。

  可若是第一种可能,那他可真是心塞了,还指着小纪让他的wp晋升为行内大咖呢,这要是小纪一走,成了盛世的人,难道他还真能期盼着小纪吃水不忘挖井人嘛?

  这陆总的心思,不好猜啊!

  沈万鹏几乎把他毕生揣摩人心的本事都发挥出来了,最后,他决定把这个不好决定的皮球踢出去,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这不小纪还在身边呢嘛,让小纪自己做决定就好了!

  于是,沈万鹏笑着对陆其修道:“小纪的确是难得的优秀员工啊,要说割爱,我是真舍不得,不过如果陆总开了口,那我哪能拒绝不是?但是这事啊,关键还是得看小纪自己的想法,小纪,你说是不是?”

  纪念惶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陆总和老板,他们都把视线对准了她,等着她的回答,尤其是陆总,那双眼仿佛能够蛊惑人心,让人不自觉的因为他的眼神而沉沦。

  纪念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心里充满了抗拒,一是对陆总突然挖角她去盛世的抗拒,再就是心里对陆总那说不清道不明感觉的抗拒!

  “念念,要不要考虑看看,我谨代表盛世公关部期待你的加入!”陆其修淡淡的勾着唇角,眼神you惑还不够,温柔的声音仿佛也要撩动纪念的心思。

  纪念抿了抿嘴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坚定的摇了摇,“谢谢陆总的好意,可是我暂时没想过跳槽……”

  纪念的话落,沈万鹏都块感动的哭了,瞧瞧,瞧瞧,他这段日子对小纪可是没白照顾啊,这小纪也是懂得知恩图报的人,面对盛世那么诱人的馅饼,居然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面对纪念干脆的拒绝,陆其修脸上温柔的神情不变,又道:“念念,如果你加入盛世,我可以给你在wp现有待遇的两倍,甚至三倍,如何?”

  纪念还没什么反应,沈万鹏却已经差点倒抽一口凉气,莫非陆总这是铁了心要把小纪给弄到盛世去?小纪在wp的待遇也不过就是每个月三千多块钱薪水而已,三倍那可是薪水过万了啊!海洲市小纪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有几个能随随便便就月薪过万?况且小纪也不过就是个公关策划而已,而且还是局限于房地产方面的公关策划。

  沈万鹏一颗心紧绷着,等着小纪的回答,说实话,如果换作是他,面对这么诱人的you惑,早就点头,恨不能立刻加入盛世公关部了!

  纪念微微的叹息一声,颦了颦眉心,“谢谢您,陆总,但是真的不用了!”

  纪念不知道陆总这么想要挖角她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她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如果说月薪三千和她的付出对等,那么她再不断的学习,也许可以让自己进步到月薪四千五千的程度,但是月薪过万,她不认为她值得那么多薪水,她的能力也还达不到那种程度!

  陆其修又岂会不清楚念念的执拗和倔强,即使他很想安排她在盛世工作,可以每天看到她,并且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保护她,但是时机似乎还是早了些,而他也还是希望一切都建立在念念自愿的基础上,没有万不得已的情形,他不想逼迫她。

  “那好,我尊重你的意见,念念!”陆其修淡淡的点点头,“如果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随时来盛世找我!”

  纪念迟疑了一下才点头应了,不过她想,她应该不会改变主意的……

  这时,有一位高层走过来,同陆其修耳语了几句,陆其修点点头,深深的看了纪念一眼,转身和高层一起离开了。

  纪念看着陆总离开的背影,垂在身侧的小手攥了攥衣角,正要跟老板说一声,她继续去做事了,沈万鹏却突然迈了一大步,以面对面的姿态看着纪念,一脸的激动之情。

  纪念有些被老板的举动吓到了,“老板,你这是……”

  “小纪啊,我为wp有你这么忠诚的员工感到骄傲,面对陆总抛出的那么诱人的馅饼,你竟然也能做到不屈不挠,不卑不亢,不受you惑,你这么优秀的员工,我必须给予嘉奖,升职加薪妥妥的!”

  纪念觉得,老板说的太夸张了,连不屈不挠,不卑不亢都用上了,好像她拒绝了陆总抛出的you惑,就有多么伟大似的……

  其实,觉得自己能力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