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陆总确定念念在躲他!(1/2)

加入书签

  091  陆总确定念念在躲他!    蒋东霆感觉自己的心因为念念这句话几乎化成一滩水。

  他很快寻到纪念的唇,吻了上去,正要挑开纪念的牙关,探入她的小嘴,纪念就偏头躲开了……

  “会被人看到的……”纪念低着头,小声的说。

  蒋东霆知道他的念念是害羞了,挑起她的下颌,薄唇覆在那柔软的唇上,只想浅尝辄止却又有些依依不舍,吻了又吻才离开纪念的唇。

  纪念窝在蒋东霆的胸膛上,两只纤柔的手臂从他的臂下穿过,紧紧的揪着他背后的衬衫。

  纪念皱了皱眉心,好像隐约嗅到一丝浅浅淡淡的香水味。

  但是纪念没有去深想,此刻她什么事都不想理会,她只想确定她爱的人还是阿霆,她没有变心,没有喜欢上陆总!

  蒋东霆似乎也感觉到了纪念的异样,于是问道:“念念,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受了什么委屈?”

  纪念摇摇头,“没有!”

  “那怎么这么黏我?平时我的念念可不是这样的!”

  纪念忍不住又往蒋东霆怀里钻了钻,仰着头,小脸上的表情很认真,“阿霆,你不喜欢我黏你嘛?”

  蒋东霆伸手捏了捏纪念的小鼻尖,“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会不喜欢?我希望你能黏我一辈子!”

  纪念忽然觉得眼睛有点酸涩,忍不住问了一句,“阿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她觉得她真的不配阿霆对她这么好,她那么坏,有了阿霆这么好的男朋友,居然还对陆总动了心……

  蒋东霆牵唇一笑,“因为你是我未来的蒋太太,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是不是?”

  是啊,她将来一定会是阿霆的妻子,所以她真的不该再想些不该想的了!

  “阿霆,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纪念嘟着小嘴,说道。

  “好,念念,想吃什么?”

  纪念想了想,“我想吃甜的。”

  纪念虽然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蒋东霆能看出她的心情不太好,而且他和念念在一起这么久,又怎么会不知道,念念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想吃甜食。

  于是,他想起上次一个客户介绍的一家很有名气的淮扬菜饭店,就牵着纪念的手上了车,打算带纪念去尝尝。

  纪念自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但是她却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小时前,就在这个位置上,却坐着另一个女人,和她的男朋友激情亲吻,吻的难舍难分……

  纪念安静的坐在那儿,心里还是有点乱,但是她却已经下定了决心,她绝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阿霆的事。

  陆总的魅力,怕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抗拒不了的,不就是因为接触的太多而一不小心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现在项目已经基本结束了,接下来一些收尾的工作,也不必非要她去盛世做了,随便哪个同事都可以去完成。

  也就是说,从此刻开始,她就可以不用再和陆总见面,只要见不到,心就不会乱,不会想太多,这样时间一久,她那不该动的心思一定会淡忘下去的。

  对,就是这样,纪念在心里忍不住对自己的想法表示赞同,只要熬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回到最初,一切都会像没发生过一样……

  路上有些堵,蒋东霆的车堵在路口,他转头,看着身旁的念念,他知道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有多对不起念念,但是他想要给念念一个衣食无忧,家里有阿姨照顾她日常起居,出入有司机接送的生活,他希望她的念念能够不用为生活奔波,不用为工作为难,每天只要享受生活和爱他就可以了。

  可是,以他的家世条件,想要给念念这种生活根本不可能,根本是在做梦,所以他只能不断的往上爬,爬的越高,拥有的越多,能够给念念的才会越多。

  他对殷玫没有任何感情,但是面对她的撩拨,身为男人,他会有感觉,但那也只是男人想要和女人上牀的感觉,他永远都不可能对殷玫动心,这世上没有谁可以取代念念在他心里的位置和重要性,他爱的人,只有念念。

  等到他爬上营销中心副经理的位置,他会再一步一步吞掉殷玫经理的位置,然后让她永远的滚出他的视线,到那个时候,他就会正式让念念成为他的老婆,给她所有他想给,也给得了的幸福!

