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一对璧人(1/2)

加入书签

  092  一对璧人    “哦,对了,小纪,沈哥答应了要给你升职加薪的,你看看,升你做咱们wp的公关主任如何?”

  纪念还在因为庆功宴会见到陆总而纠结烦闷,忽然听到老板这么问她,愣了一下,下意识就反问道:“我们wp有这个职位嘛?”

  因为wp是行内规模比较小的公司,所以内部基本上没什么部门划分,不可能像盛世的公关部一样,策划、外联、文案等等分工明确,经理、副经理、主任等等管辖权利划分的也很明确。

  沈万鹏哈哈大笑,“本来是没有,这不就有了吗?小纪,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wp的主任!”

  其实何止是wp的主任啊,只要小纪想,跟他平起平坐都可以,小纪对于他和wp来说,那就相当于是吉祥物和聚宝盆!

  纪念有点傻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何德何能,还值得老板特意创造了一个公司没有的职位给她,这得让同事们怎么想啊?

  “怎么了,小纪?是觉得不满意?如果你觉得不满意,那我再想想,安排一个更好的职位给你!”

  “不是的,老板!”纪念皱了皱小脸,脸上写满为难,“我没有不满意,是我没觉得我为公司多做了什么,我……不想升做主任!”

  纪念从不觉得自己有当领导管理下属的本事,而且大家都在一起工作这么久了,突然让她去管大家,就算大家无所谓,她也不习惯!

  沈万鹏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不想升职,他探了探身,“小纪啊,你为咱们wp做了很多事啊,没有你,星河港湾这个项目哪会有wp的机会?而且陆总还特意赞许了你的表现,所以小纪你可要想好了,这么好的机会就白白扔了,多浪费?”

  “谢谢老板,我真的不用升职,就像现在这样,挺好的!”纪念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转身,离开了沈万鹏的办公室。

  沈万鹏看着小纪的背影,大手摩挲着下颌,很是不解,这小纪到底是怎么想的,莫非她拒绝被挖角去盛世,其实是吊着陆总呢?保不齐陆总再哄一哄也就乖乖过去了?所以她才对做wp的主任这么不屑一顾?

  真要是这样,那这小纪也未免太有心思了,可是沈万鹏又觉得不太可能,横看竖看小纪也不像是这么有心机的人啊!

  纪念从老板办公室出来,刚回到座位上,小贾就凑了过来,“念姐,老大找你什么事啊?”

  “没什么,想让我送一份文件去盛世。”

  “哦……我还以为是跟你说庆功宴的事呢!”

  纪念听小贾这么说,忍不住问道,“你们都知道庆功宴的事嘛?怎么只有我不知道?”

  小贾点点头,“大家这两天都在聊庆功宴的事啊,只有念姐你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似的……”

  纪念尴尬的低下头,其实她哪里是不感兴趣,她只是在躲,哪怕是听到大家提起’盛世’两个字,她都恨不能躲的远远的,只可惜还是没能躲过!

  “念姐,庆功宴那天,你打算穿什么啊?”小贾又兴致勃勃的问道。

  “我还没想……”纪念老老实实的说,她甚至还在想,能不能有什么办法逃过这次庆功宴。

  “念姐,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啊!”小贾一脸无奈,“庆功宴陆总会来啊,可以像开盘仪式那天一样近距离看到陆总,我们当然要打扮的美美的啊!”

  这时,旁边一位男同事插嘴道:“贾妮,打扮那么美要干什么啊?”

  “当然是吸引陆总的注意力啊,据传说陆总可还是黄金单身汉呢,倘若我一下子被陆总看中了,可就一跃飞上枝头变凤凰喽!”

  “原来,你是麻雀啊!”那名男同事调侃道。

  “去去去,你才是麻雀呢!”

  小贾和男同事贫来贫去的话,纪念仿若都没听进去,却偏偏听到了小贾那句,据传说陆总还是黄金单身汉的话……

  上次跟陆总一起吃早餐,陆总说过,他希望他身边有个像她一样的女朋友,那时她就在猜测陆总是不是还没成家,现在听到小贾的据传说,似乎印证了陆总还没结婚的事实。

  只是,陆总还是不是单身,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别想了,纪念,不能再想下去了!