  “念念!”蒋东霆只是想着,都仿佛看到一切他想要的在不远处向他招着手,心情忍不住有些激动,大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握住了纪念的小手。

  纪念却因为心里在想着如何能够彻底的避开,不再见陆总,而一下子被惊到,猛的转过头,“怎,怎么了?”

  蒋东霆弯唇笑了笑,将纪念的小手攥的紧了些,“小傻瓜,怎么还溜神了,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纪念连忙否认。

  蒋东霆也没在意,执起纪念的手,在唇边吻了吻,“念念,再过一年,不,也许用不了那么久,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纪念顿时愣了一下,心头竟然涌起

  些无措,抿了抿唇后才点点头道:“好,好啊!”

  蒋东霆带纪念来的饭店叫七仙阁,饭店的一楼是散堂,二楼是开放式包房,每间包房只是用绣字屏风半遮半掩着,三楼才是全封闭式包房。

  蒋东霆选择了二楼的净竹包房,服务员引领蒋东霆和纪念往二楼走去,一边走一边介绍说净竹包房在二楼的走廊尽头。

  纪念并没有很在意服务员的介绍,只是兀自低着头,忽然,她似乎听到迎面有脚步声和低沉的说话声传来,也只是下意识的抬起头,就赫然一愣。

  为什么要这么巧?怎么可以这么巧?

  她刚刚在阿霆车上的时候才决定的,以后要尽一切可能避开陆总,可是她许下这个诺言还不到半个小时,就在饭店的走廊上狭路相逢了!

  纪念心头砰砰跳着,眼看着陆总和身边的人迎面走来,她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其实,想一想,小贾都说了,她对陆总这种心理,完全是她在单相思,陆总对她根本没什么别的想法,可是她心里明明知道的,明明很清楚,却偏偏还是手足无措!

  纪念死死的咬着嘴唇,胳膊紧紧的环住蒋东霆的手臂,感觉到陆总的目光好像投射过来,连忙低下头,避开了陆总的视线。

  蒋东霆低头看了看念念缠着他手臂的小胳膊,微微笑了笑,偏头吻了吻纪念的发顶,他想抽出胳膊揽着念念的腰身,可是她缠他手臂缠的倒是紧,他几乎抽不出手臂。

  陆其修用淡然却有着一丝尊贵的语气向身旁人简单的说着什么,但是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对面正走过来的三个人身上的,尤其是那个明明看到了她,却故意低下头佯装没看见的小女人。

  当然,陆其修没指望念念看到他时能扬着笑脸和他打招呼,但是这么明显的回避,还真的让他有些不太愉悦。

  紧接着,陆其修就看到念念那个男朋友,侧过头吻了念念的发顶,然后,他的眼神迅速变的犹如寒潭一般森冷。

  终于,走进了包间,坐在椅子上,纪念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蒋东霆坐在纪念的对面,拿着菜单点了菜,点的菜口味基本上以甜口为主。

  这间叫净竹的包房,和另一间包房隔开的屏风上画着山间竹林,一整片翠绿山竹,搭配挥毫题点的一句词,让人忍不住称赞这画风和这笔法的精妙,看起来应该是饭店请了大师来在屏风上作画题词。

  只是,当纪念的视线落在那句题词上时,心又忍不住揪了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她真的很想问问是谁题的词,明明是一幅山间翠竹,为什么要题这样一首词,到底是什么用意嘛?

  柳永写蝶恋花的时候,一定没想到,一千多年后,他的词会被用来当做一道菜的名字,而纪念也没想到,当时在水乡小栈的时候,只是觉得菜名也可以取的这般唯美多情有意境,可是现在呢?看到这两句词,都会忍不住心事翻涌,浮想联翩!

  原本蒋东霆好意带纪念来尝尝这七仙阁地道的淮扬菜,可是纪念却因为这屏风上的两句词,而没了胃口。

  菜上来后,她也只是蔫蔫的吃着,蒋东霆给她夹了菜,她会吃,但是自己却很少会动筷子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