  纪念猛的站起身,拿起水杯去茶水间接了一杯水,仰头一口气喝了下去,轻拍着心窝,让自己冷静下来。

  下班的时候,纪念本想直接回家,却被小贾以她还没有礼服为借口,非要拉着她逛街,纪念想拒绝都不成。

  小贾的确是个研究奢侈品的行家,那些正品店她们只逛得起却买不起,所以小贾根本没和纪念去那些正品店自取其辱,而是直接带着纪念去了一个好地方。

  这是类似批发市场的一条街,小贾带着纪念七拐八拐,找到一家店。

  “念姐,这家店是我在网上找到的,来过几次,就跟老板混熟了,她家专从那些有钱人手里收二手礼服,可以买也可以出租,价格最起码是我们能承受的,所

  以碰上有正式场合,我都会来这儿!”

  纪念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小贾走进店里,她对这些没什么兴趣,而且她也没有什么很正式的场合,非要穿礼服不可,哪怕是这次的庆功宴,她也不想搞的那么正式。

  一进店里,小贾就跟老板热络的聊了起来,看起来是真的挺熟的,老板听小贾说要找两套参加晚宴的礼裙,连忙把最近新到手的几套礼裙拿出来给她们看。

  纪念随意的在店里逛着,这间店并不大,只有四五十坪而已,却挂满了琳琅满目的衣裙,也许不懂行的人走进来,会以为这就是批发成衣的,但其实这里的大多数衣裙都是奢侈品牌。

  纪念走着走着,忽然在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前停下脚步。

  老板看纪念一直盯着那件风衣,就走了过来,问道:“怎么?看上这件风衣了?这可是巴宝莉当季新款,我今天下午才到手的,你是妮妮的朋友,你要是想买,我给你个好折扣!”

  纪念并没回应老板的一番话,仍是定定的看着那件风衣。

  老板以为纪念是在犹豫,又忙不迭的说道:“因为你是妮妮朋友,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这件风衣绝对是新的,拿来卖的卖家是我的新客户,前几次她到我这儿来,都是拿着一些名包来卖,而且那些包都是新的,几乎一次没背过,我也是个小心的人,生怕她拿来的是贼赃,我再惹上事,她再来的时候,我就不想收了,这么一来二去的,她跟我交了底,其实她是给人家当情人的,她那些奢侈品都是人家金主买给她哄她开心的……

  这件风衣就是她下午拿过来的,昨天刚买的,还没穿出去过,她说不喜欢了,索性拿来我这儿卖,我一看是新款,哪能拒绝,是不是?”

  纪念抿了抿唇,转头看着老板,脸上有些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我……”

  纪念一这么说,老板就明白她是不想买,摆摆手,“不买也没事,不用不好意思,你不是要看礼裙嘛,来,好好挑一挑,我这儿什么样什么牌子的礼裙都有!”

  店老板差点连客户的底儿都给纪念交出来,这让纪念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最后她挑了一套银白色的短款礼裙,是个纪念不熟悉的牌子,她之所以选中,只是因为这条礼裙看起来简单大方,没那么多繁冗的零碎细节,也不至于惹眼到在庆功宴那种场合,一下子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反而是很低调的感觉,最关键的是,老板给了折扣之后,价格是纪念可以接受的。

  小贾也挑了一套喜欢的礼裙,心满意足的和纪念一起离开了,两个人往地铁站走去,忽然小贾有些神秘兮兮的对纪念道:“念姐,你知道吗?其实刚才那家店老板的很多客人都是给人当情人的,给一些大老板当情人什么的,倒也无所谓了,甚至还有给上头领导当情人的呢,我听店老板说过一两回,人家都见怪不怪了!”

  纪念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神色,那毕竟是别人的事情,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她忽然想到了那件巴宝莉的风衣,而她刚刚在店里,之所以一直看着那件风衣,就是因为昨晚,游游也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风衣。

  当然,一切不会那么巧,可是游游房间里那些名牌包包从何而来,又该怎么解释?

  不知为什么,

章节目录